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深刻地理解新闻

“新闻”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了,无论它是作为一种信息形态,还是作为一种文本。任何文本最终都可以用语言来表达。人类的语言现象可以划分为两个维面:语言和言语(话语),语言是抽象的、系统的一种表达规则,一旦运用某种语言系统在具体的语境中的说话或写作,形成的口语或文本,即是“话语”。运用一定的语言系统叙述、重构新近发生的新闻事实,便是我们一般化理解的“新闻”,而这种情形下产生的口语或文字作品即“新闻话语”,它的特点与众不同,是一种再现事实的话语。它在形态上是物质的报纸或电子传媒的一种文本,在观念上则是一定语境的体现。 $$荷兰符号学家梵?迪克的《作为话语的新闻》,被视为传播学的经典之一。该书把新闻作为话语分析的对象,因而将符号学的一种分析方法与新闻的研究结合了起来,提供了深化新闻研究一种视角。话语分析存在两个层次:文本分析与语境分析。前者对新闻话语的结构进行描述,后者将这些结构的描述与记者的认知、新闻话语如何再现事实的过程、社会文化因素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习时报2004-09-20
《新疆财经大学学报》2017年03期
新疆财经大学学报

新媒介与新闻话语变迁研究

梵·迪克在《作为新闻的话语》一书中,对“新闻话语”的概念与范围进行了详细解释,他对新闻话语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报纸新闻上,也就是每天在报纸上发表的新闻话语或新闻稿件,而选择忽略其他媒介的新闻话语。由此发展而成的新闻话语分析注重阐释话语对社会的建构,关注文本中的意义。对话语的研究方法重在分析文本的语法、语义、结构和叙事等,而对媒介本身也在发生着迅速变化这一事实显然关注不够。新媒体时代下,新闻话语和叙事结构的变化,不可忽略地与媒介技术本身发生着联系,本文试图通过阐释新闻话语的变迁过程来讨论媒介对新闻话语产生怎样的影响以及如何产生影响,从而回答这种技术背后新闻与国家、新闻与社会以及新闻与人的关系。一、新闻话语的演变与源流建国以后,我国新闻话语的变迁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是社会层面的新闻话语变迁。费尔克拉夫从语言学的角度出发,发展出文本、话语实践和社会实践三个向度的分析框架,而文本的生产是社会性质的,“都需要关联到话语从中得以产生的特殊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园》2017年02期
学园

俄语新闻话语词汇特征分析及其对听力教学的启示

新闻语体,又称政论语体,是功能语体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韩礼德(Halliday)所提出的观点:“语言各个层次之间存在着‘体现’的关系,即对‘意义’的选择(语义层)体现于对‘形式’(词汇语法层)的选择。”新闻话语中,语义最终是靠词汇单位来体现的,词汇通过组合关系形成语篇,最终起到传达信息的功能。同时,新闻词汇在使用上特别注重信息性和表达性,力求在较短的时间内让读者或听众接受更多的信息,并力求起到呼吁、号召、谴责、赞扬等一系列功能。我们在“新闻语体”的诸多定义中可以发现其所具有的上述特征,如张会森编著的《修辞性通论》将新闻政论语体定义为“为人们在社会政治生活领域的交际服务的语言类别,其基本功能是报道功能(сообщение)和影响感染功能(воздействие)”。可以说,与其他的功能语体相比,新闻政论语体是一种中间的连续变化体。所谓“中间体”是指新闻语体在遣词用句方面并没有应用文语体和科学语体那么的统一化和程式化,新闻的表达...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园》2017年02期
《新闻战线》2015年24期
新闻战线

关于社会弱势群体新闻话语权的思考

●孙鑫煜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转型,弱势群体的新闻话语权问题逐渐显现。在利益多元化和博弈的时代,弱势群体话语表达日趋困难,没有通畅的发声和发言的渠道,造成他们的利益诉求难以表达。新媒体环境下,要加强对弱势群体新闻话语权的关注,采取一定的措施加强其新闻话语权,充分发挥新媒体的力量,为弱势群体新闻话语的表达提供有效途径。新媒体语境下弱势群体新闻话语权的困境弱势群体是社会发展中处于底层、边缘化的人群。虽然他们同样拥有自由发表意见,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但独立话语权的缺失以及表达渠道的匮乏,使其利益诉求难以引起公众的关注。新媒体的交互性、开放式等特点,使弱势群体也享受到了舆论表达的自由,但因为社会资源的匮乏,在利用新媒体进行话语表达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困境。1.媒介素养影响弱势群体的话语表达弱势群体主要包括农民、农民工及城市下岗人群等。据CNNIC第36次调查报告显示:截止2015年6月,我国网民已达6.68亿,其中农村网民规模为1.86亿。弱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界》2014年12期
新闻界

诉苦与慎议:社会困难群体新闻话语权研究——基于新媒体语境下的思考

引亩随着社会结构转型与阶层分化,社会困难群体的产生成为不争事实。相较于社会底层群体普遍经济与地位缺失,困难群体更为凸显的是社会心理的脆弱性与复杂性。他们普遍具有较为强烈的相对剥夺感和受挫情绪,在心理上容易产生不满、焦虑、苦闷、急躁情绪,难以接受现实,更加难以自我调试。⑴在缺乏社会支持的情况下,群体心理承受阈值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关键变量。作为确立群体社会地位、获取舆论影响过程的新闻话语权,对社会困难群体心理建构有着重要影响。传统媒体新闻话语常被权力、会关爱与照顾同时,把困难群体在媒介叙事中沦资本及市场所控制,困难群体掌握的新闻话语资 为简单的符号救济者。即使为数不多的正面社源异常稀缺,造成话语权失衡并加剧困难群体与 会困难群体信息中,信息传播者也不免带有偏见强势话语体系的张力。新媒体语境下,由精英主 与刻板印象,缺乏真正对社会困难群体的客观描导的媒介话语权,开始向公共话语权转变,弱势 述。这种媒体镜像的实质还是一种话语偏离,使群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3年01期
青年记者

推动新闻话语的语法变革

中国新闻话语语法之变,不是新闻媒体单边主义行动就可以解决的,这需要从政治与媒体关系结构的改变上下工夫。话语是用来交往的,人与人之间借助话语得以交流。新闻话语是一种特殊的社会话语。人们对真实世界的感知更多是建立在新闻话语之上的。自从有了专业化的媒体组织,人们就把自己对世界的感知托付给了它们。媒体通过新闻话语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拟态”的世界图景。问题是,媒体的新闻话语从来都不是中性的。只要涉及信息选择和话语建构,就必然面临政治问题。有什么样的政治就有什么样的新闻话语。那些号称“去政治化”或“零政治”的新闻话语表述,不过是一种烟幕弹。因为,从来不可能有存在政治真空的新闻话语生产。新闻话语的政治依附政治依靠权力得以实现。权力有多种来源形式。阿尔温·托夫勒认为,权力来源主要有三种:暴力、财富和知识。暴力、财富和知识三者决定着社会中的权力分配。这里的知识包括:信息、数据、图像,甚至社会态度、价值和其他象征资源。暴力是最有直接效果的力量,但暴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