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药现代化与药效物质研究

近年来,我国中药与天然药物的药效物质研究得到较快发展,取得了不少有应用价值的成果。迄今为止,我国先后对400余种中药材做了研究,填补了一大批中药和天然药物研究的空白,其中对200多种中药和天然药物进行了比较全面系统的化学研究,筛选出800余个生物活性成分,寻找出不少常用著名中药的药效物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在已经进行过化学研究的中药和天然药物中,还不断有新的药效物质被发现;通过对中药和天然药物水溶性成分、大分子成分研究的深入,从一些过去难以研究的多肽、蛋白质、多糖、鞣质中,不断发现新的药效物质。$$中药药效物质研究与中药新药开发$$研究中药中具有生物活性的药效物质,通过与中药鉴定学、药理学、毒理学、制剂学、临床医学等学科的密切配合,研制疗效好、毒副作用小、使用安全方便的新药,一直是中药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内容。中药和天然药物的药效物质通过以下几种途径供临床使用。$$有些中药药效物质的疗效好、毒副作用小,在中药中含量较高,可以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药报2000-08-02
成都中医药大学
成都中医药大学

基于成分敲出/敲入的中药(牛黄)药效物质辨识和质量控制模式的初步研究

中药质量控制一直是中药现代化研究的难点和重点,而药效物质辨识则是支撑中药质量控制的前提和基石。然而,由于中药自身的复杂性,以及研究思路、方法和技术条件的限制,绝大多数中药的药效物质基础尚不清楚。在此背景下,现行主要以指标成分的定性定量分析为主要内容的中药质量控制模式,不可避免地陷入“难关药效,量而不准,难控难评”的窘局。为寻求解决中药药效物质辨识与质量控制问题的新突破,本文探索建立基于成分敲出/敲入的中药药效物质辨识和质量控制新模式:以成分敲出辨识中药关键药效组分(主要药效成分和/或药效相关成分)及其相互作用关系,实现质控指标“找得准,测得准”;以成分敲入确定关键药效组分的“量-效”关系,制定科学合理的药效组分含量限度范围,实现质控指标“定得准”,为实现中药质控标准“关联药效,量而又准,可控可评”的愿景提供思路和技术参考。本文以临床常用且药效物质相对明确的人工牛黄为模式药,抗真菌(白色念珠菌Candida albicans)作用...  (本文共1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药学杂志》2019年13期
中国药学杂志

中药复方药效物质及作用机制研究进展

中药在临床应用中常以中医的辨证论治为基础,以单味药成方或按中药的四气五味、君臣佐使等特性组成中药复方发挥最佳药效,但其药效物质及作用机制无法科学、全面地阐明,极大限制了中药的现代化、临床应用和国际推广[1]。传统的中药药效物质研究往往采取“化学成分分离-分子结构鉴定-生物活性评价或活性导向分离”的模式,该模式是中药药效物质研究的重要方法之一,引导了青蒿素的发现[2],但传统研究模式忽视了中医药整体观和系统论的特点。随着近年来研究理论和技术的不断革新,罗国安等[3]根据中医药“方病对应、证病结合、方-病-证整合”的特点,提出构建“方-病-证整合”研究路线。随之,以中医药整体调节、辩证论治等特点为导向的血清药物化学、网络药理学、谱效关系、代谢组学等技术体系成为研究的主流。笔者现对近几年的研究理论和方法进行综述,为中药复方药效物质及作用机制的研究提供依据。1中药复方药效物质及作用机制研究思路当前,中药的药效物质研究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血塞通注射液药效物质及其体内过程研究

当前,我国中医药基础研究领域已经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现代科学理论和技术被应用于中药现代化研究,极大地促进了现代中药产业的发展,使之成为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为进一步提升中药产品的科技竞争力,推进中药产业的国际化,使其最终进入国际医药主流市场,必须运用先进的现代科技手段对中药化学物质组成、中药药效物质及其作用机制、中药多成分药代动力学等开展深入研究,揭示中药的科学内涵,科学指导中药产品的临床应用。血塞通注射液为三七总皂苷提取物制剂,临床广泛用于脑血栓、脑梗塞、冠心病、心肌梗塞等心脑血管疾病的治疗,并疗效确切,是一种具有重大发展前景的中药大品种。因此,本论文选择血塞通注射液为研究载体,围绕中药大品种二次开发中共性关键科学问题,运用多学科交叉综合技术手段,开展中成药化学物质组成、药品质量分析方法学、药效物质基础及主要成分的体内过程等方面研究,着重探索中药药效物质基础、多成分药代动力学、中药PK-PD研究等难点问题。学位论文的主要内容及学...  (本文共1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华中医药杂志》2006年05期
中华中医药杂志

方剂药效物质系统与单味药成分之间的非线性关系

非线性科学强调系统组成部分之间的相互作用和相互关系具有非加和性、非均衡性和非分离性等特征,揭示了世界的本质特征[1]。方剂作为由中药遵循配伍规律组成的、具有一定结构和综合调节作用的整体[2],是一个充满非线性关系的复杂系统。组成方剂的单味中药(以下简称单味药)本身不仅具有性味、归经、升降沉浮等复杂的药性特征,而且常常包含几十种甚至上百种复杂的化学成分。当中药配伍成方剂进入人体发挥作用时,药物之间、方剂与人体之间的非线性相互作用提高了方剂药效物质系统的复杂程度,也决定了方剂的药效物质决不是单味药成分的简单加和。本文探讨了单味药成分之间的非线性相互作用,以及这种作用导致的方剂药效物质系统的变化和方剂功效的改变,强调方剂药效物质与单味药成分之间的非线性关系决定了方剂药效物质系统的整体统一性及其功效的特异性。方剂药效物质系统组成的多样性、差异性方剂药效物质系统是指由引起方剂特定功效的有效物质所构成的系统,是方剂发挥治疗作用的物质基础。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侨大学
华侨大学

马蓝药效物质形成关键基因的挖掘与功能研究

药效物质是中药发挥疗效的物质基础,是中药品质的物质内涵。马蓝Baphicacanthus cusia,由其茎叶炮制而成的青黛,以福建产品质最佳,被誉为建青黛,是福建道地药材之一。马蓝的根入药称南板蓝根,为清热解毒类的代表中药。马蓝市场需求量大,种植只顾数量不顾质量导致种质资源保护缺失。道地药材是保证中药具有确切临床疗效的关键,道地药材种质资源保护刻不容缓。“组学”时代的来临为我们从分子水平认识生物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在技术上为研究药用植物种质资源带来了飞跃性的进步。二代测序技术的发展成熟提供了一个快速、高通量、全面解读药用植物基因水平信息的全新技术手段,为遗传信息背景零星的物种获取批量基因序列提供了有效途径。以靛蓝、靛玉红为代表的吲哚生物碱类成分是马蓝发挥药效的重要物质基础,挖掘马蓝中吲哚生物碱类成分合成途径基因并揭示其功能将为马蓝道地种质资源保护提供有力支撑。研究内容及结果如下:1.通过植物组织培养技术成功获得马蓝无菌苗,并...  (本文共19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成都中医药大学
成都中医药大学

基于真菌与陈皮药效物质相关性研究陈皮陈化机制

陈皮为芸香科植物橘Citrus reticulata Blanco及其栽培变种的干燥成熟果皮,具有理气健脾,燥湿化痰之功。传统中医药理论认为陈皮“陈久者良”,现有大量文献报道研究陈皮陈化机制,但研究结果不一,导致陈皮贮藏陈化过程中药效物质变化规律难以揭示。陈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研究证实茶叶、烟叶陈化过程中微生物具有重要的作用。因此,本研究借鉴茶叶、烟叶的陈化机制研究方法,以陈皮为研究对象,利用高通量测序技术结合传统纯培养方法对陈皮表面真菌群落结构组成进行了分析,明确陈皮真菌的群落类型;模拟高温高湿贮藏环境,使真菌处于最适生长环境中,测定了不同时期陈皮药效物质含量变化,并应用反接培养的方式,将优势菌株在陈皮药材上反接培养,测定反接培养后陈皮药材中药效物质成分的变化,明确影响药效物质变化的真菌类型;采用动物实验比较反接培养后陈皮与不同贮藏年限陈皮祛痰和抗氧化作用的差异,以期为陈皮陈化机制研究提供科学依据,具体研究内容如下:1.陈皮真...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