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的地域性及其消融

按照一种文化社会学的观点,文化乃是人们适应环境的产物。不同的地域共同体必然面对不同的生存环境,文化区的划分就是文化地域差异的体现。人们通常所说的这里的文化与那里的文化不同,无形之中就意味着这里是一个文化区,而那里是另外一个文化区。比如在中国,不仅在南北之间、东西之间存在着文化差异,而且各省之间以及各省内部的不同地区之间的文化差异也是非常突出的,通常有三秦文化、齐鲁文化、吴越文化、岭南文化、湖湘文化等的区分。$$在传统乡村社会,一个地域的文化往往难以成为其他地域共同体共有的文化,其根源在于传统乡村社会缺乏流动性的地域共同体的存在。当然,在传统乡村社会,各地域的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互相影响,互相传播,但这种影响和传播在广度上和深度上往往是相当有限的。$$城市化的兴起使文化的地域界限十分牢固的情况得以改变。在现代社会,由于地域社会的领域随城市化而扩大和农业社会阶段的社会关系的封闭性和累积性的消失,由地域性所产生的共同关心也在减少。$$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习时报2004-04-12
《新闻传播》2019年10期
新闻传播

电子媒介对甘肃贫困地区小学生影响的调查与分析

一、对象与方法(一)对象2017年10月-2018年7月,笔者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分别选取甘肃省定西市陇西、渭源、临洮3县8个学校共500名在校小学生参与调查,共回收有效问卷500份,有效回收率100.0%。(二)调查方法结合当地学校的实际自制调查问卷,调查问卷经业内专家反复研讨确定,确保了效度问卷的真实有效性。(三)数据处理采用SPSS19.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和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二、结果(一)调查地区的一般状况定西市位于甘肃中部,通称陇中,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也是黄河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历史上曾因干旱贫困、环境恶劣有苦瘠甲天下之称,被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是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经济发展相对落后。1999年,定西全市实现了整体基本解决温饱的目标,改写了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历史。(二)小学生接触的电子媒介的种类与内容陇西地区调查的小学主要分布在县城郊区,大多数孩子对电子媒介比较熟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与社会》2019年28期
青年与社会

道德冷漠的隐性机制:电子媒介及其娱乐化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和组织形式的变化,电子媒介及其娱乐化的发展等,道德冷漠现象产生于现代社会且逐渐弥散,由冷淡的态度到责任的推卸,俨然演化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道德问题,不断撕裂者社会成员之间的关联和社会稳定的人情基础,引起了社会成员的高度关注和重视。一、电子媒介及其娱乐化的论述电子媒介的最初形态主要表现为广播、电视等,但随着现代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手机、电脑等电子媒介推陈出新,几乎渗透到了人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然而,由电子媒介所衍生的娱乐化浪潮成为了电子时代的突出特征。由电子媒介所架构的现代社会中,娱乐化成为了精神文化世界的第一位。由此,“结构性非道德”隐蔽的存在于电子媒介当中,现代科技对道德构成了内在的、结构性的冲突。此外,电子媒介的内容与传递方式暗含意识形态与价值输出,不知不觉中人们的观念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对电子媒介的娱乐功能带来的社会影响特别是电视的娱乐文化提出了批判,认为由电子媒介所传播的政治、体育和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宁夏教育》2017年Z1期
宁夏教育

家长如何修正电子媒介对孩子的影响

.随着电脑、手机、网络等电子媒介的普及,由于其链接便捷、个性化交流广泛、娱乐功能强大等特点,迅速被未成年人接受和喜爱。这一状况虽然在现代信息化潮流下无法阻挡也不应阻挡,但也不可避免地对青少年产生了诸多不良影响,希望引起家长的重视。一、电子媒介对青少年的危害电子媒介对青少年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影响既有有利的一面,如它为青少年提供了广阔的信息空间,使青少年的知识面更加广博,眼界更加开阔,有利于青少年认识、了解并改变这个世界,同时其不利的一面也是显而易见、有目共睹的。1. 吞噬着青少年的身体及精神健康。对于这一点,笔者在自己女儿的身上深有体会:她在看电视的同时绝不忘手机,她的眼球在电视与手机之间来回穿梭而不稍作停顿。我制止了多次但没有多大效果,显然,相对于我的教训甚至威胁,手机的吸引与诱惑占了绝对上风。相似的情况在青少年身上层出不穷:吃饭、走路、玩耍,甚至上课时,无时无刻都可见到青少年在玩手机、听音乐、上网聊天、玩游戏,甚至许多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南传播》2018年09期
东南传播

睡眠与睡前电子媒介使用联系的实证研究

在生活节奏加快的大背景下,伴随着社交媒体的出现,人们对信息处理的能力也大大的增强,在有限的时间内处理更多的讯息,那么我们更需要简短、微型、短平快的信息。这得益于互联网4.0时代的到来,从2014年正式步入互联网4.0时代开始,人们的生活摆脱了从1.0到3.0传统的中心平台模式,不再弱化使用者的本体,取而代之的是去中心化,泛平台化。传播模式从点对面的传播,转向面对面的传播,即圈子传播。电子媒介发展到4.0时代,意味着的是“意见领袖”功能的削弱,使用者自身力量的强大,代表人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和看法的渠道。这种“泛平台化”和“去中心化”,使人人都拥有“麦克风”的权利。这种意见领袖走下神坛的过程,正是一种“祛魅化”的过程。在电子媒介时代即将跨入5.0时代之前,我们必须认清的是,这种“麦克风”的“解放”,带来的是“全民”(网民)的“狂欢”,这种狂欢甚至可以说是新的一种“解放”。这种“解放”带来的“狂欢”持续久远,势必会占据人们固有的时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部广播电视》2017年19期
西部广播电视

网络媒介对社会行为的新影响——《消失的地域:电子媒介对社会行为的影响》读后感

1“消失的地域”与电子媒介影响社会行为《消失的地域:电子媒介对社会行为的影响》一书借鉴戈夫曼的“拟剧理论”和麦克卢汉的“媒介技术决定论”,着重研究了因电视等新电子媒介所产生的新信息流动模式对社会行为的影响,并提出了新的观点:媒介的变化导致社会情境的变化,而后者决定人们的行为。电子媒介对社会的巨大影响力,在于它重新组织了社会情境并削弱了自然场所以及社会场所之间的联系,社会情境的重新组织,使得由社会情境所决定的社会行为产生了相应变化。作为20世纪80年代的著作,可以说作者极具前瞻性眼光,他敏锐洞察了电视媒介对物理空间限制的破坏,以及对信息流通模式和社会行为的影响。梅罗维茨认为“对人们交往的性质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物质场地本身,而是信息流动的模式”。电子媒介的出现导致了新的信息流动模式,从而生成了新的场景,而新的场景产生就意味着新的社会行为。可以说,信息流动模式正是“场景”理论的核心所在,“场景”理论不关注信息内容如何,它关注的是信息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