分享到:

新加坡第三个“五年科技计划”

新加坡政府已制定过两个五年科技计划,并着力落实相关课题。日前,新加坡国家科技局又宣布了第三个五年(2001-2005)科技计划,该计划致力于建设世界级的科研能力,从而使新加坡在新的世纪里能保持世界竞争能力。$$五大发展战略$$新加坡的第三个五年国家科技计划包括五大发展战略:(1)发展和加强新加坡在多个重要领域的科研能力;(2)鼓励私人领域的研究与开发;(3)建立更有效的科技转移系统和知识产权管理系统;(4)招揽更多外来人才并培养本地人才;(5)加强科研方面的国际关系和网络。$$新加坡政府认识到,他们必须鼓励更多本地和国际科研公司在新加坡设立研究中心,把外国科技转移到新加坡,以不断缩小新加坡科研水平与先进国家的差距。为此,政府将拨款70亿新元(40亿美元)作为未来五年的科技发展费用,这使得新加坡从1991年至今对这项科技计划的拨款共达130亿新元。这次的拨款比前两个5年计划的20亿新元(1991—1995年)及40亿新元(1996...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习时报2000-12-18
《中国建材资讯》2006年02期
中国建材资讯

科技部调整主体科技计划为“3+1”

科技部将对国家科技计划结构、管理方式等方面进行调整,加大农业和社会发展领域、公益性研究等方面的投入力度,国家主体科技计划变成“3+1”。据悉,为加强人才、项目、基地建设,体现集成和共亨的思想,科技平台建设计划与863、政关、973计划一同成为国家主体科技计划,并把国家实验室作为科技平台建设的重要内容。国家科技计划在事关国计民生的重点领域进行部署,把能源、资源和环境放在优先发展位置,在863计划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西科技》2019年02期
山西科技

山西省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探索与实践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举措,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举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进行安排部署。2014年到2015年,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政策措施,指明了改革方向、路径和要求。2014年1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方案》(国发〔2014〕64号),拉开了全国财政科技计划管理改革的序幕。1山西省科技计划管理改革背景改革开放以来,山西省先后设立了33个科技计划、专项和基金等,支持了大量的科研项目,取得了一批重大科研成果,有力支撑了现代化建设事业。但随着新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和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科技计划和项目管理的问题开始突显,既有全国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也有比较突出的个性问题。集中表现在4个方面:一是资源配置“碎片化”,涉及33个计划、...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技管理研究》2018年14期
科技管理研究

中国主要科技计划体现环境保护的宏观演变格局研究:1982—2015年

环境问题的严峻性使其越来越成为一个跨部门、跨学科的重大公共政策问题。科技同时与人、与环境密不可分的特征决定了科技作为工具与环境的交互作用在客观上日益紧密;具体而微的科技活动并无方向性,必须依赖于公共科技政策的调控才能促使具体的科技活动具备环境友好性。上述两个因素决定了科技体现环境保护必须首先从公共科技政策的角度寻求实现。改革开放之后,科技计划成为了中国政府配置科技资源、组织和协调各类科技活动、解决对国家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的科技问题、实现国家科技与经济发展目标的主要方式的政策工具。虽然中国的国家级科技计划在设立时间上要显著晚于科技政策和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但自从1982年国家科技攻关计划设立以来,中国先后组织制定并实施了百余项国家级科技计划(基金、专项等),其中比较主要的国家级科技计划就达到39项之多[1]。然而,深入、系统地对中国主要科技计划如何更好地体现和推动环境保护的研究,迄今尚少见。基于以上背景,本文的学术问题是中国主要科技...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科技进步与对策》2018年14期
科技进步与对策

科技计划与科技标准协同创新模式研究

0引言“六五”以来,我国建立了日趋完善的国家科技计划体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科技标准体系,科技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我国科技仍然比较落后,科技成果转化率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科技产业化水平偏低,科研腐败现象比较普遍且具有严重化倾向。目前,我国每年取得的省部级以上科技成果3万多个,但成果转化率仅25%左右,真正实现产业化的不足5%,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足40%(发达国家这一比例高达60%以上)[1]。2011年,温家宝同志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强调:必须把促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作为“十二五”时期科技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大力增强技术创新和研发能力,大幅度提高科技成果转化应用水平。在这种情势下,经济、科技和社会持续进步的实现,必须由科技创新推动,而科技创新的关键是科技计划和科技标准协同创新。国内已有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科技计划项目管理[2]和机制[3-4]、科技标准[5]、科技计划与科技标准的关系[6-11]、协同知识创新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科技管理研究》2017年13期
科技管理研究

我国科技计划评估模式研究

2014年12月,中国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做出全面部署,计划直到2017年全面按照规定整合的五类科研计划(专项、基金)运行,不再保留优化整合之前的科技计划经费渠道。《方案》提出建立统一的评估和监管机制,科技部、财政部要对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的实施绩效、战略咨询与综合评审委员会和专业机构的履职尽责情况等统一组织评估评价和监督检查,对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的绩效评估通过公开竞争等方式择优委托第三方机构开展,评估结果作为中央财政予以支持的重要依据。针对国家科技计划,如何开展评估活动,是当前亟需思考的问题之一。本文对国家科技计划评估现状进行梳理分析,并对国际上较具代表性的美国、欧盟、日本的科技计划评估实践进行总结,以期对中央财政科技计划评估体系建设提供借鉴。1国家科技计划评估现状从1994年开始,国家科委提出用“第三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