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经》如何新解?

先秦时期的北方民歌总集《诗经》,在其被搜集整理之前就是入乐歌唱的形式,但辑录者限于当时记谱方式的局限,放弃了音乐部分的记载,致使这些歌在后世的很多时间里多用于诵读、吟咏,而非其本原的唱颂形式。自20世纪“西乐东渐”以后,为《诗经》配曲成为歌曲作家的兴趣之一,尤其在近年来的“发扬传统经典文化”语境中,赵季平、叶小钢、谷建芬等以《诗经》为词谱写新曲,已成为音乐会中的常见曲目。但它们多是见于学术型音乐会中,大众对这些探索知之者甚少。如何探索雅俗共赏,尤其是大众喜爱的新的《诗经》解读方式,成为新时代艺术工作者思考选题之一。近日,文学家、词作家林子创作的“取意诗经”系列作品在试演后引起人们的关注,其以原典为基础,但不拘泥于原词束缚的新解,得到了大众的点赞,它们在上海徐汇区的演出吸引了600余名当地居民和白领人士。新解的成功,是应和新时代文化发展形势之需,又极具较多新颖之处,其探索或可借鉴良多。$$首先是打破原词的羁绊,以今人的语法取其意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音乐周报2019-07-31
《文化学刊》2019年09期
文化学刊

浅论《诗经》中时间推移的描写

一、时间推移描写的类型(一)直接叙写《诗经》中有少部分直接叙写时间推移的诗歌,其中最明显的是《豳风·七月》,直接点明月份,通过时间的转换表现西周早期社会人们的辛勤劳动与生活情况。与此相似,《小雅·四月》中有“四月维夏,六月徂暑”“秋日凄凄”“冬日烈烈”的描写。方玉润《诗经原始》中“故自夏徂秋,由秋而冬,历时三序,始抵南国”[1]的描述认为此诗直接表现了时间的推移。《豳风·东山》则是直接说出“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的话语,以此表明时间的流逝。《小雅·小明》中“昔我往矣,日月方除。曷云其还,岁聿云莫”及《唐风·蟋蟀》中“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则感叹时光的易逝,表现时光流逝的叹惋。《唐风·葛生》则说“百岁之后,归于其居”,用此承诺表达对逝者深沉的爱和无限的怀念之情。(二)借物候变化叙写一是以植物的生长变化叙写时间的推移。《卫风·氓》中“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桑之落矣,其黄而陨”通过桑叶的变化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诗经》翻译中的变异

要准确地翻译经典,翻译过程中的训诂努力是必然要付出的,我们可以称之为翻译训诂。我们对各种经典的译本进行考查证明,中外译者在各自翻译过程中的训诂努力确实存在,如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1796—1857)、理雅各(James legge,1815—1897)等;但是,偏离性的解读和翻译却是所有经典翻译的主旋律,这包括理雅各的各种译本。翻译过程中对经典内容的偏离,表现为一种倾向性。这种倾向性渗透力很强,从儒家经典的主题、功能到文本结构、内容、字句,都会受到它的动力作用而遭到显性或隐性改写。翻译倾向性的原动力在哪里?勒菲弗尔(AndréLefevere)指出,它就在译者的生活背景里,其中有意识形态、诗学和赞助人三个因素。而根据我们对儒家经典各译本的研究,我们认为,以上三种因素是比较具体和直接的,除此以外,还有更深层的动力,那就是文化传统的巨大惯性,还有社会发展的内在需求和动力。事实上,一种文化传统中的东西旅...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2019年01期
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

《诗经》中女性美学探析

《诗经》在我国文学史中占有重要地位,其蕴含着丰富的美学思想,其中女性美更是十分突出。诗中塑造出的众多女性形象,有着自己鲜明的特点,渗透着多角度的美学观念。本文探究《诗经》中女性在外在方面、内在方面以及情感方面的美,凸显女性的古典韵味。一、《诗经》中的女性“形象美”从美学角度分析,美是人本质力量的外显,而外在美是人们可以直接感受到的美[1]。《诗经》中从外在方面描写女性美的诗歌主要集中在《国风》篇中,而其通常是从发饰、容颜以及体态三方面描绘女性之美。(一)女性发饰之美古语云:“女为悦己者容。”在女性打扮过程中,发饰是表现女性形象美的一个重要方式。《诗经》中描绘出的女性,其头发通常具有卷曲、浓密或是垂直的特点,这些特点都是天生的。女性要想突出自身的美,大多通过各式各样的发型来展现。例如《小雅·都人士》中就对女性发饰进行了重点且详细描写。这首诗主要是通过对以往京城贵族言语、容止以及衣着等进行描写,抒发对昔日京城人物仪容的怀念之情。诗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古典文学知识》2019年03期
古典文学知识

诗的名称和《诗经》的创作

《诗经》曾为五经之首,长期以来诗云就是王道精神的体现。新近几十年来,我们从文体学角度将其定位为第一部诗歌总集,是我国诗歌的源头。我国文学以诗文为本位,《诗经》的地位当然就很重要了。一般将《诗经》的成书说成是搜集,有献诗、陈诗、采诗说。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结论,《诗经》是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五百多年间的作品。但是,这样的表述不太准确。礼乐是古代圣贤治理国家最理想的方式,目的是长治久安,礼为天地之序,作乐以应天,作礼以配地。《诗经》是礼乐作品,就是按照这样的目的制作的。但“五帝之不同礼,三王亦又不同乐”,因此礼乐有一个动态调整的机制,所以《诗经》有不同的版本。后人发现的逸诗是《诗经》之外的无算乐,而不是《诗经》的逸失。根据《尚书》,尧舜禅让时候用的乐是《卿云歌》,诗的名称出自舜,是三大礼之一,而礼乐代表国家意志,因此礼乐征伐自天子出,诗的概念产生后,歌就作为个人或民间表达的艺术形式了。春秋时候孔子还强调,只有天下无道,礼乐征伐才自诸侯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9年05期
中国民族博览

《诗经》中女性意识探析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千百年来为众人多层次、广角度竞相解读。其中,描写女性的诗歌约占三分之一:有情思初生、绵密悠长的少女,有新婚燕尔、浓情意蜜的贤妻,有连年乱战、被迫分离的思妇,有爱情破裂、痛彻心扉的弃妇……她们或情思婉转、或大胆主动,或坚毅果敢,凸显出强烈的女性意识,既有丰富的历史渊源,也为后世带来深远影响。一、女性意识概述“所谓女性意识,一方面源于女性特有的生理和心理机制,在体验与感受外部世界时有着自己独特的方式和角度,这实际上是一种性别意识,这时它更多地属于自然属性的范畴;另一方面,它又与人类社会的发展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不同的社会历史阶段决定着女性意识发展的不同层次和不同的历史内容。”从历史学、语言学、民俗文化学等角度,对女性情感、婚姻、劳作、生活等进行多元解读,研究女性的时代定位、社会地位和观念转变,对文学作品的内涵研究,以及后世激发女性潜能、发挥女性才智、引领巾帼建功等都有借鉴意义。二、《诗经》中女性意识的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