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云南茶香四溢待有时

云南是世界茶树起源的中心,茶叶种植史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在过去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滇茶悠韵伴随着古滇国的兴衰在云南经贸、民族文化交流与发展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历史渊源,当时间的车轮走到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云南也顺理成章成为了我国茶叶最重要的种植基地之一。目前我省茶叶的种植面积达到239万亩,居全国第一,1999年茶叶总产量达7.3万吨,名列全国第三位,然而就是拥有着如此辉煌成绩的云南茶叶,当我们冷静地观察它时却发现,与滇茶历史悠久的盛誉和在全国茶产业中的地位极不协调的是,云南茶叶在国内市场中并没有占有应有的市场份额。$$由于我省茶叶种植90%以上是大宗茶,再加上茶产业长期粗放式的发展,我省茶产业形成了,产业发展水平低,产品种类单一,档次不高,销售脱节的现状。多年来,在积极的产业发展政策下,尽管云南茶叶的种植面积和产量,连年都在保持直线上升,但是其产值却一直难以提高。以去年为例,去年我省7.3万吨的茶叶总产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云南日报2000-06-21
《中国食品》2017年07期
中国食品

迎来第三次发展浪潮 云南茶产业浴火重生逐渐复苏

2016年是普洱茶行业礼崩乐坏的一年。礼崩乐坏并不意味着行业无可救药,相反则是解构与重构之表现,行业全新的治理逻辑将在深度震荡中诞生。以此展望2017年,其是浴火重生的一年,孕育着全新的希望。在笔者看来,2017年就相当于云南茶业的2009年。普洱茶市场在2007年6月份整体崩盘之后,从2007年的下半年到整个2008年都是寒冬。但真的猛士已经在破冰,并于2009年感受到了春江水暖。虽然整个行业的复苏是在2011年,但先行先试者早在2009年就摸索出行业未来之趋势,并及时调整企业战略布局,从而推动了古树茶热、品牌茶热之第二次浪潮。以此观之,笔者认为,2017年是云南茶产业第三次浪潮的发力之年,其真正形成气候还得到2019年,甚至2020年。接下来,我们先来复盘2016年,再来展望2017年。2016年的礼崩乐坏这是礼崩乐坏的年代:西双版纳是重灾区,终端根本卖不动货,西双版纳还在乱炒原料。许多茶企在做小订单代工,据说2016年的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云南林业》1989年02期
云南林业

林则徐赞云南茶花

茶花历来受到人们的喜爱,郭沫若同志来昆明,赋诗赞颂它胜过国色天香的牡丹。其诗云:“艳说茶花是省花,今来始见满城霞。人人都道牡丹好,我看牡丹不及茶”。古往今来,称赞过茶花的人不少,其中林则徐就是较有名气的人物毛一。 林则徐(1785—185()年),字少穆,福建侯官 (今问侯)人,进士。他是中国近代史上最著名的人物之一,爱国主义者.民族英雄,鸦片战争时期主战派的领袖。腐败的清王朝曾一度将他革职,充军新疆,后又重新启用他任云贵总督二年(1847—1849年)同年因病解职回原籍,次年病故。 1849年农历正月十七,林则徐邀约友人春游昆明廊外的万寿寺,时正值寺内的山茶怒放。总替林则徐不觉大喜,于是在寺内题诗一首赞山茶。诗题名为《已酉上元后二日邀程晴峰同年、廖韵楼前辈、保绍庭刺史、李桥东、杨平阶两明府万寿寺看茶花有作》。全诗56句,算首长诗。作者先以“淇中四时常见花,经冬尤喜红山茶”、“奇观首数塔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普洱》2019年01期
普洱

云南茶山游的十大竞争力和五点思考

古有茶马古道将普洱茶带到全国各地,今可借一带一路使云茶走向全球,让全世界茶友喜欢中国茶,热爱云南茶。云南茶旅有众多优势,但也需要重点宣传推广和规范体系,形成独具特色的茶旅,助推云南茶产业的大发展。云南茶山游的十大核心竞争力1/云云南南是是世世界界茶公树认的的起茶源树地|起源地,在临沧、普洱、西双版纳、保山、德宏等州市分布着众多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茶树。普洱镇沅千家寨2700年左右的野生茶王树,普洱邦崴1000年左右的过渡型茶王树,以及凤庆香竹箐的大茶树像一颗颗珍珠散落在彩云之南云岭大地。野生型、过渡型(或称中间型)、栽培型古茶树的存在完整地记录了茶树的进化史,也让云南成为无可争议的世界茶源。2/云普南洱是景世迈界山上万连亩片古古茶茶园园,最勐多海的贺地开方|近万亩古茶园以及临沧勐库大雪山世界海拔最高的树龄2000多年的古茶树群落都成为无数爱茶人的朝圣胜地。易武茶山、布朗茶山、勐宋茶山、南糯茶山、景迈茶山、勐库茶山、邦东茶山等众多...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普洱》2019年01期
《普洱》2012年03期
普洱

云南茶民国遗产

19训年,昆明街失等待拉人的的坦车19月不!毛,{t却月街丈一于顶仁袍的女人100年前,公元1912年(民国元年),民国肇始。今天,无论我们怎样评论民国、都不得不承认,中国现代化历程上一个标志性的重要跨越。从此,这是中国的一切事物,包括云南茶,在长达数十年时光里都开始打上了民主共和的新时代标签。从1912年到1949年的37年时光里,云南茶的脚步是仓促的。这37年时光里,云南茶的产业化瞒姗起步,到上个世纪40年代激情飞扬,留下了浓重而短暂的繁荣印记,然后又突然间凄凉收场,开始了另一个年代的沉寂与繁华。如今,全面而深入地回眸和梳理那个年代的云南茶,是一个严肃而复杂的学术问题,值得出几本专著,而这,不是我们这里所能做到的。这里,我们只能本着尊重和珍惜历史的态度,尽量从“好的”万面看,粗略扫描一下民国年间云南茶留给我们今日的遗产。而当我们以这样的态度盘点云南茶民国遗产,我们依然会欣慰地感受到:因为有过去,今日,我们依然享受着时光的厚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普洱》2012年03期
《河北经贸大学学报》2018年05期
河北经贸大学学报

民国时期云南茶业竞争力和提升路径

我国是茶叶的发源地,也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茶叶生产国。鸦片战争以后,我国的茶叶产量一度垄断了世界茶叶市场成为我国对外贸易之大宗商品。民国时期,福建、浙江、安徽、两湖等地区的茶叶处于第一方阵,占到生产和出口的大部分,江西、四川、河南等处于第二方阵。据不完全统计,“1840年全国产茶5.0万吨,出口1.9万吨,截至1886年全国生产和出口量分别达到25.0万吨和13.41万吨,产量增长4倍,出口量增长6.06倍。茶叶出口的商品化率也由38%上升至53.7%”(1)。此后,由于政治和经济、技术、市场等原因,“国内茶叶价格大跌、茶农弃植、茶商亏折、茶行倒闭,其时,茶农、茶商每十户就有八九家因茶而破家”(2)。此后,中国茶业开始陷入持续的衰落中,1949年我国茶叶生产为4.1吨,对外茶叶出口量仅为0.9万吨(1)。然而,相较于全国茶业态势,抗战前云南茶业处于持续发展中,不仅没有明显的衰退,甚至有了缓慢的增长,这种情况与当时宏观产业环境颇有不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