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代歌坛“西藏风”的文化启示

目前看来,歌谣似乎是一个离现代人越来越遥远的文化现象,似乎是现代生活中日益褪色的“古典”。然而当我们在现代生活中倍感孤独、寂寞、空虚、惆怅的时候,我们总想像我们的祖辈那样一展歌喉,发发自己内心的文化情愫。传统的歌谣这时就开始继续体现出它的生命力。它经过某些文人、音乐人之手和现代音乐手段处理和略加改造之后,又以一种新的形式重新成为时尚而“粉墨登场”。歌谣没有被世人忘记,它千百年地唱将下来,早已成为人类文化秉赋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通过广播、电视,通过磁带、唱片和影碟,再一次地借助民歌的唱诵唤起了对往古的文化幽思;那一声声、一遍遍不绝于耳的“民族唱法”,那一首首、一支支的“城市民谣”和“校园民谣”,使心灵找到了具有人文色彩的暂时安憩之所。$$ 在旧歌新唱的时尚中,被人们普遍看好的就有以西藏山地歌谣风格为蓝本,以青藏高原生活为题材,同时吸收了某些现代流行音乐风格和现代生活体验的流行歌曲。近年来,这些歌曲越唱越多,越唱越红火,一大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藏日报2001-02-07
《新闻传播》1995年01期
新闻传播

吃歌星的大嘴鳄鱼

老鼠和鸭子摇身变成了米老鼠和唐老鸭,便立即风靡全世界。如今,横空出世的鳄鱼张开他的巨型大嘴,歌迷们非但不怀疑他的真诚,反而自动往他的嘴里钻—奇,真是一段摄人的传奇! —作者题记 “大嘴鳄鱼”之当代歌坛》的别称;读者,歌者心中的“他”。其实,大嘴鳄鱼诞生的身份是《当代歌坛》的吉祥物。给刊物制作吉祥物,可算是在林林总总的报刊中卓然独立,端的是独家功夫。 大嘴鳄鱼,这个据说是从尼斯湖破浪而出的湖怪,历尽艰辛终于寻到他的家园—在《当代歌坛》那不大的编辑部里,悬壁而立,打出旗帜,亮出号角。 这个大嘴巴,黑眼镜,别有怀抱的鳄鱼,一经登上《当代歌坛》,便手段不俗。你尽可以册指历数当代大陆;港台、欧美等各路歌星,他们的题字、靓影、最新行踪大都是大嘴鳄鱼的独家奉送。 每天电话频频响起,接过话筒就听到:“是大嘴鳄鱼么?’’;每夭四面八方的读者信件缤纷而至,信封上简简单单地写着:大嘴收。 大嘴已成为一种传奇,一种追求,一种爱。歌迷们欣喜相告:除了歌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音乐生活》2015年02期
音乐生活

当代歌坛面面观

近几年歌手、歌曲、歌迷互动状态的总和,可谓“当代歌坛”;透过这些现象,作出多方面的观察和分析,可谓“面面观”。笔者既是一个基层文化单位的歌咏活动组织者,又是一个热衷于编词谱曲的业余歌曲创作者,还是一个经常被邀为出版社选编歌集的歌曲推荐者,由于工作关系,平常总冷眼旁观,去关注群众对于当代新歌的一些喜好信息,并进行一番追根究底的思考。盼望歌坛繁荣、盼望歌曲流行,是各级音乐工作者的不懈追求。今日国人群情振奋,今日舞台莺歌燕舞,赞美幸福的生活,抒发激动的情肠,已成为当代歌坛上呈现出来的主旋律。近几年来,为了及时推出与时俱进的歌曲新作,在全国范围内经常举办歌曲创作比赛,经过专业和业余作者的通力合作,一批歌曲精品脱颖而出,并迅速授奖,投放歌坛。照理,歌坛应该随之共鸣才顺理成章,但偏偏还是“歌多声少”的结局,这里既有正常的原因——流行的歌曲总比推荐的歌曲少;又有不正常的原因——推荐的歌曲大多缺少知音。所以,应该到了去贴近歌坛,去寻找原因的时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作文(初中版)》2007年03期
新作文(初中版)

当代歌坛

有关歌坛,了解的着实不能说很多,却也并非一无所知。充其量不过是看了诸多千奇百怪,风格迥异,内容却大致雷同的娱乐杂志。那些在自己的书柜上堆在一起的杂志,像一堆膨胀开来的华丽的泡沫。那些透明的小泡泡光滑而易碎的表面显露着一个又一个明星的饮食起居,日程工作。某一天,在我的眼里却突然间失去了光泽,没由来的颓废。对于网络歌曲的流行,我觉得是在那一曲《老鼠爱大米》走红之后。那些本来只是流行在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站上的歌曲,开始纷纷展露出头角来。我想自己在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有些落伍的人。在班级同学头头是道地谈论着这首歌是如何好听的时候,我还只是对那句经典歌词“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有着一丝模糊的印象。我仿佛还有一点不太相信。为什么流行成风的歌曲自己连耳闻都不曾有过?学校的广播里在就餐时间播放了这首已经被同学们传唱了有些日子的歌曲,于是在后来的询问中才得知这是一首最近走红极快的网络歌曲。为什么《老鼠爱大米》会走红?而且十分出人意料地以网络歌曲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音乐传播》2017年04期
音乐传播

影响当代歌坛的三大现象分析

当代歌坛在文艺大发展大繁荣的大背景下,已呈现出日益兴旺的态势。例如,由中宣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开展的“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推广活动分批次推出的一百多首新创作的歌唱中国梦的歌曲逐步深入人心,弘扬主旋律和抒发正能量的群众歌咏活动方兴未艾。但是笔者以为,除此以外,总体来说,歌坛上广泛流行的新歌还是不多,究其原因,则可指向一些应该引起人们关注的现象。这些现象可归结为三大类,即“导演选歌”、“歌手写歌”与“曲者制歌”,(1)这些现象看似正常,但若其中某些因素不加以节制,则有可能会影响歌坛的健康发展。下文将分类作一番剖析。(一)导演选歌现象当代歌曲的流行路径通常是:只要在电视屏幕中播放优美动听的范唱,就能引发广大歌迷的学唱欲望,歌曲就能迅速辐射开来。歌曲质量高低不同,命运也迥异——好听,就会迎来趋之若鹜的追捧;难听,就会招来不屑一顾的唾弃。以举国瞩目的“春晚”为例——这是国内影响力最大的歌曲发布平台,很多春晚歌曲都曾一夜走红。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族音乐》2009年05期
民族音乐

当代歌坛述评

歌曲以其优美动人和平易近人的魅力,吸引着当代群众的审美视线,唱之感染,听之共鸣,成为百姓喜闻乐见的音乐形式。中国现代音乐的历程是从二十世纪初的学堂乐歌起步的,随后,革命时期、建设时期和开放时期的歌曲,都曾产生出许多优秀作品,激励斗志,愉悦心情,发挥出重要的作用。所以,有关方面重视歌曲的推荐工作,期盼着歌曲能在演唱中得到教育、在欣赏中得到陶冶。审视当代歌坛,可以说基本属于繁荣的态势,但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遗憾,甚至还潜伏着危机。所谓歌坛,就是歌曲界。主要包括唱歌的、写歌的、选歌的一系列客观表现。从歌曲的一般流行途径看,最先有人写,然后有人选中并组织录音推荐,关键是要有人共鸣。只要是健康的歌曲,知音越多、越说明歌曲优秀。让歌曲插上翅膀在广阔的空间里飞翔起来,是所有歌坛人都期盼的,但能遇上这种好运却机会难得。在歌曲质量必须保证的前提下,还需“天时、地利、人和”的各方面因素来推动歌曲的流行。回顾当代歌坛,写歌的很勤奋,选歌的很努力,由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