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芦山“宝贝”太多了

芦山县的平襄楼和青龙寺大殿成功申报“国保”后,加上原来的樊敏碑阙该县有3处“国保”,这在县级城市中较为少见。专家表示,这些文物被发掘的价值,以及保护完整和资料齐全,是此次申报成功的关键。 $$    21日,记者采访了芦山县文物研究者周曰琏。在20多年的时间里,他亲自参与了该县很多文物的收集和整理。 $$    事实上,1937年出生的周曰琏正式接触到文物的时候已经43岁了,在此之前,他只是芦山一个普通的农民。从43岁开始,经过20多年的学习,如今,农民出身的周曰琏已在文物研究中颇有建树。 $$    也正是这20多年的时间,芦山的文物从散乱放置,到最后的归档整理,进行了较为系统地收集整理,周曰琏都参与其中。 $$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当时场镇、水利等建设大面积铺开,出土文物也大量增加。”周曰琏说,“但当时的文物管理仅仅是把这些文物收集起来,而现在专业上的拍照、文字说明等,都不是很规范。” $$    这种情况让当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雅安日报2006-06-26
《安徽农学通报》2019年06期
安徽农学通报

蚌埠市西芦山景观资源现状分析与研究

城市自然风景区的规划是目前城市绿地规划的重要内容,旨在利用原有山体、地形、植物等结合当地文化产业进行改造重塑,为城市居民提供休闲游览的环境。蚌埠市西芦山景观规划属蚌埠市重点规划项目之一,以建设充满自然野趣生境气息的山岳风景区为目标,打造成为皖北城市居民休闲娱乐佳地。1自然环境概况1.1区域位置蚌埠市位于安徽省北部,地处117°12'E、32°57'N,属华北地层区。地貌区划以淮河为界,分为淮北平原区和江淮丘陵区。蚌埠市区三面环山,三面环水,淮河自西向东贯穿全市,地势最高处为涂山主峰,海拔高度为338.20m,最低处为淮河河漫滩,海拔高度为15.30m。蚌埠市西芦山地处32°52′N、117°24′E,位于蚌埠市龙子湖南岸,北临蚌埠市大学城,占地约666.67hm2。西芦山共有3座山峰,主峰最高海拔163.2m,周边有涂山、东芦山、老山等21座山体,山体与天河、淮河、龙子湖等水体相依相连,形成了山脉连绵、河湖环拥、山水相连的城市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艺生活(艺术中国)》2019年07期
文艺生活(艺术中国)

芦山刀客

芦山刀客国画芦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党的建设(农村版)》2016年05期
四川党的建设(农村版)

三年后再到芦山,李克强总理盛赞——四川人有震不垮的精神 遇到任何困难都坚韧不屈

4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芦山地震灾区考察。三年前,芦山强烈地震发生当天,受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委托,李克强总理第一时间飞赴震中指挥抗震救灾工作。在清风雅雨的最好时节,灾区群众与总理再度相逢。所不同的是,这是一场战胜灾难后的重逢,探索重建新路上的重逢,决胜全面小康途中的重逢。抵达芦山县城,李克强总理首先前往“4·20”芦山强烈地震纪念馆广场,祭奠遇难同胞和抗震救灾中英勇献身的烈士。总理在纪念台前深深鞠躬,默哀一分钟。现场肃穆,哀思凝重。他缓步走上台阶,俯身轻轻把一枝鲜花放在“4·20”芦山强烈地震纪念馆前的纪念台上,台面镌刻着196名遇难同胞的姓名。离开地震纪念馆,李克强总理赶往芦山县第二初级中学,考察学校重建情况。总理强调,一定要建最坚固的校舍,要经得起任何考验。只有学校、医院的建筑最坚固,全社会才感到最安稳。古城村是震中受灾最严重的村子之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减灾》2015年09期
中国减灾

四川:举办芦山地震恢复重建研讨会

4月20日,在四川芦山7.0级地震发生两周年之际,四川省委、省政府在雅安市组织召开了“探索芦山强烈地震恢复重建新路子研讨会”。芦山地震恢复重建,党中央、国务院提出了“以人为本、尊重自然、统筹兼顾、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和“中央统筹指导、地方作为主体、灾区群众广泛参与”的指导思想和总体要求,四川省结合恢复重建工作,积极探索和实验恢复重建新路子。本次研讨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2015年05期
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

芦山灾后重建:增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优势的重要探索

2013年4月20日,芦山遭遇7.0级强烈地震。这是芦山在遭受汶川特大地震重创之后,遭受的又一次严重地震灾害。自然地理条件极其特殊、经济社会发展严重滞后的芦山,面临着异常艰巨的恢复重建任务。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心指导下,灾区各级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以改革创新促重建,成功探索出一条灾后恢复重建的新路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巨大活力的充分彰显芦山地震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深入灾区指导救灾工作,多次对芦山灾后重建提出明确要求,强调要探索出一条“中央统筹指导、地方作为主体、灾区群众广泛参与”的恢复重建新路子。这一重要指示,开启了我国重大自然灾害恢复重建从中央直接安排部署向地方负责制转变的新探索。科学高效的新体制为重建工作顺利推进提供了有力保障。在芦山震后最紧张的应急救援阶段,中央就已果断将“指挥权”交给四川省。从应急救援转入灾后重建,中央进一步明确提出要创新体制机制,重建工作以地方为主体。国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