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京沪穗三地消费文化透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京、沪、穗,中国社会这三个极具代表性的城市,由于不同的地理位置、不同的历史渊源,形成了三种极具鲜明特色的地域文化。近日,零点调查集团根据五年来跟踪调查的结果,对三地不同的消费的市场文化做全方位的透视。$$北京人大气张扬 贵族意识$$身在首都,北京人更关注生活中宏观层面的东西。北京人对政治的关注是其他城市远远无法比的。在北京,很容易掀起一场诸如“迎奥运,全民学英语”的运动。和北京人的大气紧密相连的是,北京人在消费上重视精神享受,他们追求自己所认为的高品质的生活。北京人不屑于在价钱上斤斤计较,在购物时对价格的考虑明显低于广州和上海大约10个百分点(见图3)。$$[tpYTJJ20040709C01203]相映成趣的是,北京人的理财能力也是最差的。在保险意识方面,上海人明显高于北京人,北京人购买保险的比例、保险心态表现都比较差;在投资意识方面,北京人不如广州人,对增值保险的购买预期远低于广州。$$上海人精明能干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数据》2005年06期
数据

京沪穗三地消费文化透视

零点调查咨询公司曾公布一项对京沪穗三个城市消费文化的调查,结果表明:北京人是“只要我喜欢,不管花多少钱”;上海人是“钱要花得值,品位我也要”;广州人则是“精于投资,随意生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京沪穗,中国社会这三个极具代表性的城市,由于不同的地理位置、不同的历史渊源,形成了三种极具鲜明特色的地域文化。北京人:大气张扬潜在的贵族意识北京是全国政治文化中心,这里党政机关云集,高校林立,也有中国惟一的“硅谷”。身在首都,北京人更关注生活中宏观层面的东西。北京人对政治的关注是其他城市远远无法比的,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讲起国家大事、国际形势来如数家珍;北京人对于公益事业的热情也是其他城市无可比及的。零点集团2002年居民生活质量调查显示,在最关心的社会问题上,有超过四成的北京人提及“环保问题”,而上海人和广州人相应的比例仅为30%和20%。在北京,很容易掀起一场诸如“迎奥运,全民学英语“的运动。北京人考虑问题往往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数据》2005年06期
《秘书工作》2013年06期
秘书工作

“京沪穗”与“北上广”

我国的一些大中城市在专名之外,还有简称或别称。比如北京称“京”,“上海”称“沪”,广州称“穗”。简称或别称用的都是单音节词,简洁明快,因此在需要并称两个或几个城市的时候,人们有时就使用这种简略的形式,比如将“北京”“上海”“广州”的并列表达说成“京沪穗”。“京沪穗”的用法由来已久,六十多年前的《人民日报》就有这样的用法:新闻学校第二期普通班在京沪穗招生(标题)(《人民日报》1950.06.26第3版)用“京沪穗”作为“北京、上海和广州”这个并列表达的简略形式,不仅颇有年头,而且理据充分,不会产生歧义或误解。因此,从一般道理上来说,它应成为“北京”“上海”“广州”并列使用的唯一简略形式,为全社会所普遍遵从。可实际上,近年来,“北京”“上海”“广州”的并列用法出现了一种新的简略形式,名之曰“北上广”。它是人们直接取这三个城市名称的首字构成的。如果追根溯源,不难发现,“北上广”为网民所创,是网络语言的产物。但是,它的广泛使用后来却不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业经济文荟》2000年01期
商业经济文荟

京沪穗房价与市民收入比较

京、沪、穗的商品房为什么销售困难?主要原因是房价与收入之比太高。按国际经验,这个比率应为3至6倍,而这几个城市大大超过,请看1998年的数字:北 京上 海广 州人均可支配年收入(元)8472877...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邮电商情》1996年01期
邮电商情

国内800号业务即将在京沪穗同时推出

根据邮电部电信总局的要求,国内被叫集中付费业务(简称800业务)即将在京沪穗三城市首批开放。 800业务是一种由被叫集中付费的业务,客户可通过办理800业务,为自己的客户支付电话费用,从而增加与客户间的联系,起到扩大企业影响、树立企业良好服务形象的作用。800业务具有本地和长途两种业务功能,本地业务只对本地来话开放,长途业务对本地和长途来话都开放口 北京作为首批开放此业务的城市,正着手业务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情报杂志》1994年02期
情报杂志

京沪穗热门职业排行榜

名 次北京上海广州 1私营企业家剃.技人员广告设计师4 5科技人员 外交官 医 生 三资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医生 律师 教师 记行私营企业家 三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边疆文学》1999年01期
边疆文学

低吟中的高亢——读段挺诗集《冬天的风帆》

不久前,传媒竞相刊登一则消息,称京沪穗等地的一个调查显示:诗歌在读者群众中受欢迎的程度最低。这对于一个诗歌大国的民众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曾几何时,诗歌在中国大地上曾经风靡一时,成为最受欢迎的精神食粮。而今天,经济建设蒸蒸日上,文化事业如日中天,为什么诗歌却反倒“贬值”了? 这时我注意到,调查结果公布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不少诗人、评论家、读者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姑且不论调查的结果是否真实,光是有这么多人在关心诗歌,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欣慰。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商品大潮的冲击,和各种娱乐方式的增加,诗歌已经不可能仍然象前些年一样“受宠”。由此,诗歌已然低调—已是一个不争的话题。但是,正如有人所说的“只要有面包就一定会有诗”,只要有人类存在,就会有人类的感情存在,而诗歌这一人类感情的渲泄物,也就不可能消亡。因此对于诗歌,我们用不着悲观,重要的是我们怎样来改进诗歌,以赢得更多的读者。 在思考以上这些问题的时候,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