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采取一切可能措施 确保全市干旱影响降到最低

本报讯 6月25日,市委书记李金柱听取市气象局关于近期干旱情况的专题汇报,要求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全力降低我市干旱影响。$$   今年1月至6月上旬,我市降水量达到95-130毫米,较去年同期偏多3成到一倍;3至5月份雨水偏多,分布均匀,为大农业生产奠定良好基础。进入6月中旬以后,我市平均降水量不足1毫米,加之6月21日至22日全市最高气温在35℃以上,7个县区出现37℃以上高温,导致土壤失墒严重,6月23日西北部县区土壤表层相对湿度为5~13%,东南部县区为11~36%,佳县、米脂出现12厘米的干土层,其它县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榆林日报2010-06-26
《今古传奇(故事版下半月版)》2017年11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下半月版)

讨债的背后

贾金柱当上局长后,不仅身份和地位发生了变化,而且手头宽裕多了。可是有一天,母亲却从箱底翻出一张纸条,对他说:“这是一张2万块的借款凭据,快去找欠债人讨要,别让欠款打了水漂。”贾金柱接过欠条一看,顿时傻眼了。原来,钱是二十多年前,二叔结婚买房时借的。后来,二叔升了官,当了乡长,手头有了不少积蓄,正想上门讨要,谁知二叔因贪污受贿被判了刑。如今二叔虽刑满释放了,但是妻离子散,他独自一人回乡下种地,手头怎么可能有钱?母亲仿佛看透了贾金柱的心思,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咱可不能顾及那么多。何况……”接下来,母亲告诉贾金柱,二叔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十几年前,父亲因经济问题被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带走,母亲上门求二叔到检察院说情,那时,二叔已是副乡长,认识不少人,可二叔一口回绝了母亲。后来,父亲被判刑入狱,母亲又让二叔到监狱疏通关系,期望能给父亲减刑,谁知二叔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如此薄情的人,他欠的钱怎能不还?母亲的话,让贾金柱下了决心,他当即表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今古传奇(故事版下半月版)》2016年11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下半月版)

失语

女孩意外失语,究竟是何原因?郑金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他靠在外打工积攒的钱建了一个小型养猪场,一家人的日子殷实而又幸福。这天,他正在养猪场里干活,突然接到孩子老师打来的电话:“郑娜爸爸,你赶紧来一趟学校,郑娜口吐白沫,晕倒了!”郑金柱急忙跨上摩托车,飞速地赶到了学校。有位老师告诉他,孩子已经被送进医院了。郑金柱掉转车头就向医院驰去,当他匆匆忙忙跑进急诊室时,郑娜并不在里面,郑金柱喘着粗气着急地问:“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医生告诉郑金柱:“孩子各方面体征都很正常,但却不能说话,所以我让护士送孩子做脑CT去了,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失语。”郑金柱连忙问:“失语?孩子不会说话了?”医生轻轻地点了点头。郑娜从CT室出来后,郑金柱一把揽过孩子,问道:“娜娜,哪里不舒服?告诉爸爸。”郑娜一下子钻进爸爸怀里,她想要回答爸爸,喉咙里却只发出了“啊啊”的几个音节,一双大眼睛里饱含着泪水。郑金柱想要安慰女儿,自己的眼泪却滚落了下来。CT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铁路文艺》2017年04期
中国铁路文艺

富裕起来的农村,所展现出来的贫富相差悬殊的问题,已经那样尖锐地摆在了我们的面前。而由此造成的社会问题,是无法回避的。《脸》的作者正是从这样的社会矛盾里,选取了典型的事例和人物,从主人公荆诚一心要报复欺诈过自己母亲的王秉贵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贫二代”近于扭曲的心灵,这映射出怎样的社会大环境呀!表面上看,这是个别事件,细琢磨却蕴含着很复杂的文化背景,说明了逐渐富裕起来的乡村,正不断地向我们提出新的问题。如果不面对和解决好这些问题,后果能不令人忧虑吗?作家也许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才有了这篇作品吧。一王秉贵脸上溢着贪婪的淫笑,说:“我早晨到现在光喝酒了,也一口饭没吃,早饿透了,你先喂喂我拿到全部开发建设手续的当天上午,王秉贵把荆吧。”说着欠身在荆诚妈的胸上用力摸了一把。诚妈叫到砖厂办公室,关严了门,喷着浓重的酒气说:荆诚妈几乎是条件反射,一巴掌响亮地甩在王秉“大妹子,屋里就咱俩,我跟你说个大好事,镇里同贵的脸上。王秉贵花三万元买来...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广西文学》2017年07期
广西文学

秘方

银柱想分家,确切地说,是他媳妇想分家。她一个劲跟银柱絮叨:你看村里谁家娶了媳妇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分家?银柱是面糊子耳朵,禁不住耳边风,就去找爹,期期艾艾地说了。爹很痛快,说,好啊,是该分了。于是,就分了。银柱还有个哥,叫金柱,爹把该分的都分给弟兄俩了。最后,只剩下两个饭店。村南的那个和村北的那个。村南的是老店,村北的这个,是新开的。爹一直在老店里坐镇,亲自掌勺。老大金柱呢,在村北的店里掌勺。怎么分呢?爹犯了难。村南的老店挨着一条大路,人来人往,已有了固定的主顾群,生意红火。村北这家呢,位置偏,门前人少,由于刚开张,吃饭的人不多。银柱当然想要村南的老店,媳妇昨晚早就对他说了,无论咋样咱也要老店。于是他就吞吞吐吐,对爹说了自己的意思。爹吧嗒吧嗒吸着烟,说,那怎行,你哥金柱不明摆着吃亏嘛。金柱在跟前,却说,行啊,爹,老二要老店,我要这个新的。爹抬眼看了一眼金柱,你寻思好了?和你媳妇商量好了?商量好了,就这么定了吧,金柱答得很干脆。于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技信息》2005年11期
科技信息

刘金柱的艰难创业路

说到私企老板,大多数人会认为他们 过着高高在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其实,资 金是一步步积累的,生活是一点点改善 的,老板们劳动成果的取得,也是辛苦和 汗水累积的。这是记者采访刘金柱时感受 最深的一点。在晋城,只要做单位的制服, 人们都会想到一个名字—金柱服饰,晋 城人不光喜欢金柱制服,更津津乐道这个 企业的老板。刘金柱从白手起家到如今的 小有成就,有不同版本在人们中间传说 着,但是提起金扫明及饰的创业史,则都有 一个共同的特点一一刁良苦曲折。 去,毕业那年他顺利考上高等学府,而且 成绩在全县排名第七。 登寸及自我推销 大学毕业后,刘金柱邀了五六个同学 南下广州闯市场,寻找属于自己的发履直 路。他们各自只带了单程路费抵达广州, 来时就已经做好了不干出点名堂来决不回 头的心理准备。初到广州的那一段日子, 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快节奏的生活让他们不 知所措。随后的日子里,其他同学都相继 打道回府,他是同来广州的同学中停留时 间最长的一个。两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