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方龄贵先生与五华楼碑刻研究

方龄贵,1918年生,吉林省人。1938年考入西南联合大学历史系,1942年考入北京大学研究所史学部读研究生,师从姚从吾、邵循正教授专攻蒙元史。其间学会了波斯语。毕业后,在云南大学文史系任教一年,后转入国立昆明师范学院(今云南师范大学)任教,直至1987年退休。曾任云南师范大学历史系主任、校图书馆馆长,是我国著名的蒙古史、元史学家,主要著作有《元朝秘史通检》(中华书局1986年版)、《元明戏曲中的蒙古语》(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2年版)及《通制条格校注》等。$$  1972年大理古城拆除明代建筑物五华楼,将所得石料砌入球场看台。1977年,原昆明师范学院副院长、著名云南地方史专家王云教授回邓川探亲,参观大理县文化馆,发现数条元碑,得知从五华楼所出,尚有砌入球场看台者,遂去踏勘,惊喜地发现有大量宋元碑刻。回昆明后,王云先生向云南省文化局领导作了汇报。省文化局拨出6000元专款,昆明师院派出方龄贵先生与王云、潘鐇、杨德华诸先生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理文化》2006年01期
大理文化

古都千年五华楼——封面大理白族门楼之五华楼赏释

大理,是一座历经1200多年沧桑的著名古都,而城中央四亭拱托、清流环绕的一座宏大精美佳构就是史载南诏、大理国著名的五华楼。五华楼为三层一台座,全高78尺,台座高27.75尺,基座边长72.9尺,主楼建筑面积为986㎡,台基镶拱均采用厚7.5寸、长24寸、宽9寸的当地方块石,坚固而精美。台座上部四周建石扶栏;台座以上一、二楼楼台2层圆柱内夹道回廊,楼室以精美的剑川白族镂空木格子门栅围,上雕以“喜鹊登枝”、“鹿鹤同春”、“凤穿牡丹”等题材。一楼四面廊柱还镌刻悬挂有大理书法名家书写的对联。三楼除四面装有木雕花窗外,楼顶内还建有穹形藻井,藻井内雕有气韵生动的两条盘龙,势如戏珠。一、二、三层四面出檐的是木质架拱,层叠伸臂,架托有致,参差错落,鬼斧神工,四面出檐勾心斗角、八方呼应,翼若腾飞状;宝顶不采用常见的葫芦形,而返璞归真,呈现莲蓬状,紧扣五华楼高洁的蕴含,复楼的亚光灰瓦取自玉溪的华宁,精美而有沧桑感并和古城谐和益彰。凡到古都大理的人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昆明师院学报》1979年04期
昆明师院学报

《大理五华楼碑文集》拟印

碑$lJ,是研究古代史的重要资料,由于年代久远,元代以前的碑已较难求,而大理却在最近清理出原五华楼碑刻四十多块,有一定的史料价值。最近,我院王云、方龄贵等同志已捶印拓片,加以整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昆明师范学院学报》1979年04期
昆明师范学院学报

《大理五华楼碑文集》拟印

碑刻,是研究古代史的重要资料,由于年代久远,元代以前的碑已较难求,而大理却在最近清理出原五华楼碑刻四十多块,有一定的史料价值。最近,我院王云、方龄贵等同志已捶印拓片,加以整理,并作初步研究,编辑成册,拟由云南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昆明师院学报》1979年04期
昆明师院学报

大理五华楼碑清理别记

‘我于1977年访碑过大理,,在县文化馆见到几块元碑,请教馆里杨玉春、杨益清同志,始知是从五华楼拆出来的。拆除五华楼是1971年的事,出碑相当多,一部分重新砌入体育表演场看台,一部分还在原地,收回的是少数。听后觉得很可惜,因想前些年受极左思潮影响,有的文物古胁不幸遭到破坏,几碑刻损坏的更多,这批碑刻,女比能设法保护,整理付印,公之于世,对丰富地方史资料,.是一件有益的事。于是积极反映建议,引起领导机关的重视,得到专家学者的支持,省州县文化部把它列入清理计划。1979年6月,我又同史地系方龄贵、播捕、杨德华同志组成小组,赴大理参加清理,在州县部署下,与县文化馆杨玉春、杨益清同志通力协作,集中碑刻,逐一清洗泥灰,捶印拓片,历时两周,共得拓片47通,主要是墓碑,元代的占多数,还有大理国时期的,有的兼刻梵文,约半数有碑序,虽然部分残损,其资料价值仍是可贵的。」、五华楼何以会保存了这批碑刻呢?这须回溯大理建城历史。大理是云南名城,南距下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昆明师范学院学报》1979年04期
昆明师范学院学报

大理五华楼碑清理别记

我于1977年访碑过大理,在县文化馆见到几块元碑,请教馆里杨玉春、杨益清同志,始知是从五华楼拆出来的。拆除五华楼是1971年的事,出碑相当多,一部分重新砌入体育表演场看台,一部分还在原地,收回的是少数。听后觉得很可惜,因想前些年受极左思潮影响,有的文物古胁不幸遭到破坏,碑刻损坏的更多,这批碑刻,如能设法保护,整理付印,公之于世,对丰富地方史资料,‘是一件有益的事。于是积极反映建议,引起领导机关的重视,得到专家学者的支持,省州县文化部把它列入清理计划。1979年6月,我又同史地系方龄贵、潘铺、杨德华同志组成小组,赴大理参加清理,在州县部署下,与县文化馆杨玉春、杨益清同志通力协作,集中碑刻,逐一清洗泥灰,捶印拓片,历时两周,共得拓片47通,主要是墓碑,元代的占多数,还有大理国时期的,有的兼刻梵文,约半数有碑序,虽然部分残损,其资料价值仍是可贵的。 五华楼何以会保存了这批碑刻呢?这须回溯大理建城历史。大理是云南名城,南距下关15公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