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省首家网上信访专用平台在宝塔区开通

本报讯(孙金虎 记者 齐宁)昔日外出上访跑断腿,今朝网上信访不出户。12月12日,随着宝塔区信访局建立的我省第一家拥有独立域名的信访专用平台——宝塔信访信息网的正式开通,“网上信访”成为新的诉求通道。群众只要能上网,就可以通过宝塔信访信息网反映情况,而“网上信访”也将成为今后决策者听民声、知民情、解民忧的重要载体。$$今年,宝塔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延安日报2007-12-14
《四川文学》2016年11期
四川文学

大多数

0远远看到接访大厅门前挤满了人,小公务员的头皮就麻了一下。他没有书上说的上班族星期一综合症,一个小县城信访局的公务员,哪有大城市白领们那么娇气?但他却越来越讨厌这一天值班。开门,先把大门口接访领导的名牌换上。今天是政协副主席接访,老访民都知道,这个职务应该是所有接访领导中最没权势的一个,可谁让他赶上星期一了呢?小公务员和他的同事讨论过,周六周日不上班,憋了两天,原本摇摆不定的访民也早攒够了勇气。再说了,两天啊,这么大的一个县,两天还能攒不来几个冤屈?值日表似乎从来没有变过,差不多两年了吧?小公务员也不好说什么,谁让他刚从乡里调过来呢,人家可都是这里的老人。大厅里很快挤满了人——大厅的四周固定了一圈硬塑料椅子,供访民休息。小公务员一眼就看出来了,人虽然不少,但其实只有两拨,除了那对老夫妻,剩下的全是范中路上的人,集体访。老夫妻还坐在墙角,那几乎成了他们固定的位置。男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拖拉机手,拖拉机退出历史舞台,拖拉机手也解散...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2016年33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

信访局关于印发《信访事项简易办理办法(试行)》的通知

国信发〔2016〕8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信访局(办),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军委政^工作部、武警部队、有关人民团体信访局(办、处),中央管理的有关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信访处(办):为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以及中央关于信访工作制度改革的要求,更好地推动及时就地解决信访问题,根据《信访条例》等规定,结合工作实际,国家信访局研究制定了《信访事项简易办理办法(试行)》。现予印发,请遵照执行。2016年6月29日信访事项简易办理办法(试行)第一条为进一步深化信访工作制度改革,推动及时就地解决信访问题,根据《信访条例》和《信访事项网上办理工作规程(试行)》等规定,结合工作实际,制定本办法9第二条信访事项简易办理是指各级信访工作机构和行政机关按照工作职责,针对诉求简单明了的信访事项,简化程序,缩短时限,更加方便快捷地受理、办理。第三条信访事项简易办理应当遵循依法合规、简便务实、灵活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宁市人民政府公报》2017年04期
西宁市人民政府公报

西宁市人民政府人事任免 宁政[2017]64号

各县、区人民政府,市政府各局、委、办:根据工作需要,任命:高云山同志为西宁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调研员;陈桂花同志为西宁市信访局副局长(试用期一年);宋生军同志为西宁市公安局禁毒警察支队支队长(副县级,试用期一年);秦海峰同志为西宁市公安局便衣警察支队支队长(副县级,试用期一年);陶延新同志为西宁市公安局户政管理处处长(副县级,试用期一年);汪玉芳同志为西宁市公安局出人境管理处处长(副县级,试用期一年);郭海峰同志为西宁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局长(副县级,试用期一年);孙宁同志为西宁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支队长(副县级,试用期一年);林琳同志为西宁市统计局副局长(试用期一年);马静凤同志为西宁市城市管理局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17年07期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

呈现,以及反思

我不知道其他县的信访局月的工资作为抚恤金,公务员说《大多数》发表之后,我又去是不是也紧邻着县委大院,一为什么能领40个月的?我还亲了一次吴桥路。跟小说中描述条马路将它们南北分开。我报见一位曾经的村支书在听了县的一样,路已经竣工,只不过画名“深扎”的那个信访局门朝委书记现场给他上过一堂“党了一条弧线,绕过了那所院北,夏天闷热,冬天阴冷,但这课”之后,“放下屠刀,立地成子。但推倒的院墙还躺在那里几乎每天都门庭若市,“生佛。”也有神经病,煞有介事地儿,红砖缝里露出白森森的石意”兴隆,县长、县委书记接待来督促值班领导去北京,说是灰,像呈堂供证。我觉得意兴日更甚。上级看她的面子给县里批了10未尽,于是又有了这个中篇。报到的第一天,场面就极亿人民币建飞机场——事实信访局的政府职能是协调火暴,有点短兵相接的味儿:一上,那只是她头天晚上的一个解决基层老百姓的诉求,但它名老上访户上来就厉声质问信梦……最具喜剧色彩的是结婚也是一面镜子,映照出当下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辽河》2017年05期
辽河

关赖子

鱼塘毁后,关赖子开始上访了。同样因为修路鱼塘被毁的椿子劝他:“赖哥,这样来回折腾着没啥意思。”关赖子听了,穿着皮鞋的脚往地上狠狠地蹬了蹬:“那咋行?我要我该得的,再说人家不差这点钱。”去得次数多了,信访局位于行政服务中心的那幢楼,每层有哪些部门,每个部门有几间办公室,他熟悉得如同自己的掌纹。负责信访接待的大刘初见他时,很客气地端茶倒水。关赖子一肚子委屈,似找到了亲人,没开口说话眼睛就红了:“我那三十亩鱼塘啊!草鲤鳙鲫正疯长,高速修建收费站说填时我也同意给填,可鱼捞起来时才巴掌丁点大,哪卖得起价?当时填塘村里说有补偿,中建公司也说有塘补。我想吧,这国家的建设咱得支持喏,政府不坑咱老百姓对吧?”大刘在一旁连连点头:“那是,那是,亏谁也不亏咱老百姓。”说完赶紧给关赖子的杯里续上水。“补偿款统一下来的时候,鱼塘每亩给了我两千……”说到这里的时候,关赖子喘着气,脖子青筋凸起,眼泪大滴滚落,“刘同志啊!我全家一年到头吃喝拉撒的开销全在塘子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河》2017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