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工艺精湛的古滇国金器

20世纪考古发现的古滇国墓葬中,以青铜器数量最多。此外还有其它一些质地的器物,如金器,数量虽不多,但内容却极为丰富、精彩,引人入胜。$$古代云南境内产黄金,对此文书中有记载,正所谓“金银畜产之富”。(《后汉书·西南夷传》)黄金原料的保障,促使古滇国时期(尤其是中后期)金器制作达到了一定的水平,“金器大多为锻打成型,有的先经锻打,再用切割、拉拔、扭曲、模压等工艺,制成不同形状和用途的装饰品。”(张增祺《滇国与滇文化》)从目前发现的情况来看,滇国境内出土的金器大致可以分为饰品、兵器具和印符等几类。$$除了人们熟知的“滇王之印”外,还有以下多件金器:$$金钏:呈圆形,直径6.5厘米,晋宁石寨山出土,断代为西汉时期。用薄金片打制而成,造型精巧,现珍藏于云南省博物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云南日报2004-04-05
《玉溪师范学院学报》2010年10期
玉溪师范学院学报

古滇国青铜器舞蹈图像研究综述

一、古滇国青铜器舞蹈图像研究的价值自20世纪50年代晋宁石寨山首次考古发掘以来,出土文物上万件,其中大量形制不同的青铜器震惊世人,国内外学者对其独具风格、高度发达的青铜文化予以较多的关注,一个湮没于地下两千多年的古滇王国被唤醒。目前,各专家学者从考古学、历史学、民族学的角度对青铜遗存所反映的文化特征、文化分期、文化命名和文化现象,特别是对该遗存中有代表性的器物如铜鼓、贮贝器等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探讨。②这种研究取向主导了30多年的滇文化研究趋势。但舞蹈艺术方面的研究成果却少之甚少,即使是涉及到舞蹈纹饰、图像的研究也多是运用考古学方法而非从舞蹈本体上行进探索。因此,结合舞蹈学研究方法对青铜遗存中舞蹈图像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首先,通过对青铜器舞蹈图像的研究,可以清晰地看到,在云南民族舞蹈的发展历程中,青铜时代的舞蹈艺术占有重要地位。而且,从这些图像中所看到的古滇国舞蹈,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上都显得繁复丰富,并...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全国新书目》1998年10期
全国新书目

《滇国与滇文化》

《滇国与滇文化》一书,为全面、系统论述滇国及其文化的大型专著。该书通过大量考古资料、文献记载和民族学材料,对古代滇国的生产、生活、军事、宗教信仰、风俗习惯、民族成分、社会性质,文化艺术以及滇文化与中原地区汉文化及周边文化的关系,作了多层次的探讨,再现了2000多年前滇国居民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生活。 本书作者为张增棋,由云南美术出版社出版。全书共50万字,81张插图,100张彩照,图文并茂、结构严谨、材料充实、观点新颖、论理清晰,为目前滇国与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民族艺术研究》1997年03期
民族艺术研究

滇国蛇文化

一一.蛇边扣饰蛇形搂孔器⑤圃圃圈羹回蹈回回【‘-蜜金蛇头剑柄蛇头器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史学史研究》1989年01期
史学史研究

古滇国、夜郎考

(一)滇国 (l)滇国以首都在“滇”而得名 《史记·西南夷列传》说,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汉武帝派遣使臣人“西南夷”地区,“滇王与使者言日:‘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使者还,因盛言滇大国,足事亲附”。可见当时滇国是一个闭关自守的独立王国。 何以称之为“滇国”?《史记·西南夷列传》说:“始楚威王时(公元前339至公元前329年),使将军庄娇将兵循江上,略巴、黔中以西。·”一矫至滇池,方三百里,旁平地,肥浇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则滇国境内有滇池。河以称之为滇池?《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说,滇国境内“有池,周回二百余里,水源深广,而末更浅狭,有似倒流,故谓之滇池。”此以“滇”为“巅倒”之“巅”,是从汉语出发的望文生训,不足以为据。“滇”出自少数民族语无疑。因当时当地还没有汉族。彝语称山间平起为“滇”,后或写作“甸”。今云南境内以“甸”为名之地不少。如鲁甸、寻甸、倘甸、花甸、荞甸等等...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云南社会科学》1983年04期
云南社会科学

古滇国始末小议

现存滇国史料,既无开国故事,又无王族世系,滇王之名亦仅存庄吊、尝羌二人,滇国始末更无记载。 我们所说的滇国,是指作为阶级统治的机关,存在于滇池地区的奴隶制政权而言的,并不拘于其统治者是甚么民族。以此立论,滇国之始当早于庄踌王滇,依据如下: 从史情看,第一个记滇国史事的司马迁在其《西南夷列传》中说,庄孺“以兵威定属楚”,“变服,从其俗以长之。”这里的“俗”主要指的是政治制度,’即奴隶制。正因为有奴隶制政权的存在,庄墉才须“以兵威定”,他显然不是滇国的第一代王。 从史料看,庄踌留滇为王,是因“秦夺楚黔中地,无路得归”,各志均无异说。秦夺楚黔中地是公元前二八O年,则庄孺为楚顷襄王(前二九八年至前二六三年)所遣,这离滇王降汉还不足两个世纪。然庄晤史事的记载,又多有超此时限的说法。如《常志》说庄毋“分侯支党,传数百年”。“分侯支党”是“靡莫之属”“同姓相扶”的部落联盟的同义语,绝不可能是“从其俗”的外来将领庄晴所能办到的;且不足两世纪的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