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身边车辆呼啸而过 街头清扫危险多

10月10日凌晨,鼓楼区铜沛环卫所44岁的女环卫工人盖师傅在铜沛路上打扫卫生时,被一辆机动三轮车撞倒身亡。据了解,这是我市今年发生的第二起环卫工人作业过程中被撞的交通事故,环卫工人的作业安全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现在车开得太快了,一上路干活我就提心吊胆!”金山东路上,一位环卫工人在和记者谈起自己的工作环境时说,有一次他正在扫马路,一辆轿车突然从他身边蹿过,拿在手中的笤帚也被车碰飞了几米远,幸好没伤着人。$$    据市环卫处副处长胡宁介绍,我市市区约180多条主次干道都由环卫工人负责保洁,近3000名环卫工人分布在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徐州日报2006-10-12
《中学生百科》2019年33期
中学生百科

呼啸而过的青春

我们或许变不成想象中的大人,但我们终究拥有过那样好的夏天,往后余生,便可以向回忆借一点光亮和勇气。那些年追杂志连载的时候,在《女王乔安》里看到这么一句话一“你的青春就像摆在货架上的罐头,添加再多的防腐剂,也难逃下架的命运。超市老板根本不给你反应的时间,一夜之间,你依旧穿着二十岁的衣服,留着二十岁的刘海,还是像二十岁那年一无所有,但是你再也说不出‘我到了一百岁还可爱’这句话。”这么多年过去,买过的杂志已经堆在角落蒙了尘,读过的书一本本变成改编IP重新出现在视野里。青春摆在货架上,已摇摇欲坠,但“没有人会永远十八岁,永远有人正十八岁”。回首往昔,总有那么几部电影依然闪烁着青春的光芒,照亮了我们或许不再那么青春的脸庞,牵动着属于我们这些普通人“匆匆那几年”或遗憾或感动的心绪。《蓝色大门》“小士,看着你的花衬衫飘远,我在想,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由于你善良、幵朗又自在,你应该会更帅吧?于是,我似乎看到多年以后,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考试与招生》2017年12期
考试与招生

呼啸而过的青春

曾经的笑颜,在时间的洪流中,不知道又明媚了怎样的时光,总是会想起那样的岁月,那一场名为青春的旅行,名为高三的征程。常常在想,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那一段令人紧张而又迷茫的岁月,我是怎样走过的呢,或许更多的是茫然吧。最初的高三,在我看来,只是又一年的秋风起,又一年的花开花落,教室里传出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欢声笑语,楼道里随处可见的还是嬉笑打闹的身影。刚入高三,迎接我的是一场失利,心里第一次有了不安的感觉,这可能就是步入高三感受到的无形压力吧。阿甘说,人生就像一盒多味巧克力,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而高三的生活更像是一场单程旅行,你不知道下一秒会看到什么风景,但注定无法无限重来。高三,是题海的征战,是老师时刻的提醒,也是心中那从未放弃的认真和努力。还记得,那时的自己,总是执着于多做对几道题,多记得几个单词,多学会几种方法,总谋求着更多的进步。其实我很喜欢做题时的感觉,即使累,也会有一种充实感,一种知道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6年Z1期
东方文化周刊

与其怀旧 不如欢送

这是一个动不动就怀旧的时代。作为从苏北走出来的人,火车在我的童年只是一种想象,真正走入我的生活,是在我成年之后。而且不同的火车,在我的眼里也是分等级的,我以它们的颜色来区分:最糟糕的,是灰黑色的,那是货车;然后就是绿皮车,虽然绿色象征着生命,但我觉得那种绿很土;洋气一点的是红色,觉得不错;然后有一次看到一列蓝色的,感觉更好,也许是因为蓝色本就是我喜欢的颜色;后来见到白色的动车,立马觉得高大上。我第一次坐绿皮车大概是2005年——就年龄而言,比大多数人都晚很多。那一年,南京第一次有了开往南通的客运,就是一列绿皮车。我坐它,并不是因为要去南通干什么,恰恰是为了它而坐它。作为首次开往南通的一列火车,我的任务就是报道这列火车本身。记得当时春运刚刚开始,这条新闻作为春运组合报道里的一条,和那些从南京回南通的人,主要是民工,一起体验这开往家乡的第一列火车。由于春运和我一样,都改乘火车了。车厢里人挤人挤得可以双刚刚开始,车厢里并不拥挤,甚至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世界》2016年12期
散文诗世界

在夜色里磨亮青铜(四章)

豹子飞过大草原的速度,是豹子的速度。它扇动的疾风,如利剑闪过。荒草顿时翻起恐惧的波浪。大草原颤动,一只豹是始作俑者。而豹子安静的时候,它就脱离了兽类。它相当于一位伟岸的父亲或慈爱的母亲。杀戮的心思,化作柔软的爱。和煦的阳光轻抚一只豹和一群羚羊。寂静的山冈,它们彼此默契。一只丢掉了速度的豹,不再是凶猛的闪电,也不是苍穹滚落的雷霆。它是夜晚一点盈盈月色或一把熠熠星辉。豹的速度是刻在骨头里的。那里有焚烧的烈火,有坚硬的钢在张扬一只豹的个性与担当。它的战场是奔跑,是用风一样的速度刺破命运的围城。它的奔跑中夹杂些许残酷,残酷也是对强者的一种褒奖。谁能记住了一只豹快速掠过的身影?那么用力,那么真实,那么水银泻地般完美。这是属于一只豹的精彩。有人都试图跑出一只豹,在旷野掀起阵阵罡风。或许,他们自己都尖叫着不敢相信:一种最不可思议的姿势,从他们的身体里跑出来,并超越了他们。角马在路上飞奔的马群,在琴键上弹奏着雄浑的交响曲。茫茫草原是为角马支起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分忧》2016年12期
分忧

艾比救母

早晨,妈妈驾车送八岁的艾比去学校。车子在高速路上飞速行驶着。突然,妈妈身子往下一滑,昏厥在了驾驶座上。当时正是上班高峰时段,一辆辆疾驰的汽车从她们的汽车旁边呼啸而过。虽然艾比心里很害怕,但她马上意识到此时此刻她和妈妈正处于危险之中,如果车子失控,被别的汽车撞上,她和妈妈都将性命不保。而且,妈妈现在得了急病,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也会有生命危险。“我要救妈妈!现在只有我能救妈妈!”想到这里,艾比伸手一把握住了方向盘,努力地控制着方向。艾比打算把车子开回家,找爸爸救妈妈!但她毕竟年纪太小,她手臂的力量并不能完全掌控得住方向盘,车子像一名醉汉,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得摇摇摆摆。很快,艾比驾驶的车子便引起了正在巡逻的警官吉米的注意。吉米驾驶警车从后面追上来才发现,车内握住方向盘的竟然是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一名中年女士歪倒在驾驶座上。在一个十字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分忧》2016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