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维护老年人的主观幸福感

老年人的主观幸福感是以感觉自己身体健康、生活满足为基础的,这种主观幸福感对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十分重要。$$ 老年人获得主观幸福感并不容易,会受到身体状况、心理素质、家庭关系及社会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 人到老年,往往会受到许多慢性疾病的侵袭,疾病不仅会危害老年人的身体健康,同时也会给老年人的心理健康造成影响,处理不好便会产生心理障碍,如焦虑及抑郁等。$$ 现实生活中,不少老年人能够不为疾病所困扰,做到“既来之则安之”,注意医疗与保健相结合,增强了抗御疾病的信心和能力。但也有少数老年人在疾病面前显得忧心忡忡,顾虑甚多,因此而身心疲惫,自感一日不如一日,情绪低落,悲观失望。相比之下,前者虽有病却仍能保持乐观的情绪,因而可以获得幸福感,而后者则容易陷入抑郁之中。$$ 很多老年人的退休生活比较单调,这容易使老年人产生寂寞、孤独之感,这些如果对老年人的心理状态构成不良影响,一方面会直接破坏其主观幸福感,另一方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疆师范大学
新疆师范大学

老年人身体锻炼对社会支持、应对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影响

在银色浪潮已经占到主流的当今社会,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已经成为许多领域的学者为之不断探索的重要课题。学术界侧重于以个人的主观幸福来解释和衡量主观生活质量并着眼于人们的幸福体验。在锻炼心理学与积极心理学两大理论坚石的基础上,探讨老年人身体锻炼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机制,即通过身体锻炼所产生的身心健康效应促进老年人主观幸福感和生活质量的提高,是符合社会发展需要和时代要求的。特别是在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性历史时期,就更具现实意义和理论意义。采取分层按比例随机抽样,选取乌鲁木齐市五个区共1102名老年人,采用“纽芬兰纪念大学幸福感量表”、“社会支持量表”和“简易应对方式量表”进行调查与分析,从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经济收入和家庭居住模式5个方面考察了乌鲁木齐市老年人身体锻炼、社会支持、应对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一般特点,重点探讨老年人不同的锻炼参与度对其社会支持、应对方式和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并通过多元回归进行路径模型分析,进一步探索老年...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
上海师范大学

老年人社交网络、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人口老龄化正在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国作为“未富先老”的发展中国家,拥有数以亿计的老年人,在社会养老保障制度并不健全的今天,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已成为政府及大众关注的焦点。反映老年人生活质量的一个重要心理学参数是主观幸福感(subjectivewell—being,SWB)也即个体对自身生活质量的总体评价。笔者从提高老年人主观幸福感角度切入,调查了老年人社交网络现状,深入研究了人际交往和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及作用机制。笔者自编了老年人社交网络调查问卷,采用了人际关系综合诊断量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和纽芬兰纪念大学主观幸福感量表,对304名老年人进行了测量并采用SSPS16.0对测量数据进行了描述性分析、方差分析、回归分析及中介效应检验等,得出如下主要结论:1.老年人社交网络的核心是家庭成员,配偶依赖性强,朋友、亲戚、邻居等成员边缘化,社交网络结构单一;2.老年人具有中等程度的人际关系困扰,人际困扰水平与性别、婚姻状况和职业类...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休闲运动对老年人主观幸福感影响的研究

随着社会和生活水平的发展与提高,人们越来越重视生活的幸福感。目前,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随着老年群体的不断扩大,老年人的生活是否感觉幸福逐渐成为了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休闲运动不仅仅可以提高老年人的身体素质,还可以激发老年人对运动的兴趣,丰富老年人的生活,填补退休后的空闲时间,扩大自己的社交范围,因此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参与到休闲运动中来。本研究对长春市150名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进行问卷调查。采用文献资料法、问卷调查法、数理统计法等研究方法研究老年人参与休闲运动的基本情况,对休闲运动对主观幸福感的各维度影响进行深入调查,在研究老年人参加休闲运动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的基础上,进一步探讨锻炼量对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机制,从而为长春市老年人参与休闲运动,提升主观幸福感提供指导参考。本文以国内外公认的具有较高信度和效度的《PARS-3》体育锻炼量等级量表、《老年人参加体育锻炼主观幸福感调查表》为测量工具和调查方法。研究结论:(1)长春市参与...  (本文共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老龄科学研究》2015年08期
老龄科学研究

老年人主观幸福感与心理幸福感的关系:代际因素的影响

(安徽农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安徽合肥230036)一、引言十八大以来,我国城镇化进程加快,与此同时,老龄化与城镇化交织。据统计,截至2013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20,243万人,占总人口的14.9%,已经成为全球人口老龄化形势严峻的国家之一。研究老年人的幸福感,对于提高老年人生命质量、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具有重要意义,更是贯彻落实国家“加强社会建设,提高人民幸福指数”这一政策的重要体现。有学者指出,老年人成为目前国内主观幸福感研究的第二大群体(谭贤政等,2009)。近年来,随着老龄化的加剧,国内外有关老年人幸福感的研究与日俱增,其中,有关老年人主观幸福感1(subjective well-being,简称SWB)的研究居多,而关于老年人心理幸福感2(psychological well-being,简称PWB)的研究也已受到关注。刘仁刚等(2000)通过对346名城市老年人的调查发现,城市老年人的主观幸福感以正性情...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福建农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福建农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社会资本、健康状况与老年人主观幸福感——基于CGSS 2010和CGSS 2015数据的分析

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口增长迅速,据《“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预计,2020年全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左右,占总人口的比重提升至17.8%[1]。在老龄化问题日趋严峻的社会背景下,老年人主观幸福感成为衡量社会小康程度的重要标志。鉴于此,研究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因素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一、文献综述与问题的提出(一)社会资本与主观幸福感自社会学界初步提出社会资本的概念以来,社会资本理论就被迅速运用到管理学、政治学等领域中。但社会资本尚未有明确的定义,学界主要有以下3种代表性观点,即Bourdieu认为社会资本是社会网络或群体的成员占有的实际资源或潜在资源,该网络或群体的成员能够从这种资源中得到支持[2];詹姆斯·科尔曼提出社会资本是指个人拥有的以社会结构资源为特征的资本财产,社会资本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影响人们追求目标的实现[3];罗伯特·普特南认为社会资本是社会组织的某种特征,...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