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斡尔多”与昆明地名“五里多”

2009年7月21日,笔者随云南省老干部学习考察团,有机会来到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瞻仰了成吉思汗陵。因笔者在以往的云南史地研究中,曾对昆明地名“五里多”与蒙古语“斡尔多”的关系进行过探究,因此,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学习考察期间,笔者对“斡尔多”一词也较为留心关注。此间,笔者访问、考查、搜集到了一些与蒙语“斡尔多”有关的口述资料、实物资料和文献、历史等方面的资料,它们对进一步论述、考证昆明地名“五里多”的来历、含意等,提供了有价值的新材料。$$   “斡尔多”一词的含意$$   成吉思汗陵雄踞于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甘德尔草原的敖包山上。陵园正面为3个圆顶式建筑,正中圆顶大门上方书有“成吉思汗陵”几个大字,为乌兰夫同志题。入门,正殿陵顶为穹隆形,中有成吉思汗汉白玉端坐雕像,像前铺有大地毯,前置祭案。进门左殿(西殿)为3座蒙古包式白色宫帐,帐内供奉成吉思汗生前用过的“祭天奶桶”和拉力达80公斤的弓弩、马鞍等物。右殿称“陵宫东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云南日报2010-04-16
《美术大观》2011年07期
美术大观

浅析游牧民族的建筑——斡耳朵

游牧民族在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产生活方式下形成了具有草原特色、鲜明地域特点的游牧文化。游牧文化的内涵丰富,建筑文化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在其丰富的建筑文化中斡耳朵(ordo)最具特点。一、斡耳朵不同历史朝代的名称变化斡耳朵这个词在蒙古语中的含义是指宫、宫殿、宫邸。它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许多的音译法。如匈奴时期“瓯脱”,北魏时代“阿计头(或何头)”,辽代的“斡鲁朵”,元代的“斡耳朵”,同时还有窝里陀、斡里朵、翰尔多、兀鲁朵,到了现代有鄂尔多斯等多种音译法。二、斡耳朵形成的基础“游牧——即遵循畜群的生活习性及运动规律而游动式地对其放牧,人类也据此安排自己的生活。”①游牧民族根据季节、气候、草场、牲畜和人的情况,有规律地迁徙,制订一年循环游牧的线路,并在此基础上创造了具有“行国”特色的政治组织和游牧文化,主要体现在辽金元时期“捺钵”②文化,是斡耳朵建筑存在的物质和文化基础。三、斡耳朵早期的形态早期的游牧民族以狩猎、游牧并重,逐渐转变为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蒙古学资料与情报》1989年02期
蒙古学资料与情报

蒙古帝国的斡耳朵

所谓斡耳朵是指“汗与可敦居住的帐幕”,或设在其中的“宫廷”①。成吉思汗以来,即从蒙古帝国时代到元朝,汗的斡耳朵原则上是由四位主要可敦统领的四个斡耳朵组成的.例如成吉思汗时有称为“太祖四大斡耳朵”、“成吉思汗皇帝四个大斡耳朵”(《元史》卷29泰定本纪)、“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史集》第一卷第二分册,中译本第321页)的四个斡耳朵(见表1). 表1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据《元史》卷106后妃表)二咏卿开 李七台旭真太皇后、皇后六人和妃子一人 第二斡耳朵.忽兰皇后、皇后三人和妃子四人 第三斡耳朵也速皇后、_皇后六人和妃子三人 第四斡耳朵·也速干皇后、皇后六人和妃子七人 那坷通世认为这四个斡耳朵分别设在各处,在其名著《成吉思汗实录》中,分别把四个斡耳朵所在比定为雕阿兰、萨里河原野、黑林、乃蛮的旧营②。但是,正如那坷本人所述“诸史明载”但“为推论”,他未能指出推测的地域。其后,研究有关斡耳朵体系的箭内亘继承发展了那坷说,就成吉思汗之后汗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3年06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鄂尔多斯部的由来考

一、鄂尔多斯部的形成基础历史上的鄂尔多斯部落是以职业关系为纽带组合在一起的社会群体,是在成吉思汗时期创建的斡耳朵组织和怯薛组织基础上形成的特殊部落。(一)成吉思汗时期的斡耳朵组织鄂尔多斯,蒙古语词ordos的音译词,原指“宫殿群落”,后指部落名称,现为地域名称。古代有“斡耳朵”、“斡鲁朵”、“斡里朵”、“兀鲁朵”等多种音写,至清代才出现了“鄂尔多”的写法。其词义为宫帐或宫殿,是突厥、蒙古、契丹等游牧民族的皇家住所和后宫管理、继承单位,最早见于唐代古突厥文碑铭。辽朝和元朝有斡鲁朵制度或斡耳朵制度。成吉思汗时期的斡耳朵制度源于辽代的斡鲁朵制度。史载:“元初起塞外,无城郭宫室,故袭辽制,名大帐所屯,曰斡尔朵。因以后妃分属焉。历世相传。”[1](P.74)辽代的斡鲁朵制度始建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时期。史载:“太祖以迭剌部受禅,分本部为五院、六院,统以皇族,而亲卫缺然。乃立斡鲁朵法,裂州县,割户丁,以强干弱支。诒谋嗣续,世建宫卫。入则居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09年05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试析鸽子洞元朝“失剌斡耳朵九春殿”文书

一、两种录文的对比分析史学界历来对河北省滦平县鸽子洞元朝“失剌斡耳朵九春殿”文书有不同的释读,现可见的有河北隆化博物馆[1]和田淑华[2]两种差异较大的录文,有必要仔细推敲(学界许多研究成果对原始资料的分析已经比较客观、准确,本文分析这部文书的内容时将直接引用)。兹将其两文对比列表1。在录文中,上文大段残缺用“]”表示,下文大段残缺用“[”表示(见文后表1)。分析之一:宜兴州地区不曾有过“失剌斡耳朵”。“失剌”意为黄色,“斡耳朵”意为大帐、营帐,“失剌斡耳朵”即黄色的大帐。忽必烈时,由刘秉忠主持,于“上都城西草原中,仿漠北旧制建立宏大的帐殿失剌斡耳朵[”3](P.253),其“位置在上都城外[”4](P.121),可容数千人。之后,元朝历代皇帝都有自己的失剌斡耳朵,成为他们经常逗留并举行重大活动尤其是诈马宴的场所。和林曾建失剌斡耳朵,在离城不远之处,形制为帐幕,是固定的;元大都也有失剌斡耳朵。元末,顺帝经常居住在上都的失剌斡耳朵...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物》2004年05期
文物

从河北隆化鸽子洞元代文书谈元代的失剌斡耳朵

在河北省隆化县鸽子洞,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一批元代文物,其中一件墨写文书(已残) ,所书汉字有“失剌斡耳朵”(封三:2)。现简述失剌耳朵及相关问题。在元代文献中,“失剌”又写作“昔剌”,都是蒙古语“黄色”一词的音译。“斡耳朵”是蒙古语“营帐”之意。“失剌斡耳朵”就是“黄色的营帐”。在蒙古汗国时期,成吉思汗之子窝阔台汗在和林建有一座避暑用的营帐:“它的墙用格子木制成,而它的顶篷用的是织金料子,同时对它整个覆以白毡;这个地方叫昔剌斡耳朵。”(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上册,第279页)这座大帐“其中可容千人”,“从来也不拆卸收起。它的挂钩是黄金做的,帐内覆有织物”。(《史集》第2卷,第70页)元世祖忽必烈继承了蒙古汗国的传统,他在元上都城外也建造了失剌斡耳朵。马可·波罗在其《行记》中写道:“此草原中尚有别一宫殿,纯以竹茎结之,内涂以金,装饰颇为精巧……此宫殿建筑之善,结成或拆卸,为时甚短,可以完全拆成散片,运之他所,惟汗所命。结成时则用丝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物》2004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