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云南腌菜大鳄张建林转战滇西

正当农产品价格攀升和青菜处于淡季之际,坐阵昆明的张建林突然赶赴滇西。$$他给出两张采购清单:昆明每公斤大青菜在旺季是0.35元,大理是0 20元;而在淡季则分别上升至0.70元和0.60元左右。$$从这两张清单里,采购青菜成本差在0.10元左右,就是这0.1元人民币的成本悬殊,让从事腌菜加工的张建林决定转战滇西,坐阵弥渡施展拳脚。$$产业链与成本之战$$“10多年的青菜等采购加工,累计下来也在50万吨左右。”$$随着蔬菜价格的上涨,算算成本和如何将“张氏建林”牌酸腌菜系列品牌做响,张建林决定回老家弥渡,充分抓住该县建设滇西100万亩蔬菜供应基地机会,面向整个滇西地区发力。$$张建林描述着他的“产业链”:“公司+基地+农户,协会的模式”,年产量达5万吨以上,走“大工厂、大基地、大发展”之路。$$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原在昆明城西靠采购全省蔬菜加工张氏酸腌菜发家的张建林,从弥渡农民变成融入大城市的生意人。$$很长一段时间,张建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部大开发》2005年09期
西部大开发

张建林替谁背黑锅?

_____.___一—一卜) 蜻边县镇靖乡榆沟村张建林,三年 被县法院拘留了3次,这在当地成了人人 皆知的新闻,用当地人的话来说是张建 林被关了3次禁闭,其实张建林并没有干 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只不过是自己 不留心掉进只角债漩涡,一时间难以仲 脱罢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谁都 知道,张建林也想给债主把钱还_L,几 年来一直想方设法要求欠自己钱的“债 务人”还钱,“债务人”却毫不理会, 而张建林的债主不愿再等.一纸诉状告 上法庭,法院判决限期还债,到期不还 禁闭伺候。于是,便有了张建林连年被 拘留的结果。.知情的都说张建林太冤, 太傻,可是法院依法办事照拘不误。 这又是一起见怪不怪的三角债纠 纷。其实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使张建 林陷人三角债纠纷的正是年财政收刀曾 长很快的陕西夕青边县有关部门。.三角债 的源头要从张建林任榆沟村支部书呈即寸 承建的三个农业项目诊袍。 靖边县镇靖乡榆沟村是个有1800人 的大村,跟许许多多村子一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财税与会计》1994年06期
浙江财税与会计

廉政建设的带头人——记诸暨市城关第一财税所所长张建林

提起张建林,人们都说他是一名廉洁自律、过得硬的所长。我们曾多次找他了解,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事也巧合,今年因张建林所在的所搞税收征管改革有较大的动作。前些日子,我们去了解情况,走进他的办公室,见他正在粘贴一些票子。我们进去,他就忙着收拾。正好电话响了,我们趁他接电话之际,翻阅这些票子,有过了期的礼券、购物券、节日券、水果票、水产票等,名目繁多。我们打开笔记本摘录时,他一把拿了回去,并说“这是应该做到的事,没有什么好宣传的、”我们就问他:“这些票子你包起来做什么?”他回答很干脆:“这包东西,我等到新老交替时,移交给新所长,希望他把廉政的传统发扬光大”。怀着钦佩之情,我们对张所长的拒腐倡廉事迹作了进一步了解。 1984年,组织安徘张建林任城关财税所所长。上任伊始,他珍惜组织上对他的信任,更珍惜自己的职业。他深深懂得:一个财税所要树立清廉之风,致廉首在治吏,治吏重在自律,律己以服人,身先以率人的道理。因此,一直格守“所长一任,以廉为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朔方》1985年08期
朔方

张建林案件始末

就象蛛路沿线的许多小车站二样,这个仅有一名创家正式职工、四名临时工和副业工的生猪购销站,也是前不着村、后不巴店,孤零零地座落在旷野中间。如果有人来交猪,人喊猪叫,还会带来一些生气。要是没有人交臻高高的围墙里,九个人匀惯性地做着各自的工作。院子里两排杨树的叶子哗哗的响声更显得冷清。说起来,这里离县城并不算远,只有二十多里,但中途一道黄河拦腰把路幼断,等船的时间往往超过行路的时间。这样一个在县级行政区划图上都难得找到的地方,谁都会认为无足轻重,不值一撼但是,你怎么也不能断定这个小小的购销站就不会蹦出出类拔萃、身手不凡之人来!’1 绿衣使者也许很少想过贴八分钱邮票的信将给人们带来科么,报喜?报忧?当邮递员把一封信送给中宁县食品公司领导时,他也不会想到那是一封揭发信。揭发的对象就是开头所说的那个购销站一石空生猪购销站站长、全站唯一的国家正式职工张建林。 揭发张建林?要说揭发别儿公司领导或许还查问一番,但对张建林,他们是太熟悉了。这个人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朔方》1985年08期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2年04期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开封教育学院张建林作品

~~开封教育学院张建林作品@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职业》2011年36期
职业

职教内涵解语人——访金华市第一中等职业学校校长张建林

五年,实在不能算是一段太长的岁月。相比五十年的厚重校史,它显然年轻得尚有些单薄;相比廿五载的职教耕耘,它似乎短暂得略有些倏然。半辈子从事职业教育,五年不过浮华掠影,他直言这是一个艰苦与诱惑并存的过程,站在新征程的起点继往开来,他从未后悔过自己的选择。且行且思,他一直在思考职业教育的内涵突围,他就是张建林——金华市第一中等职业学校校长。酒过三巡,送走一拨拨来宾与校友,脸泛红光的张建林好不容易有闲暇可以坐下来喝一口浓茶。“天公作美,总算一切顺利。”吁了一口气,张建林忍不住感慨一个上午的忙碌与担忧,“太阳没出来之前,我整颗心都悬在那里!为了确保校庆典礼能够万无一失,连浙江省首席气象预报员都出动了!”就在金华市第一中等职业学校建校五十周年庆典活动的前一天,绵密的雨丝一直笼罩着金华这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直到校庆典礼开始之前,淅沥的小雨都没有想要停止的意思。然而就像美丽的童话一般,阳光与国旗一同升起,也驱散了张建林心中的阴霾,长达两年的准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职业》2011年3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