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沈从文先生送给我的墨宝

这件事需要从头说起。$$那是1981年的秋天。林非从美国开会回来。在会上邂逅华裔女作家陈若曦,托林非给沈从文先生带来了一盒巧克力。林非请我给沈先生送去。$$去之前,我先给沈先生府上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声,估计是沈先生的夫人张兆和女士。我说明了原委,并约定了时间。之后,我就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了。$$记得那是一个秋日的下午。我骑着自行车,找到了崇文门新桥饭店旁边的一座宿舍楼,此楼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职工宿舍,楼里的单元大小不等,好坏参差。而沈先生的家,就在这座大楼的一个面积很小,朝向很差的单元里。$$我轻轻地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位女士,看样子有五十岁左右。她高高的个子,身材窈窕,衣着朴素,但是掩饰不住高雅的气质,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却能够肯定,这位就是张兆和女士。我说明了来意,她很客气地请我进门,把我领进了沈先生的小屋,就退回到另外的一间小屋里去了。$$我走进的这间房子面积很小,是沈先生的书房兼会客厅。虽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习时报2007-04-16
《黄金时代(学生族)》2019年06期
黄金时代(学生族)

“从文吾师”——我读《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沈从文的一系列湘西小说,是文学史上的一朵奇葩,尤其是《边城》这一曲让人低回婉转的骊歌,更是在吸粉无数的同时拨动过多少人的心弦啊!醉心于那个纯粹的桃源式的世界,见字如面,我在他唯美的文字中与他促膝长谈,也不禁臆想他的为人品性。当我读到汪曾棋的感念师恩之作一一《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对其“传主”一沈从文先生的了解才算是又进了一步。沈从文在教创作上是有独到的见地的。他有一句话让学生汪曾棋大为受益,也是作为老师的他常说的话:“要贴到人物来写”。此语平常如话,此话言近旨远。这是说,写小说要抓住人物的灵魂,言行举止皆不得故弄玄虚。小说的三要素:人物、情节、环境,“人物”可是其中的第一要素啊。他是这样教学生的,他自己也奉行这样的“文学主张”,他在《边城》的“题记”中就写到“我动手写他们时,为了使其更有人性,更近人情,自然便老老实实的写下去”。他的这种文学上的求实精神,或许正是赋予他的小说那么多紧接地气的不衰魅力的一大原因吧。沈先生教作文别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与写(小学中高年级版)》2017年02期
读与写(小学中高年级版)

忆湘西过年

it斗除了美舍,名致也少孓了峨乐。在你的记忆中,过專的錤乐方式你景善欢哪一种?看一着沈从忒先噠笔下的这篇《忆垧必it年》里热闹的砀面吧!你4答 ,也想参w中呢? M ,y^ 我生长的家乡是湘西边上一个居民不到一万户的小县城,但是獅子龙灯焰火,半世纪前在湘西各县却极著名。逢年过节,各街坊多有自己的灯。由初一到十二叫“送灯”,只是全城敲4罗打鼓各处玩去。白天多大锣大鼓在桥头上表演戏水,或在八九张方桌上盘旋上下。晚上则在灯火下玩蚌壳精,用细乐伴奏。十三到十五叫“烧灯”,主要比赛转到另一方面,看谁家焰火出众超群。我照例凭顽童资格,和百十个大小顽童,追?随队伍各处走去,和大伙在炮仗焰火中消磨。玩灯的不仅要凭气力,还得要勇敢。为表示英雄无畏,每当场坪中焰火上升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风流一代》2017年10期
风流一代

水墨心

阳光绵软、暖糯,花瓣似的落满怀,飞羽芦花般清逸。这样的光阴,有一种清香,是林风眠先生的画,凌越黛瓦飞檐,脱俗小桥流水,用江南烟雨调尽风情。林风眠有一颗水墨心。沈从文先生的文章,清淡素雅,水墨香气浸在字里行间。《边城》里他写,深潭为白日所映照,河底小小白石子,有花纹的玛瑙石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鱼来去,全如浮在空气里。两岸多高山,山中多可以造纸的细竹,常年作深翠颜色,逼人眼目。近水人家躲在桃杏花里,春夭时只需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先生摇欸乃声声的舟,顺湘西水道漂流,心底眉间皆是水墨,书页里尽是水墨啊。在他百年后,张充和亲撰挽联刻于碑:“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沈从文的一生,水墨似的静泊淡远。小时背了无数唐诗宋词,如:“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森茫。”“桂岭瘴来云似墨,洞庭春尽水如天。”墨香点点的画面感,在渐白渐静的岁月里糖果般芬芳。也读《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幸福家庭》2017年08期
幸福家庭

我们相爱一生,还是太短

过了35岁,你会觉得日子一天一天飞逝,仿佛马上就要40岁了,再眨眨眼,又快进入50岁了,再过段时间,60岁都来了。所以,人生不能再用漫长来形容了。  沈从文先生有一句话:“我们相爱一生,还是太短!”我深有感悟。  我认识许多人,他们觉得人生太过漫长,尤其是婚姻生活,实在折磨人,恨不得日子快快到头,这样可以少受许多苦楚;恨不得马上离婚,这样就可以不必再见到那个人。所以,许多离婚的人都是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即使见了面,也像仇人一样。  那是不爱的急切、无奈,而爱是另一个境界。  比如,你爱一个女人,不想让她辛苦。你觉得她起早贪黑,加班加点,会非常委屈。如果能力许可,你会希望她辞职,做全职太太。  我的一个朋友就是全职太太,她老公想让她快乐,培养孩子,放松自己,她也乐享其中。你可以说他们不够现代,但谁说这不是一种深深的爱?  再比如,当发现爱人渐渐有了额头纹时,你觉得你们都老了,就算保持好心态,还是不能抵抗岁月的侵袭。所以,你会特别疼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写月报》2017年25期
读写月报

春日里的怀念

一今年是您诞辰115周年,敬爱的沈从文先生。之所以敬您为先生,是因为您是我们文学路上的老师,我们要学习你的“星斗其文”;还因为您是我们为人处世方面的老师,我们要学习你的“赤子其人”。日暮里,细嗅煦风中氤氲的花香,我深深怀念着您。先生,您的眸子里,流淌着淙淙的湘水;您的耳畔,浮荡着若隐若现的船歌;您的心田里,生长着风致楚楚的竹篁;您的脑海中,休憩着鳞次栉比的吊脚楼。二14岁那年,您投身行伍,迷惘着闯荡出了湘西老家。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文学真的有魔力,1922年,您跋山涉水来到了北京,一心一意伏在书案上,想要在文学方面有所作为。“进到一个使我永远无从毕业的学校,来学那课永远学不尽的人生了。”只可惜,燕京大学国文班的门槛还是太高——1923年,您碰了一鼻子灰。出师不利!未被录取的您来到北京大学旁听。在北京大学当旁听生,您“精神上满足了,学业上进步了”,却困窘到了极点。几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您,连吃饭都成问题,只能这里蹭一顿,那里混一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