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传播,把科学带入决策

日前,科学传播与科学决策学术研讨会在清华大学召开,中国科协副主席徐善衍、清华大学科技与社会研究所所长曾国屏、英国驻华大使馆科技参赞康大卫、科学与发展网络中国区域负责人贾鹤鹏、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副所长赵志耘等专家学者就相关问题展开了讨论。$$有学者认为:把科学带入到决策之中,促使决策科学化、民主化,这是一个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受到高度重视的具有全局战略意义的问题,由此促使我国的软科学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的兴起。$$科学传播为决策的科学化与民主化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科学如果只为少数专家所把握,决策就不可能科学化和民主化。在发达国家,20世纪80年代以来,特别是把科技和社会风险等问题相联系,导致公众对科技和社会政策产生了信任危机之后,如何让公众更好地理解科学、参与到科学和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决策,进行了很多探索,取得了一些经验,包括:共识会议、愿景研讨会、协商民意调查、公民评审团和观点研讨会等等。$$有专家认为,政府需要决策的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习时报2008-03-24
《人大研究》2017年12期
人大研究

人大重大事项决策科学化的内涵与实现路径

以规律化为核心、抓住制度化这一关键环节是人大重大事项决策科学化的重点。人大重大事项决策权,是指宪法和法律赋予县级以上各级人大常委会依照法定程序讨论、决定国家事务中的重大事项的权力。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规范行使重大事项决策权具有了更加显著的现实意义和根本性的制度意义。人大重大事项决策科学化是人大决策工作的重大命题和任务,是提高人大决策工作水平、有效地履行人大重大事项决定权使命的根本要求。本文拟对人大重大事项决策科学化的内涵与实现路径进行一些初步的探讨。一、人大重大事项决策科学化的内涵与意义(一)人大重大事项决策科学化的内涵从词语上看,人大重大事项决策科学化,包含“科学”“科学化”和“人大重大事项决策科学化”三个层次的内容。科学作为一个名词,指的是运用范畴、定理、定律等思维形式反映现实世界各种现象的本质和规律的知识体系;作为一个形容词,引申开来,指的是按照客观规律的要求,遵循健全合理的程序,正确地认识事物、分析问...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合作经济与科技》2016年23期
合作经济与科技

大数据背景下政府决策科学化探讨

收录日期:2016年10月10日大数据和物联网、云计算、IT产业一起促进了互联网技术的颠覆性变革,在欧美发达国家,政府决策机制即时引入大数据的管理模式,极大地提高了政府决策机制的有效性。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我国政府在社会治理实践中,治理理念在不断提升,治理方法在不断创新,同时传统小数据时代政府决策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亟待解决,利用大数据技术不断规范政府决策,成为各级政府科学决策的必由之路。通过调研,传统政府决策体制机制对大数据有效服务政府决策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决策主体缺乏大数据理念。政府在决策过程中治理理念缺乏大数据意识,政府决策主体的理念更新相对滞后,一部分决策者对大数据技术了解不深,在实际决策过程中无法熟练运用大数据思维解决问题。(二)传统决策机制时效滞后问题。信息时代,信息的传播途径越来越多种多样,传播时效性越来越快,传统决策机制在信息搜集、信息分析、信息发布等方面存在时效性滞后的问题,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电脑迷》2017年05期
电脑迷

大数据在促进政府决策科学化方面的应用研究

政府的管理职能范围包括动包含很多个方面,决策是其中一个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决策的过程是政府机构依据客观现实情况,对问题做出最优解决方案的过程,决策水平的高低是衡量政府管理水平的重要指标。大数据技术因其全面、真实、实时、客观的特点,对其深入研究并加以应用必将为政府决策带来很多新的方法和机制。1我国目前在政府决策方面存在的问题近年来,随着法治社会建设和管理科学的发展,我国各级政府的决策科学化程度越来越高,但仍然存在不少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1.1决策相关主体的科学观念有待提高决策相关主体的科学观念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决策过程的实施。受我国长期的封建社会统治以及现代管理科学观念普及不够等因素的影响,我国的很多民众,甚至是管理者中都或多或少的存在“人治”的思想,往往决策的正确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决策者——尤其是主要领导干部的个人水平和个人意愿。决策相关主体的科学观念亟待进一步提高。1.2政府决策体制存在缺陷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流程完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4年09期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后现代话语理论的民主决策科学化思维探究

后现代时代,“符号”的意义不再从可以提供自足经验的生产实践中获得。“符号”的指涉副现象化,导致“超现实”状况的产生。在这一状况下,民主决策如何进一步迈向科学化,成为公共决策领域亟待解决的问题。后现代话语理论的分析视角,为探究民主决策的科学化提供了一些借鉴。一、后现代话语理论的政策分析视角(一)综合特征的哲学视角转向: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融合“哲学的贫困是造成公共政策质量不足的根本性原因之一”。[1](P3)政策分析的哲学探讨一直都包含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的双重关注,并始终充满张力。“理性即人类在实现自己目的的时候,对人类本性所要求的规则的遵循,以及运用概念、推理和判断的逻辑形式和数学方法把握外在世界,实现人类目的的能力。人类的目的和本性要求的规则属于价值理性范畴;运用概念、推理和判断等逻辑形式和数学方法把握外在世界属于工具理性范畴”。[1](P10)在政策分析的哲学维度中,价值理性总是对工具理性施以纠偏,而后现代话语理论的政策分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政治学研究》2013年04期
政治学研究

决策科学化民主化的冲突、困境及操作策略

一、决策科学化民主化的现实困境在公共决策的实践层面,逐步扩大公众参与成为推进决策民主化科学化的重要措施,如党的十七大报告要求,“增强决策透明度和公众参与度,制定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公共政策原则上要公开听取意见。”十八大报告也明确提出,“坚持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根据这些精神,我国公共决策领域已经形成了广泛的公众参与,频繁的公众参与成为决策者不得不正视的现实。然而,公共决策者依然习惯于采取“自主决策”的习惯,决策全过程在封闭的行政系统内部运行。决策者虽然在价值观上认为公众应该参与公共决策,但一旦在决策过程面临公众参与时,却对公众参与有着深深的担优和抱怨:第一,认为公众缺乏专业技术素养并受制于短期的个体私利,其参与会降低和扭曲决策质量;第二,认为参与者不具有代表性,是追求个人私利的一小部分,甚至是部分“刁民”;第三,参与会降低决策效率,无助于政府绩效提升。基于上述种种对公众参与的疑虑,决策者往往习惯性地沿用垄断决...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