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球OTC业界合并重组渐至高潮

据有关资料综合分析,全球OTC医疗保健业的合并高潮将会很快到来。OTC市场的业绩不及处方药,并且一直没有进行过重大的改组,而处方药业已经在大规模的改组、兼并中得到了益处。1997年全球的OTC市场规模约为480亿美元,仅占总医药市场的16.5%。欧洲的OTC前景(除东欧外)不容乐观,市场总体在消退,许多高排位的企业近年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负增长。在过去的5年间上市的超过1.1万个产品中,只有7%取得成功。1991年西欧OTC市场的增长率达到峰值的17%,但自1994年起每年连续下降直至目前的不到2%。欧洲市场受到生产能力过剩的威胁,9%的品牌药品占了营业额的79%。而非处方部分业绩最差,并且将来还会更加恶化。尽管如此,新的发展潜能也正在出现,主要在东欧地区如波兰、俄罗斯、乌克兰、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增长最快的是维生素/矿物质/补充剂,随后是草药和抗抑郁药。$$OTC业界的兼并和收购不是简单的合并,而是一种市场的准入,但也有例外,如SB...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康》2019年18期
小康

销售处方药,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网络从来不是法外之地,网售处方药当然也不例外。通过完善政策法规,该放开的放开,该严禁的严禁,一切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既方便群众购药又力保用药安全,应该是我们追求的目标。部分电商平台线上售卖处方药的问题,一直被广泛关注。此前有媒体调查发现,一些网上药店不仅售前无需处方,甚至帮购药者象征性代开处方,并将处方药保密配送、隐蔽发货。而不时曝出的患者因不当服用网购药品导致病情加重甚至死亡的事件,将网售处方药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顾名思义,处方药当然得凭医生的处方购买,并且严格按照医嘱服用。而一些网店销售处方药,既无诊疗亦无医嘱,不出事才怪。事实上,我国对网售处方药仍然是明令禁止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规定,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采用邮售、互联网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今年4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二审稿还特别增加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 禁止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康》2019年18期
《民生周刊》2019年14期
民生周刊

网售处方药放开引争议

法律设立的管制手段应聚焦于问题的实质,对各类商业模式、商业组织形态保持中立,只要能满足法律所规定的实质性目标即可,避免过多干预。近年来,网售处方药政策几经松绑、收紧,业内形象地称之为“翻烧饼”。那么,互联网到底能不能卖处方药?6月20日,由南方都市报大数据研究院主办的处方药零售改革与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业界和学界的专家在会上呼吁,互联网技术有利于保障处方药用药安全,可以有条件地放开处方药网络销售,为相关企业设定处方流转、药品仓储、物流配送等规范条件。降低用药成本在网售处方药的拥趸看来,互联网加持下的好处显而易见:慢性病患者复诊时,无须舟车劳顿、频繁挂号,同时也减少了医疗资源的浪费,此外也让药品的购买路径有迹可循。来自业界和学界的专家也普遍认同,通过互联网销售处方药,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业模式选择问题,它已成为解决很多公众就医用药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和办法。“互联网销售处方药品可扭网售处方药成为解决公众就医用药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药店》2018年07期
中国药店

网售处方药:合法化的可能性

业内人士分析,在互联网零售市场,处方药的销售体量已经不低于OTC药品。而造就这一现实局面的根本原因,在于处方药供需的不平衡。不久前,国家药监局公布了今年而已。不过,这其中最容易被主观忽略1-5月地方各级食药监管部门办理的行的一条正是“存在的合理性”,即产生处政处罚案件,其中,有35起案件为经营方药网售灰色区域的根源是什么。者通过邮寄、互联网交易等方式(直接)事实上,造就这一现实局面的根本向公众销售处方药案,国内主流医药电原因在于处方药供需不平衡,从患者的商多有涉及。角度考量,现有的医药供应体系难以完很显然“,35起”这一数字并不能客全满足实际诉求,于是网络渠道顺理成观呈现当下处方药网售的真实状况。毫章地成为患者获取处方药的侧枝循环。不避讳地讲,网售处方药已经成为医药于处方药而言,一方面具有特殊的电商公开的秘密,业内人士分析,在互商品属性,要求兼具安全性与有效性,联网零售市场,处方药的销售体量已经另一方面具有特定的流通属性,亟需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贵州教育》2001年04期
贵州教育

什么是非处方药?

非处方药简称OTC ,为英文OverTheCounter的缩写 ,表示某些药不需要医师处方 ,病人及其家属可直接购买使用 ,从而使轻微疾病与慢性疾病等能及时得到治愈或缓解。非处方药制度在发达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建立较早 ,长至四五十年 ,短的也有两三年时间。非处方药来自何方 ?一般皆脱胎于处方药 ,即通过较长时间 (国际上为 6至 1 0年 )的全面考察 ,某些处方药具有安全性好、疗效确切、使用方便 ,副反应小、价格合理、质量稳定、易于贮存等优点 ,即可由国家专门机构审批成为非处方药。非处方药的范围 ,从国外情况看 ,有感冒药、镇痛药、止咳药、咽喉含片、助消化药、抗胃酸药与消炎药、通便药、外用药及扶助保健药等。我国的非处方药 ,则由专门的委员会进行遴选 ,然后经权威的卫生部门审核 ,再分批颁布执行。非处方药虽大多来自处方药 ,但它们的适应症、剂量等方面会有所不同 ,甚至同一种药品也可有处方药与非处方药之分。如英国的布洛芬 (异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2017年04期
中国卫生

美国的处方药利益管理

在美国的健康保险和药品供应领域,有一个名词近年来越来越多被提及,即处方药利益管理(PharmacyBenefit Management简称PBM)。什么是“处方药利益管理”在美国的医疗制度中,PBM是连接医保支付和处方药供应的中介。具有四位一体的功能:负责制定和管理医保的药品目录;与药店签定供应合约;与药厂谈判以获得折扣;同时经办保险受益人的处方药报销。一般而言,PBM不承担风险,只是作为经办机构将保险支付的药费过手交给零售药店。美国加入健康保险的人一般会收到两张卡片,一张是医疗保险卡,另一张是处方药保险卡,处方药保险卡是与医保签约的PBM发出的。医生开具处方后,被保险人需要拿着这张处方药保险卡到药房取药(这里谈的处方药不包括住院用药)。美国的商业保险巨头之所以如此重视PBM,是因为PBM的巨大市场影响力。目前,美国三大PBM(ExpressScripts,United Health Group的Optum Rx和CVS的Car...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