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方言保留一方绿土

近来,关于保护方言的话题变得热门起来。我也愿意淡谈自己的看法。$$首先要肯定,普通话是必须推广的。像我们这样一个有十多亿人口、拥有众多方言和语言的大国,没有统一的用语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尤其在正式的文件中,应该采用普通话。从跟国际交往看,一个国家跟世界交往,用语不能五花八门,必须有一种统一的官方用语。在世界各地教汉语,应该教普通话.普通话的地位不可动摇。$$问题是,推普应该推广到什么程度?推广到今天,仍然维持五十年一贯的政策,还是应该与时俱进,作适当调整?$$我们必须看到,今天,在一些大中城市,特别是东部发达地区,普通话的普及程度已经很高,由此带来的一个客观事实是,年轻人已经越来越不会说方言,即使在文化含量低的日常生活中,方言.也在不断萎缩。方言,其实就是文化的一部分。一处的方言,反映了一处的文化。某处的文化特色,在相当大程度上是通过方言反映的,没有方言,会在相当程度上损害文化。特别是用语言表述的文化样式,比如戏曲、曲艺、民歌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马克思世界交往的本质、特征及功能

所谓世界交往,是资产阶级开创世界市场的历史过程,它以资本最大限度地攫取剩余价值为根本目的,以世界市场的开辟、占有、利用、扩大为手段,表现为形成了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民族之间的普遍联系。在马克思看来,世界交往最初是由资产阶级所主导开创的,它缓解了资本主义国家劳动与资本的矛盾,但却把劳动和资本的矛盾由民族、国家扩展到了整个世界。世界交往最终将把劳动和资本的矛盾发展到顶点和最高阶段,它奠定了马克思“两个必然”的现实性基础。在世界交往所创造的世界历史和世界市场背景下,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的理论逻辑开始向实践逻辑飞跃。一、马克思世界交往的本质论(一)世界交往具有社会实践本质在马克思看来,生产和交往是人类的两种基本实践方式,是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基本动力。从生产实践出发,马克思阐述的“两种生产”理论构成了唯物史观的核心内容,并且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机制和规律。马克思从交往实践出发,阐述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甘肃联合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1期
甘肃联合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世界交往”视阈下的马克思全球化思想

在当代,全球化已成为一种不容否认的客观事实,一种不可抗拒的发展趋势,它表征着人类的交往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全球交往阶段。但同时,在全球化的概念、形成、本质、内在矛盾及发展趋势等问题上人们意见不一。在这样的现实境况和理论境遇下,人们将视线转向马克思,以寻求智慧的启示。人们于是提问,马克思有全球化思想吗?关于马克思是否有全球化思想的问题,笔者颇为赞同丰子一、杨学功的观点:“判断一个思想家在全球理论研究领域是否拥有自己的地位,主要不在于他是否提出和使用过与现在完全相同的‘全球化’术语及相关概念,而是要看他是否对全球化理论关注的基本问题……提出了新的、实质性的理解。”[1]5因此,笔者以为,马克思“世界交往”理论中包含丰富的全球化思想,它是认识、分析和研究当代全球化最为有力的理论工具。深入分析和认真发掘马克思“世界交往”理论中的全球化思想,对于科学地解析和深刻透视全球化的形成、本质、矛盾及趋向以及正确确立全球化浪潮下中国的全球...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河北工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4期
河北工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世界交往”与人的全面发展

人的全面发展是当今时代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提出的一个重大课题,是贯彻和实践以“以人为本”为核心科学发展观的要求。马克思交往理论的研究为这一课题的科学解答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和有益的思路。人的全面发展是社会发展的最终目标。马克思特别关注人的全面发展问题,他认为交往的世界普遍性和人的全面发展是密切联系、不可分割的,二者相互作用、互动发展。交往既是一种活动性范畴,又是一种关系性范畴。交往作为一种关系性范畴是人本身所特有的,是人实现其本质的存在方式,更是人实现自身发展的重要途径。人的问题一直居于马克思恩格斯思考的中心地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马克思主义就是人学,这一点对交往理论而言也不例外。交往只有在作为主体的人之间展开才是可能的,不管是家庭、氏族、民族,抑或国家之间的交往,最终还是要归结到共同体成员之间的交往上。一、人的全面发展的基本涵义探讨“世界交往”理论与人的全面发展的关系首先涉及到对“人的全面发展”的准确理解。人的发展是指“每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视野》1998年05期
新视野

世界交往和社会主义的实践

恩格斯曾经指出,由于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通过剩余价值揭破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这两个伟大的发现”,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恩格斯写下这些话的时间距今已一百多年了。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欧洲和亚洲先后诞生了社会主义国家。五六十年代以来,一些社会主义国家走上了改革的道路。西方有的未来学家称,当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正在走向“趋同”。而在社会主义运动内部,正有人在寻找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中的“空想成份”,有人甚至或明或暗地主张改革实际上就是走向资本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严格说来,人们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态度,正在经受当代实践的严峻考验。从理论上说,科学社会主义的命运是同它的两大基石——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的命运紧密相联的。抛开这两个基石,社会主义实践就会走向歧途。本文篇幅有限,仅限于从唯物史观的世界交往的观点稍微展开自己的思考。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曾认为,“共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时发生的行动,在经验上才是可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1988年04期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两大前提”与“初级阶段”

党的一卜三大认为‘:我国现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这是一个实事求是、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无比宝贵、十分难得的结论,是几十年正反两方面经验的结晶。 在国际共运史上,一特别是社会主义制度诞生以后,围绕着对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认识问题,几经起伏曲折,留下了深刻的教习lJ。其根本的原因是对马克思主义关于实现共产主义的前提条件的思想缺乏重视,甚至忘记了马克思主义关子“两大前提”的科学结论。现在,,应当从马克思主义关于实现共产主义的前提条件的论述、中吸取最基本的内容,联系社会主义革命相建设的实际,深刻理解关于我国现阶段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结论、 一、、“两大前提”在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地位 马克思、恩格斯在创立科学社会主义学说的过程中,一逐渐形成并明确提出了二个童要思想: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世界交往的普遍发展是实现共产主义的两大前提条件。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这部重要著作中,‘「、他们首次提出了这一理论,、并进行了周详的阐述,指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