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针刺能增加脑缺血大鼠脑血流量

天津中医学院第—附属医院日前通过动物实验证实,针刺能显著增加大鼠急性脑出血后脑局部血流量,在一定程度上阻止因局部脑血流降低而引发的一系列病理现象,对保护脑细胞起到了积极作用。$$ 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状态有赖于主要物质的供应,充足的脑血流则是保证足够量的氧及葡萄糖等物质供应的基础。如果由于某种病理因素,导致脑血流量降低,就会严重影响脑功能。若脑血流量进一步降低并维持一段时间,则可导致不可逆的脑功能损害,脑组织结构的完整性亦会遭到破坏。因此,脑血流量的变化在脑血管疾病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研究人员将55只大鼠随机分为模型组、治疗组、对照组、假手术组、正常组。前三组分为1天、3天、7天三个不同时相,每组5只,假手术组、正常组每组5只。模型组、治疗组、对照组用开颅取血的方法制备脑出血模型,假手术组只开颅不取血。此后,治疗组根据动物穴位图谱选取“人中”、“内关”穴对各组动物进行针刺。对照组选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2018年06期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

针刺配合口服中药治疗血栓闭塞性脉管炎疼痛的临床疗效

血栓闭塞性脉管炎(thromboangitis oblitetans,TAO)是一种进行缓慢、周期性加剧的疾病,动静脉均被侵犯,血流不足,导致的局部组织缺血、坏死,引起的中小动静脉血管全层非化脓性炎症,典型症状为痉挛性疼痛,长期剧烈疼痛折磨影响患者治疗信心,生活质量下降[1]。在中医学理论中,TAO是脉络痹阻不通、气血流通不畅所致,不通则痛,日久肢体末端缺气血营养,发生坏死。本次研究选取了本院2016年5月到2018年6月收治72例TAO患者,探究针刺配合口服中药治疗效果,具体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本次研究选取的观察对象均为本院2016年5月到2018年6月收治的TAO患者,共筛选出72例患者进行研究。根据患者收治前后顺序进行分组,分为对照组(n=36)和研究组(n=36),对照组男性26例,女性10例,年龄25~40岁,平均年龄(33.24±1.24)岁,病程2个月~6年,平均病程(2.14±1.05)年,中医辨证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实用中医药杂志》2017年12期
实用中医药杂志

针刺配合中药治疗周围性面神经麻痹观察

周围性面神经麻痹,是由面神经管内神经的非特异性炎症引起的周围性面肌瘫痪,起病突然,可发生于任何季节,春秋季居多[1]。常表现为口眼歪斜、无法完成抬眉、鼓嘴、动作幅度减小、一侧或两侧面部麻痹等,严重者面部神经变性[2]。我们用针刺配合中药治疗周围性面神经麻痹疗效较好,总结如下。1 临床资料共120例,均为2014年1月至2017年1月我院收治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各60例。观察组男31例,女29例;年龄30~57岁,平均(42.47±5.13)岁;病程1~8天,平均(3.39±1.51)天;左侧面瘫28例,右侧面瘫32例。对照组男33例,女27例;年龄31~59岁,平均(43.85±5.26)岁;病程1~7天,平均(3.22±1.34)天;左侧面瘫29例,右侧面瘫31例。两组性别、年龄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2 治疗方法两组均用中药治疗。白芍20g,白附子6g,白芷15g,蝉蜕15g,僵蚕15g,全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界中医药》2017年12期
世界中医药

中药联合针刺治疗退变性腰椎管狭窄症的研究

退变性腰椎管狭窄症(Degenerative Lumbar Spi-nal Stenosis,DLSS)是因腰椎的骨质及椎间盘发生退行性改变,腰椎中央管、神经根管和椎间孔狭窄,导致硬膜囊及脊神经受压,而出现腰腿痛、间歇性跛行和下肢麻木等临床症状[1],多发于中老年人,发病率高达1.7%~10%,占椎管内疾病的第2位,仅次于腰椎间盘突出症[2]。随着人类社会老龄化的发展,脊柱退变人群日益增多,腰椎退变导致的腰椎管狭窄症的发病率也逐渐增加[3]。退变性腰椎管狭窄症的治疗方案有很多,但临床上至今未形成明确统一的治疗标准[4]。中医治疗是一种重要的非手术治疗手段,具有独特优势,在临床上应用越来越普遍,有效果明显,不良反应小,容易操作等优点[5]。本实验采用中药内治和针刺治疗的中医方法对腰椎管狭窄症患者进行治疗,探索中医治疗的效果,为今后制定治疗标准提供一定依据。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本项研究选取2015年9月至2016年8月在我院就...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亚太传统医药》2018年02期
亚太传统医药

针刺为主治疗肌萎缩侧索硬化症1例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2 治疗方法ALS)因发展快、预后差而被称为渐冻人症,病理表现为上处方:嘱患者俯卧位,针刺取穴:(1)双侧曲池、肩髃、臂运动神经元损害,以肌张力增高、肌束震颤为临床表现,同臑、手三里、合谷、阳陵泉、足三里、三阴交、天井、外关、天时下运动神经元也受牵连,以肢体无力、肌肉萎缩为主要症宗、气冲、伏兔;(2)五脏俞加膈俞;(3)腹针:引气归元(中脘、状,一般无感觉障碍[1]。该病起病隐匿,发病进展缓慢,常下脘、气海、关元)、腹四关(双侧滑肉门、外陵、双侧上风湿被误诊,患者常在5年内死于并发症,如呼吸麻痹、肺部感点);(4)背部膀胱经穴拔罐。针刺以补法为主,腹针平补平染[2]。目前该病在治疗方面尚无特效方法,属于祖国医学泻,留针30min,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2个月后,患“痿证”范畴。笔者根据患者的症状体征进行辨证论治,采者右上肢、肩背部胀痛明显好转,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电子版)》2017年35期
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电子版)

中药配合针刺治疗排卵障碍性不孕症的疗效研究

排卵障碍性不孕症是因为全身疾病、内分泌障碍、卵巢疾病、丘脑-垂体-卵巢功能障碍等因素所引起的持续无排卵而导致的不孕。在女性不孕中,排卵障碍性不孕症的占比大约为25%[1]。本文主要分析了中药配合针刺治疗排卵障碍性不孕症的疗效,具体研究报道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将我院2014年2月~2016年3月收治的120例排卵障碍性不孕症患者作为本研究对象;全部患者均满足排卵障碍性不孕症的相关标准[2];并排除严重原发性疾病患者、精神疾病患者等。随机将其分成对照组和实验组,每组患者均为60例。对照组年龄为23~39岁,平均为(30.3±2.5)岁;病程为2~9年,平均为(3.8±0.6)年;18例患者为继发性不孕,42例患者为原发性不孕。实验组年龄为22~41岁,平均为(30.1±2.2)岁;病程为2~10年,平均为(4.1±0.8)年;16例患者为继发性不孕,44例患者为原发性不孕。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