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长雄野生稻地下茎基因克隆和功能验证”项目启动

本报讯 (记者 陈云芬)近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云南省人民政府联合基金(简称NSFC—云南联合基金)2008年度项目“长雄野生稻地下茎基因Rhz2、...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云南日报2009-01-16
《语文教学与研究》2006年03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杨长雄形象多硬伤

人教版高中《语文》独幕讽刺喜剧《三块钱国币》中的主人公杨长雄是作家丁西林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塑造的一个“见义勇为”、“能言善辩”、“有着许多年轻人爱管闲事之美德”的大学生形象。这是个正面人物形象。但是笔者看到,这一个正面人物形象的身上竟存有多处硬伤。“硬伤”一:“斗争”不近人情。“碎瓶事件”的受害人本是吴太太,只因吴太太是所谓的“阔人”。“阔人”也是人啊,“阔人”也有人的情感世界。杨长雄怎不关注吴太太心爱的花瓶被打碎后的烦恼心情和一般女人具有心胸狭窄的特点这种情况,而一味地与吴太太作对,向她“火上加油”呢?如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06年17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三处“下棋”该怎么理解

丁西林的独幕剧《三块钱国币》中,隐去了女佣打碎花瓶的情节,直接展开吴太太、杨长雄二人之间的争吵——女佣该不该赔花瓶。这就使得矛盾从演出开始就趋于激化,在杨长雄和吴太太争执不下之际,让杨长雄的朋友成众出面,推杨下棋。剧中共三处“下棋”在当时的场景中,表达的意思都不同,特别是第三处这六个“下棋”对我们理解剧情了解人物性格和拓展思路很有帮助。第一处:开始,吴太太的唠叨和胡搅蛮缠,对生活现状的抱怨。并说:“打破了我的东西,不赔!还有旁人帮助,说不应该赔。我倒要听听这个大道理。”吴太太显然是要强迫杨长雄发言,杨对吴的吝啬不满,正准备与吴太太理论的时候,成众拿着一盒象棋,走到杨长雄的面前说:“下棋,下棋。”在杨、吴二人互不满意时,眼看就要产生口角,成众的出现,并督促“下棋”,使矛盾缓和。第二处:当杨长雄揭露吴太太的所作所为,吴太太竟然搜查了女拥的全身,已经到了侵犯人权的地步,吴太太对杨长雄说:“那不用你担心,你等着看好了。”吴太太知道李嫂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08年29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杨长雄:正义掩盖下的伪善

人教版《教师教学用书》在《三块钱国币》“人物形象分析”中这样写道:“杨长雄有极强的正义感和同情心,是和吴太太相对照的人物形象。他随学校从沦陷区来到内地,火热的民族斗争熏陶的他,能言善辩,见义勇为,有年轻人爱管闲事之美德。”话虽这样说,我还是就杨长雄的性格谈几点不同的看法。其一,杨长雄初善终悖,南辕北辙,有“善”之名,而无“善”之实。吴太太与李嫂的矛盾,本来与杨无关,就跟群众一样,置身事外,也无大错;但他参与其中,反映出他同情弱者,打抱不平的可贵特点,应该值得肯定。随着情节的发展,言辞激烈交锋之后,杨并没有从实际行动上援助李嫂。在吴太太通过警官逼迫李嫂当包裹的情形下,杨还是不为所动,最后还是当铺的少奶奶可怜李嫂,不仅没当包裹,反而资助了她三块钱帮她解决了难题。杨呢,还不依不饶,砸碎另一只花瓶,奉上三块钱,他自己反正出了三块钱,就是不愿施舍给李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一看杨真的有同情心吗?一方面为李嫂的事,他与吴太太大吵特吵,一个要不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1983年04期
名作欣赏

离合

.一,,,.,气.,,.,.弋口,.勺,〕.,飞, 说是想跟人家的女儿结婚,而前来造访她隐居在远地的父亲,这或许也算得是现时的一个难得的好青年吧。一见之下,福岛就对这位名叫津田长雄的小伙子产生了好感。长雄还说要到她母亲那里去征得同意。 “不,她妈妈那里就不必去了。”福岛露出了一点惶惑的神情,“大概听久子说过吧,妻子跟我离了婚。” “哦。” “要跟我女儿久子结婚,你用不着千里跋涉哪。” “到这儿来看望您,我是乘飞机到大阪的,一父打个来回都成。” “是坐飞机来的呀。” 东京至大阪的机票要花多少,福岛对此即便并不确切地知道,也会想到这大概是一位富裕而忙碌的青年。 “要说,到我内人那里去,也通火车呀,下车就到,比这儿方便多了。”说着,福岛把眸光转向校门,看看这位青年是否让小卧车等在那里。 “在走廊里站着说话,有点礼貌不周呀、天气好的话,倒是可以在那一带边走边谈的……,, “不过,老师您不是还得上课吗?” “不,十分钟二十分钟的,就是让学...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通讯》2003年12期
语文教学通讯

《三块钱国币》中杨长雄的诡辩术

一、偷换论题剧本开头从吴太太的唠叨写起:“照道理应该照市价赔我才是”。也就是她认为李嫂应该赔钱。在这无休止的唠叨中,杨长雄“被迫抗战”:“现在我把这个道理就来讲给你听听”,“现在不幸得很,打破花瓶的是李嫂,她是你雇用的一个娘姨,她是一个低级穷人,她赔不起。三块钱在你不在乎,可以不在乎,在她……”这里他将“该不该赔钱”的论题偷偷地改成“赔得起还是赔不起”,把吴太太“可以不可以要求李嫂赔偿”的论题悄悄地换成了吴太太“可以在乎不在乎”。这是因为损坏别人的东西要赔偿是生活常理,杨长雄只好用李嫂的穷对吴太太动之以情。没想到吴太太不吃那一套:“你这话不通,什么叫做不在乎?……”所以,杨长雄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现在我要说的是一个理,事理之理。我们争的是:一个娘姨打破了主人的一件东西,应该不应该赔偿的问题。我的意见是:一个娘姨打破了主人的东西,不应当赔,主人不应该要她赔。”论题又改变了。这一次吴太太上当了。于是,吴太太和杨长雄后面就理论起“应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