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阿司匹林:老产品期待新工艺

阿司匹林是最重要的解热镇痛药之一。目前,全世界阿司匹林原料药产量已达5万吨左右,年产片剂1000多亿片。多年来,阿司匹林一直是我国解热镇痛药的支柱产品之一,年产量达1万多吨;也是我国医药原料药出口的大宗产品,2005年的出口量为7522吨,出口金额达到2055万美元。$$  经过几十年的生产实践,阿司匹林的生产已经形成了一套十分成熟的工艺:以苯酚为原料,经过和二氧化碳的羧化反应,生成水杨酸,升华后得到升华水杨酸,再采用醋酐-醋酸法,将水杨酸和醋酐进行酰化反应,最终得到乙酰水杨酸,即阿司匹林。多年来,这条生产工艺基本没有什么变化。由于该工艺不复杂,收率、成本等也较为理想,国内外生产企业几十年来基本都按照这条工艺路线进行生产,国内外科研机构、生产厂商对其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工作做得不多,这方面的专利以及研究论文也较为少见。$$  进入21世纪后,在新的形势下,由于对绿色、环保、节能等的重视程度提高,业界对阿司匹林几十年来沿用的生产工艺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心血管病防治知识(科普版)》2018年12期
心血管病防治知识(科普版)

重新思考低剂量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每片比较便宜,不还没有多少大型试验是专门针对需要处方,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这些人的。是救命药。但每天服用低剂量的阿司匹林:利与弊阿司匹林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意阿司匹林有助于防止血栓栓义的。目前,有三个主要的研究塞,可以预防心脏病或中风的发检测了这种被广泛使用的药物的作好处和风险,可能会重新定义谁。但这种保护作用还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增加出血的风险应该服用阿司匹林的建议。。从微小的风险(明显的瘀伤)到阿司匹林仍然是预防心脏病更严重但罕见的并发症,如脑部发作或治疗中风的基础用药。但出血,都是有可能的心脏病风险中低程度的人是否应。阿司匹林也会刺激胃粘膜,因此对于经常该服用阿司匹林,这个问题真的服用阿司匹林的人来说,胃肠道很重要。在我国,数以千万计的出血是一个关键问题人属于低风险人群。。到目前为止,对于已知患有心脏病的人同。这项研究发表在8月的《新英(即那些已经经历过心脏病发作或格兰医学杂志》上。某种中风的人)每天服用低剂量发表在8...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心血管病防治知识(科普版)》2019年01期
心血管病防治知识(科普版)

预防性服用阿司匹林有必要吗?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9月在网上发表的一项研究论文显示,对于健康的成年人来说,每天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带来的健康风险可能大于获益。这项研究始于2010年,研究对象包括美国和澳大利亚1.9万余名65岁以上的成年人,他们没有心血管疾病、痴呆,研究对象平均随访时间长达4.7年。研究人员发现,每天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并不能预防痴呆。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的受试者与未服用阿司匹林的对照组的心血管事件发生率(如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相似。虽然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临床医学》2019年03期
现代临床医学

浅析阿司匹林在肿瘤防治中的应用

从19世纪开始,阿司匹林的解热、镇痛、抗炎作用逐渐用于临床工作,作为医学史上三大经典药物之一,迄今已应用百余年。在2013年阿司匹林国际专题会议上,除了其作为预防动脉粥样硬化药物被提及外,在多种肿瘤的预防、治疗等方面,阿司匹林也得到了极大的关注[1]。本文通过概述阿司匹林的作用机制,浅析阿司匹林在肿瘤中的抗炎、止痛、抗肿瘤等方面的作用,并为其在控制肿瘤相关性炎症上发挥更大作用提供一些思路。1 阿司匹林的作用机制1.1 抑制环氧合酶环氧合酶(COX)为前列腺素(PG)合成酶,分为COX-1和COX-2。COX-1多于静息细胞中少量存在,COX-2作为一种诱导酶可诱导催化花生四烯酸(AA)生成一系列内源性PG,是合成PG的限速酶。COX在正常情况下不表达,但是在炎症细胞因子、生长因子、促肿瘤因子等的刺激下,其蛋白表达含量急剧增加,从而使PG类物质增加,促进肿瘤细胞增殖,并抑制其凋亡。而阿司匹林可抑制COX的活性,减少PG类物质的产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人健康》2018年23期
人人健康

什么人需要长期服用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作为世纪经典老药,正确看待它需要防★糖尿病同时有蛋白尿者。止两个极端,一个是过度神话,一个是过度贬低。过度★同时有高血压和糖尿病者。这一点不难理解,神话就是把它当作无所不能的神药,宣传男性45岁以高血压和糖尿病两大危险因素合并,服用阿司匹林理上、女性55岁以上,不管有没有“三高”等危险因素,为所当然。预防心脑血管病(一级预防)都可吃阿司匹林,甚至还★有一个程度严重的危险因素如家族性高胆固能预防肠癌,这显然是过度夸大药物的适应症。醇血症、低密度脂蛋白水平非常高(4.921毫摩尔/升另一个极端,就是过度贬低,比如最近阿司匹林以上、)、高血压程度非常重如高血压III级,都需要服走下神坛的消息广泛流传,很多长期服用阿司匹林的用阿司匹林。这里注意,只要有一个严重的指标,都需人也提出质疑,我到底还需不需再吃阿司匹林?甚至要服用阿司匹林。有心梗或有脑梗病史的人也产生动摇,是否不能吃阿★曾经发生过心肌梗死或缺血性卒中的患者,需司匹林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老年世界》2019年01期
老年世界

阿司匹林走下神坛了吗

争论早已存在阿司匹林是世界上最常用,也是历史最悠久的一种药。1897年,阿司匹林由德国拜耳公司原创合成,两年后上市。起初,它被用作止痛消炎药,直到20世纪中期,阿司匹林的抗血小板聚集效应才被发现。1980年和1985年,美国分别批准卒中和心肌梗死后应用阿司匹林。因为解热镇痛、抗炎、抗凝效果好,价格低廉,在中国,阿司匹林几乎成了家家必备的常用药。广大民众也注意到了,近20年来,在各种市场营销推广下,服用阿司匹林仿佛饮水一样安全。甚至有“专家”在养生保健节目里建议,所有老年朋友长期服用小剂量阿司匹林,有病治病,无病强身。这显然是荒谬的,阿司匹林并非保健品,而是治疗用药。风波缘起于2018年8月欧洲心脏病学会年会上,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的两项大型临床试验报告。牛津大学组织的试验从2005年开始,招募了1.5万余名40岁以上的糖尿病患者。在7年多的时间里,虽然阿司匹林让严重心血管病风险降低了12%,但同时却让大出血的发生风险上升了29%。...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