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工业过滤了整个世界?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人从生活方式到价值观念又一次经历了“欧风美雨”的洗礼,最近几年来,人们又惊呼于“韩流”的快速蔓延和广泛传播。所有这些,从直接层面上说,都依赖于电影电视、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各种大众传媒,正是它们在加速和扩大着外来大众文化对中国人的影响。 $$实际上,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大众文化在西方国家就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并逐渐成为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普遍文化现象,对人们发生了积极或消极的影响。 $$对于大众文化,不同学派理论家有不同的评判,但总起来说,以批判态度研究大众文化的路径占主导地位,例如法兰克福学派。当然,法兰克福学派理论家对大众文化的态度也是不同的:本雅明对大众文化基本上持肯定态度,他对电影技术给予了乐观主义的评价,为大众文化唱了一曲浪漫主义赞歌;与之相反,阿多尔诺对大众文化几乎完全否定,表现出强烈的文化精英主义倾向和浓厚的文化悲观主义色彩;而马尔库塞、哈贝马斯等人则既批判大众文化的消极性,又承认大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习时报2004-07-19
《现代视听》2015年06期
现代视听

浅析阿多诺文化工业理论及其启示

一.文化工业理论的特殊内涵(一)强烈的否定色彩“文化工业”的生成实质上表明了在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启蒙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倒退,即历史上具有进步意义的“启蒙”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成为利用自我的一体化策略和能力遮蔽资本主义制度的非合法性、消解大众的自主意识和独立判断能力的工具。“文化工业”及其所依赖的科学技术利用同质化的文化产品使人们进入蒙昧状态,造成人们的麻木,使人们放弃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思考,从而造成社会的倒退。文化再也不是使人们获得思想解放、促进社会进步的有益元素,反而阻碍了社会进步,使社会从“启蒙”走向“神话”。(二)科技理性的延伸阿多诺对“文化工业”的批判是建立在批判科技在文化产品生产过程中的作用的基础上的,是现代科学技术的产物,用“技术的无比威力”以及标准化、统一性等科学意识瓦解了艺术本身所表现的个性,从而造成了艺术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的“终结趋向”。现代大众技术是“文化工业”的根本性标志,在科技的参与下,“文化工业”的“工业”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3年07期
青春岁月

文化工业理论研究综述

一、文化工业理论的生成语境研究一种理论就要把它放入到当时的具体环境中去,因为每一种理论都能找到孕育它的现实土壤。我们如果能够对文化工业理论的构建进行还原,则会在最大程度上揭示出这一理论的历史和理性以及现实的合理性。阿多诺提出文化工业有着特殊的历史原因,它的产生不仅与他的经历和他所在流派的遭遇有关,而且还有一定的理论基础。在阿多诺成长的前期,他过着富裕而又有文化滋养的生活,自由的研究着音乐与哲学,但二战成了阿多诺思想和人生的重大转折点。自从1933年希特勒出掌大权,阿多诺因其思想的批判性而使得前程一片渺茫,并由此过上了漂泊异乡的生活。马尔库塞这样描述当时德国的时代状况:“该时代是一个充满集权恐怖的时代:纳粹统治的力量登峰造极,德军的铁蹄践踏着法兰西。西方文明的价值和标准,不是与法西斯制度的现实同流合污,就是被法西斯制度的现实取而代之。”德国法西斯统治的特点是反犹主义、反知识分子以及对大众进行宣传控制。反犹太人情绪强迫阿多诺被迫离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6年04期
法制与社会

阿多诺文化工业理论述评

一、文化工业理论产生的历史背景阿多诺生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是法兰克福学派的主要成员,其批判理论与当时的历史条件有着极大的关系。一方面,面临着法西斯极权主义的威胁和迫害,这必然会对其理论基调产生影响,另一方面,阿多诺出生于犹太家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不堪纳粹德国的反犹主义走上流亡生涯,后受到在美国的霍克海默邀请移居纽约,在那里他所从未见过的浓重商业气息,对他的批判理论同样构成了重要的影响。(一)德国法西斯的政治独裁阿多诺生活在纳粹统治的德国,最主要的控制文化的手段就是设立纳粹党的宣传机构。其次是对媒体行业进行全面的接管,使德国的大众传媒业完全只服务于法西斯主义的宣教。戈培尔说过,广播的宣传能力大到无法估计。纳粹德国不但文化高压还实行惨无人道的反犹主义,身为犹太人的阿多诺受迫前往英国,后在霍克海默的邀请下移民美国。(二)美国大众传媒的高度发达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美国,文化工业迅猛发展,广播广告收入已经占全国广告收入的百分之三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西青年》2013年10期
山西青年

关于阿多诺文化工业理论的批判性研究

一、文化工业的含义与特征“文化工业”一词最早出现于1947年阿多诺和霍克海默的《启蒙辩证法》中,而后,为了明确区分大众文化和文化工业,避免人们对他们的批判造成误解,又在1963年的《文化工业再思考》一文中采用“文化工业”一词,并对其进行了具体了论述。阿多诺将文化工业定义为:凭借现代科技手段大规模地复制、传播文化产品的娱乐工业体系,它产生于一些较发达的工业国家,是制作和传播大众文化的手段和载体,它以独特的大众宣传媒介,如电影、电视、收音机、报刊杂志等,操纵了非自发性的、物化的、虚假的文化,成为束缚意识的工具、独裁主义的帮凶,并以较以前更为巧妙的方法即通过娱乐来欺骗大众、奴役人,从而显示了启蒙向意识形态的倒退,进入大众欺骗的阶段。也就是说,文化工业通过工业化和商业化方式进行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的生产、再生产、供应和传播,是高度技术化的产物,是一种以市场为导向的文化的批量生产,是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是控制大众意识、维护资本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济宁学院学报》2016年05期
济宁学院学报

文化工业批判与文化产业构建——文化工业理论解析及其对构建文化产业的启示

一、文化工业批判理论的缘起文化工业批判理论是20世纪60年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批判理论的重要内容之一,其中的文化工业主要是指“一种围绕着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组织起来的集体性的结构,是一种高度理性的文化生产系统,它有效地将个体社会化为一种被动和顺从的状态。”[1](P43)文化在技术与资本的导向下,转向为新的统治形式。西方文化的运演历程表明,启蒙思想与科技革命带动了理性的高扬与科技的跃迁,“知识就是力量”成为工具理性的这一文化根基的代言。然而技术的资本主义应用使西方工业文明呈现出这样的悖论:它既奠定了社会进步的巨大物质基础,又造成了技术的匿名权威与人性的严重背离。步入后工业时代的社会理论家们开始走上了反启蒙、反科学主义、反技术理性的批判道路。当资本主义统治力量通过技术理性与资本逻辑的合谋渗透到文化领域,以此来发挥文化的整合作用与操控功能,文化不可避免的沦为后殖民时代的工具。所以,后工业社会的文化批判理论主要表现为批判文化的技术化、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