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铁老大”涨价 云南企业多埋亿元单

“铁路货运涨价,增加的运输成本企业难以全部消化。”云天化集团企业文化干事杨小昆所说的情况,成了目前云南省部分企业的真实“写照”。国家发改委、铁道部正式发出通知,从2009年12月13日起,国家铁路货物统一运价平均每吨公里提高0.7分钱,由原来的9.61分提高至10.31分,增幅约7.28%。其中,运营价格由平均每吨公里6.31分钱提高到7.01分钱,铁路建设基金维持现行每吨公里3.3分钱的标准不变。$$    我省受此影响较大的主要涉及钢铁、化肥、煤炭、有色金属、林业等行业,云南省企业每年将新增上亿元成本,部分企业称难以消化,有可能会小部分转嫁给消费者。$$    铁路局:涨价源在亏损,旨于提升运力$$    “中国铁路近年来大规模发展,折旧、维修、材料等费用不断上升,而运价相对较低,导致去年、今年铁路运营连续两年出现较大亏损。”中国新闻网的报道透露出货运提价的关键点:扭转亏损局面。$$    昆明铁路局宣传部新闻科科长舒惠民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诗潮》2019年02期
诗潮

铁老大

小时候最欢悦的莫过于坐一次火车坐火车常常汗流浃背长大了知道火车不仅载客多还有软卧与硬卧佩服了铁老大现在铁路修到国外火车也更豪华气派到处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潮》2019年02期
《领导文萃》2013年10期
领导文萃

中国“铁老大”走向市场化

中国铁路是世界上最拥挤的铁路,铁道部曾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中心,而且还拥有一支铁警部队,被中国人称为“铁老大”。近日,中国政府宣布撤销这个“铁老大”。改革者欢迎撤销铁道部,他们说这是加大改革的一个举措。这意味着国家摧毁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进程中阻碍工业改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储运》2012年04期
中国储运

“铁老大”难道不怕开水烫?

老编有曰:2月8日晚,会议室的水晶灯给与会者的颜面涂抹上一层浅浅的铁青色。铁道部几位部长和铁路运输系统一干人紧急会商,如何应对倒卖车皮丑闻央视曝光的善后及铁路多经的规范。“铁老大”还真不让家长省心,隔三差五地总要整出点儿“绯闻”来,在又一次成为国人茶余饭后谈资的同时,“铁老大”不甚情愿地爬进了热水滚沸的鼎镬。卖车皮稳赚差价“铁老大”如此多经张强从事铁路货运代理业务多年,不久前,他将一车皮面粉从郑州东站发往重庆站,铁路部门给开出的税务发票,也就是所谓红色大票显示运费是11000多元,但除了这些明码标价的运费外,他还额外付出了2300元的代价。张强告诉记者,如果不肯出这笔钱,就拿不到车皮,这2300元,包括装卸费、铁路多种经营公司的服务费和用于取得车皮计划的费用。这笔费用都是通过郑州东站下属的多种经营公司收取,根本没有任何“票据。张强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记者以发货为由来到了位于郑州市货栈街142号的郑州东站货运营业厅。问有没有车皮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公安》2005年11期
人民公安

“铁老大”进取心再次晚点

北京至青岛的T25次列车,本应在晚上10点准时发车,可是因为铁路检修线路,晚点三个多小时才到达。又由于车上乘客有意见不肯下车,再耽误了近四个小时。最后,车站不得不卸下不肯下车乘客较集中的11号车厢,列车晚发七小时。在北京站苦苦熬了一夜的乘客,意见颇大(据5月25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在整个报道中,我没有看到铁路方面就此表示道歉的字眼,或许他们还沉浸在对那班“刁民”的痛恨之中吧?诚然,列车晚发七小时,意味着沿途所有的站点都要晚点这么长时间,甚至还将影响到下一个青岛到北京的“接力”。乘客不肯下车近四小时的行为,确有“维权过激”的嫌疑,影响了回程乘客的准时成行。但是,这些“刁民”为何如此之“刁”?他们都提了什么过分的要求,以致根本无法与他们达成一致呢?《铁路法》规定,铁路运输企业应当保证旅客和货物运输的安全,做到列车正点到达。晚点三个多小时,难道乘客连一句话都不能说吗?站在运输合同的角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营科技与经济》2005年08期
中国民营科技与经济

沈阳“铁老大”作风何时收敛

霸道是铁路作风一说,在中国的消费者心目中,已是由来已久。列车晚点,不论多久,一直对消费者没有一个公正的说法;列车上和车站候车室售货价格远远高于社会商品行情;车上就餐或购物从来不给开具发票;即使是明码标价的报纸,也要加价出售;上车有无座位,票价一样,即使旅客想状告铁路局的“霸道”作风,也得去铁路局自己开办的法院起诉。人们对此愤愤不平,期待中国“铁老大”的霸道作风,早日有所收敛,还广大消费者一个公正和平衡。近日。记者即遇到了几件让人颇有同感的事例,不说说难抑心中愤慨之情。采访受阻7月7日13时30分,记者来到位于沈阳市和平区太原北街4号的沈阳铁路局门口,出示证件后,说明要到负责客运的部门采访,一位自称姓李的约有五旬的男人说:“想采访得提前打电话联系妥了。”记者即说:“客运部门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我打电话联系一下。”该门卫说:“你不知道号码,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就别进去采访了。”记者忙问:“你这儿是门卫,应当有单位各个部门的电话或内部号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