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亟待“守夜人”破解“房价之谜”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价同比上涨6.4%,创2005年12月以来新高。据悉,建设部、国土资源部等八部委,将联合对5月份旁价涨幅较决的城市进行调查,以摸清旁阶快速上涨的真正原因。其中,“非市场、非正常”的因素,将成为本次调查的关注重点。$$价格,永远都是市场经济下的中心话题,也是市场参与者的不解之谜。在国内旁地产市场领域,主要是围绕房价的真实成因,以及成本构成和供求关系,所形成的“旁价之谜”令人困惑不已。“5月房价飞涨”消息突袭,搅起了房地产市场的一塘浑水,再次把“房价之谜”推向舆论前台,而引发了莫衰一是的热烈争议。当务之急,政府作为市场经济的“守夜人”,有责任为公众破解“房价之谜”。$$“国六爷”宏观调控政策实施前后,尽管出现了来自各个渠道的多种解释,人们却迄今未能弄清房价飞涨的真实成因。目前,主要有两种旁价成因之说:一种是“成本说”,地价、建材价格、税收、“灰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红豆》2018年Z1期
红豆

最后的守夜人

天空和大地交织一体在那万籁俱寂的苍茫的远方最后的守夜人置身于夜的腹地正俯视着众生守夜人守的自然不是薄雾而是薄雾包裹着的静得能够听见心跳的夜漫无边际的夜色里魔法正在行动正在显现它的神秘的火光以及无边的法力最后的守夜人只守这最后的一盏灯只守这最后的一片星光只守最后那个同样在夜色里出没的人魔法的铁锹一点一点地种下的是芬芳的铃兰茉莉和百合是傲然俯首的彼岸花只有最后的守夜人知道那个在黑夜里出没的人并不是因为孤寂他默默地看着那个在黑夜里出没的人看着他在黑夜里依稀辨认得出来的摆动的长袍一点一点融入夜色并且融入一个词在守夜人面前一切都显得无足轻重了就算看不到时隐时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红豆》2018年Z1期
《儿童故事画报》2016年34期
儿童故事画报

厕所幽默

上厕所是一件很平常却很重要的事情。你想知道一些关于厕所的知识吗?城堡厕所古老的厕所在中世纪的城堡里,墙壁向外凸出的房间通常都是厕所。厕所的地板上铺着带有洞眼的木板,以便人们蹲坐在上面。排泄物通过木板上的洞掉入厕坑。世界上最早的厕所建于克里特岛米诺斯王宫中的克诺索斯宫,它有将近四千年的历史。粪便通过管道排出,厕所顶上还建有巨大的水箱,以便冲水。古罗马人将海绵固定在棍棒的一头,用它来擦屁股。千万不要弄错了头,否则就麻烦了!城堡里的厕所一度被称为“衣橱”。因为城堡的主人有时候会把衣服挂在厕所里,利用恶臭驱走衣物上的蛀虫。清扫厕所的工作往往落在那些守夜人的身上。己而时裙女突子人在然的使想20下用要0面它方多。时便年,前的英国,如果男人在交谈就会使用这样的一只白瓷罐,会小心谨慎地把罐子放在自;下水道在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下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与写(小学中高年级版)》2017年01期
读与写(小学中高年级版)

老路灯(连载)

你听过那个老路灯的故事吗?它并不是特别有趣,不过听它一次也没有关系。这是一个非常和善的老路灯。它服务了许多许多年,但是现在没有人要它了。现在是它最后一晚待在杆子上,照着这条街。它的心情很像一个跳芭蕾舞的老舞女:现在是她最后一晚登台,她知道明天她就要回到顶楼(1)里去了。这个“明天”引起路灯的恐惧,因为它知道它将第一次要在市政府出现,被“三十六位先生”(2)审查一番,看它是不是还能继续服务。他们那时就要决定:要不要把它送去照亮一座桥,还是送到乡下的一个工厂里去,也可能直接送到一个炼铁厂去熔掉。在这种情形下,它可能被改造成为任何东西。不过,它不知道,它是不是还能记得它曾经一度做过路灯———这问题使它感到非常烦恼。不管情形怎样,它将会跟那个守夜人和他的妻子分开———它一直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家属。它当路灯的时候也正是他当守夜人的时候。那时他的老婆颇有点自负。她只有在晚上走过路灯的时候,才瞧它一眼,在白天她是不睬它的。不过最近几年间,他们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作品》2017年04期
作品

鱼在岸

夜色降下来,工棚里没有灯火,雨点敲在棚顶。这个叫少富的死者,没有一个守夜人为他把守。好在山间没有野兽,他除了孤独一点倒没什么可担心,哦不,他已经不知道孤独是什么滋味。一切都结束了。这样的冷雨夜,连夜鸟也不吱一声。像这样安静的时刻如果在他活着,一定是过不惯的。他生前最爱热闹。他结婚那天最热闹。这事情又要从头说起。迎接新娘子那天早上——天麻麻亮——他母亲拿来新衣裳,靠在门边说,我活到这把年纪总算等到你结婚了,快快穿上它,大红的衣裳,喜气。你看我也穿得新崭崭的。今天所有亲戚朋友都会来。你三个姨妈,两个舅舅,五个表叔,他们都会来。要是你外公外婆还活着,他们也会来。你看看,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呀。“妈,你起得太早啦。接亲还早哩。”少富说。“你快些穿上。”老妇人催促。天大亮时,人们准备去接新娘了。少富已穿戴整齐。“少富,你要是到街上化个新郎妆,往脸上抹点白灰啥的,肯定好看。你这皮肤稍嫌黑了点。”人们接了少富的喜烟,不得不夸赞几句。“黑才值钱,...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品》2017年04期
《青春》2017年08期
青春

守夜人

守夜人苍白的皮肤锈迹斑斑是他也是那高砌的石墙是脚下放下的梯子无人到访长须裹着鲸油在高处与火相连——刺瞎并温暖他的火虽然此生烧不至身上灯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青春》2017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