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壮族学者破译“天书”引起“地震”

《白狼歌》系东汉时期的少数民族歌谣,记录在《后汉书》中。它与云南历史有着密切的关系,著名历史学家方国瑜主编的《云南史料丛刊》全文收入《白狼歌》,作为研究云南历史参考资料。李昆声著《云南艺术史》、张增棋著《滇国与滇文化》都论及《白狼歌》。《白狼歌》与云南历史关系密切,研究云南历史不能不研究《白狼歌》。$$《白狼歌》共有44句176字。鉴于它在云南历史中的重要地位,明朝以来代有学者研究,终未能破译全文。以后各朝各代很多学者对它进行了研究、翻译,但是都只能翻译其中一部分。方国瑜、和志武先生研究指出:“从对译的音义来看,除原文用汉语或过于抽象不易确定的约80字外,其余90余字,基本上和近代纳西语相同或相近。”他们只翻译出90多个单个字,而无词汇,还有80个字不易确定。还有闻宥、董作宾、戴庆厦等知名学者也进行了研究,都不能全译《白狼歌》。在这样的背景下,黄懿陆决定梳理研究壮民族的历史,理清一系列壮族历史文化问题。他以严谨的治学态度、科学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族学刊》2019年02期
民族学刊

20世纪80年代以来藏缅语《白狼歌》研究述评

《白狼歌》是一首用汉字记音和释义的古代类。有犍为郡掾田恭与之习狎,颇晓其言,臣辄藏缅语诗歌,这“是研究藏缅语族语言的一份珍令讯其风俗,译其辞语。今遣从事史李陵与恭贵的历史文献。”[1]据文献记载,《白狼歌》在东护送诣阙,并上其乐诗。昔在圣帝,舞四夷之汉被刘珍编入《东观汉纪》,其后范晔在编纂《后乐;今之所上,庶备其一。”帝嘉之,事下史官,录汉书》时将其收载,并记述了《白狼歌》的创作背其歌焉。景:其后,唐李贤在为《后汉书》作注时,进一步永平中,益州刺史梁国朱辅,好立功名,慷阐述了今本《白狼歌》的形成过程:“《东观》载慨有大略。在州数岁,宣示汉德,威怀远夷。自其歌,并载夷人本语,并重译训诂为华言,今范汶山以西,前世所不至,正朔所未加。白狼、盘史所载者是也。今录《东观》夷言,以为此注木、唐菆等百余国,户百三十余万,口六百万以也。”(1)此即言《东观汉纪》记载了这首歌,而且上,举种奉贡,称为臣仆。辅上疏曰:“臣闻《诗》还将夷语的记音汉字一...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7年05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东汉《白狼歌》的政治文化内涵及其历史价值

《白狼歌》是东汉时期以白狼夷为首的西南夷各族用夷语创作、传唱的一首歌谣,叙述了白狼、槃木、唐菆等族的夷人首领率领族人历尽艰险、赴东汉京城洛阳朝贡的经历和感受。据《东观汉记》、《后汉书》等史书的记载,《白狼歌》共分为三章,歌谣原来分别被命名为《远夷乐德歌诗》、《远夷慕德歌诗》、《远夷怀德歌》。由于东汉益州刺史朱辅的努力,《白狼歌》由通晓夷语的汉吏田恭译为汉文,呈献给东汉朝廷,获得汉明帝的关注和嘉许,录入史书,流传至今,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夷汉“双语”互译的边疆民族歌谣文本。由于《白狼歌》既有汉译文本,又保留了以汉语记音的“夷人本语”,是一份接近原汁原味的汉代西南夷活动的历史档案资料,承载了丰富的政治文化内涵,不仅具有十分重要的民族语言学价值,而且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一直以来,学界对《白狼歌》的民族语言学价值非常重视,王静如先生、黄振华先生、方国瑜先生等学界前辈和陈宗祥、马学良、郑张、黄懿陆、吴安其、杨照辉等学者著书立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09年02期
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

《白狼歌》用语为古汉语方言——附《越人歌》用语为古汉语方言

《白狼歌》是学者对汉明帝永元十七年(公元74年),汶山以西白狼王唐菆等慕化归义,所献诗三首的总称。学者们解读《白狼歌》使用的语言有西夏语、藏语、彝语、纳西语、普米语、缅语、壮语等等,唯独没有汉语(吴承仕先生曾考虑过[1],可惜方法存在问题),其中能够进行全文解读的只有陆宗祥[2]、郑张尚方[3]、黄懿陆[4]等几位先生,但是,并没有照顾到古四言诗的章句、体例,与东汉译文亦不能密合。其实,《白狼歌》用语乃古汉语方言,以下是解读结果———格式是“记音文字=正字=东汉译文”;须明确音形关系的用繁体字;记音字与本字相同的用黑体,与本字谐声的加下画线。第一篇:《远夷乐德歌诗》1.堤(提)官隗(傀)?=嫡汉维竘=大汉是治按:“堤(提)官”即第三篇“是汉”,都以“大汉”对译,“堤”正字为“嫡”。《方言》云:“竘,治也。”2.魏冒踰糟=会瞀欲造=与天意合按:《说文》云:“会,合也。”《尚书·大诰》云:“予造天役。”“瞀”指天,详后文。3.罔驿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族语文》2007年06期
民族语文

《白狼歌》解读

《后汉书·西南夷列传》的《白狼歌》,是用汉字记录和释义的另一种语言的诗,全诗44行。据说是东汉明帝永平年间(公元58一75年)一个叫田恭的人记录的,还流传有其他稍有不同的版本。20世纪20年代以来已经有多家对该诗歌文本的语言提出看法,柯蔚南(WS.C0bhn)、马学良、戴庆厦、郑张尚芳、黄振华等诸多学者认为《白狼歌》的语言是古藏缅语。郑张尚芳用缅语释读,黄振华用西夏语释读。①藏缅语通常是sov语序类型的语言,一些文章把白狼语解释为SVO型的语言是不妥的。《白狼歌》的记音汉字代表东汉时的读音。一东汉音汉永平年间长安为都己有200年之久,这一时期汉语的权威方言标准音上承上古早中期中部方言的读音,又是中古《切韵》系统的源头,我们以传统音韵学的研究为基础,构拟这一时期的读音。上古中期的*skl一、*s劝1一复辅音声母此时己经演变为精组的*ts一、*tsh一。来自复辅音*s cr一的中古庄、初、崇,精、清、从母大多有相同的来历,②演变是分...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河池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河池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白狼歌诗译解

《后汉书》卷八十六第七十六记载:“永平中,益州刺史梁国朱辅,好立功名,慷慨有大略。在洲数岁,宣 示汉德,威怀远夷。自汉山以西,前世所不至,正朔所未加。白狼、盘木、唐筑等百余国,户百三十万,口六百 万以上,举种奉贡,称为臣仆。辅上疏曰:‘臣闻《诗》云:‘彼祖者岐,有夷之行。’传曰:‘岐道虽僻,而人不 远。’诗人诵泳,以为符验。今白狼王唐茉等慕化归义,作诗三章。路经邓来大山零高阪,峭危峻险,百倍岐 道。祖负老幼,若归慈母。远夷之语,辞意难正。草木异种,鸟兽殊类。有捷为郡橡田恭与之习钾,颇晓其 言,臣辄令讯其风俗,译其辞语。今遣从事史李陵与恭护送诣阔,并上其乐诗。昔在圣帝,舞四夷之乐,今之 所上,庶备其一。’帝嘉之,事下史官,录其歌焉。” 此段记载白狠王从前世所不至、正朔所未加的地方率种人慕化归义,迫切内附,并作诗三章的历史事实。 从白狼歌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白狼王高歌颂汉、慕归一统的炽热之心,还可以感受到他那为种人的安乐而 去俗归...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