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企业破产法高票通过

$T本月27日在京闭幕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以157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通过企业破产法。自此,在制定这部法律中出现最多的有关破产企业职工和企业担保人清偿顺序的争议,也随之宣告结束。$E$$企业破产法是一部规范市场主体的基础性法律。只有破产法的出台实施才能有效实现市场的优胜劣汰,才能促进在公平基础上的自由竞争,才会让参加市场游戏主体有一个稳定的预期,市场才会更有效率,才能降低交易成本。$$企业破产法12年历程$$早在1986年,我国就出台了针对国有企业的企业破产法(试行)。新的企业破产法草案于1994年开始起草,并于2004年6月正式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路甬祥说,近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深入,国有企业的改革力度正在加大,企业的重组、联合、并购渐多,破产案件也越来越多。企业的破产。特别是一些国有大型企业的破产影响广泛,迫切需要有一部完善的法律予以规范。$$全国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7年03期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周年”专题

编者按:2017年6月1日,现行《企业破产法》迎来实施十周年的纪念日。在此前的2016年,中国破产法更是迎来各种历史性时刻:如果从1906年《大清破产律》算起,破产制度迎来了制度建构110周年;如果从1986年《企业破产法》(试行)算起,我国破产制度也迎来30周年纪念;即便只拘泥于2006年《企业破产法》,这部面向市场的企业破产法也迎来颁布十周年。在这种特殊的背景下,《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周年,理当成为我们总结成绩,反思不足并寻求共识的契机。而这一系列时间节点的背后,则是我国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经济转型。2015年10月召开的中共中央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更加注重运用市场机制、经济手段、法治办法化解产能过剩,加大政策引导力度,完善企业退出机制。”接下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尤其提出加速“僵尸企业”处置,提出要“依法为实施市场化破产程序创造条件,加快破产清算案件审理”,“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动态》2017年07期
社会科学动态

第一届破产法珞珈论坛暨《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周年纪念研讨会综述

党的十八大尤其是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以来,中央要求更加注重运用市场机制、经济手段、法治办法化解产能过剩,完善企业退出机制。为纪念《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周年,回顾、总结十年来企业破产司法历程和经验,2017年6月17日,武汉大学法学院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武汉举办了第一届破产法珞珈论坛暨《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周年纪念研讨会。来自湖北省内外破产司法实务界的一百多位专家学者们汇聚一堂,围绕破产立法和司法实践中的前沿问题、热点问题展开了热烈的交流探讨。一、《企业破产法》施行十周年经验总结与前沿理论作为市场经济的主要立法之一,从1986年《企业破产法(试行)》到2006年新破产法颁布,破产法对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健全和改革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湖北省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王朝友庭长介绍了恩施州在法官员额制体制下破产审判的体制再造经验。以人口少、体量小的法院为视角,揭示了在破产案件审判过程中的体制现状与困境。他提出,法院破产审判体制再造的路径选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人》2017年10期
法人

《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周年研讨会举行

9月6日,由法制日报社主办、法人杂志承办的“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周年研讨会”在法制日报社举行。企业破产法自2007年6月1日正式实施,迄今已经十周年。本次研讨会邀请了破产法立法起草小组成员、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院长、中国民法学会副会长、北京市破产法学会副会长李永军,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邹海林,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贺丹,《中国政法大学学报》副编审、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夏红等五位国内破产法专家;企业界代表和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二十多家媒体的记者参加了研讨会;法制日报社副总编辑李群出席研讨会并致辞。与会专家就破产法实施十年来的历程、经验与得失展开了热烈讨论。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人》2017年10期
《中国民商》2017年10期
中国民商

企业破产法十年考

对《企业破产法》这部法律而言,10周年或许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但对于司法实践和企业而言,其意义却非同一般。10周年像是一次大考,回顾其间的收获与惊喜,缺憾与迷茫,目的不是伤感和惋惜,而是为了更好地前行作为我国市场经济中非常重要的一部法律——《企业破产法》可谓姗姗来迟,即使迟来,到今年也已经实施整整10年。由于1986年颁布的《企业破产法(试行)》只“适用于全民所有制企业”,这意味着集体企业、民营企业的破产将“无法可依”。原有的法律条文已无法解决社会经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2007年6月1日,现行的《企业破产法》(下称《破产法》)应运而生。新《破产法》将适用范围拓宽至所有的企业法人类型,除了规定破产清算制度,对“僵尸企业”、“失败企业”依法予以破产,促其有序退出市场外,还规定了破产重整制度及破产和解制度,这三项制度也被称为现代企业破产制度的三大基石。对于一部法律而言,10周年或许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但对于司法实践和企业而言,其意义却非同...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6年13期
法制与社会

关于《企业破产法》中管理人制度的探讨

为了保证新的破产法的顺利推行,最高人民法院为此制定了一系列关于管理人的规定。管理人,即主要负责审理企业的破产案件的个人或中介机构。随后,管理人制度就诞生了,并且在破产法的执行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因此,在此法中讨论管理人的制度问题就变得尤为重要。一、管理人的资质根据新的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明确了以管理人为核心的管理人中心主义,在此前提下,开展各项破产活动。然而,对于管理人的能力和资质问题,以及围绕着如何保证债权人的财产保值升值以及债务人的权益如何更加公平的实现,社会经济的发展对管理人的能力以及资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管理人能力本文所说的企业破产法,主要是指广义的破产法,其中不仅仅指企业破产,还包括和解、重整以及清算。在整个企业破产法的过程中,作为核心的管理人不仅仅要保证债务人的财产保值升值,还要兼顾收回债务人应收回的债权以及撤销各种债务人的不正当行为等。以上这些工作就对管理人的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二)管理人资质目前我国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