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例说常式句与变式句

从一般汉语的句式来看,常见的语序是“主——谓,动——宾,修饰语——中心语,偏句——正句”,我们把这种句子成分或分句居经常的、一般的位置(正常语序)的句子叫做常式句。常式句是按照汉民族的思维方式生成的,是人们在遣词造句过程中的主体句式,是一种常见的正常的表达法。例如:①我今天虽然感冒了,但还是要坚持给你们上课。②无论有多大困难,他都能按时到校。$$由于汉语语序的灵活性,人们为了在修辞上突出强调某一个句法成分所承载的语义,就可以把这个句法成分从它原来的句法位置上移动到其他位置上,于是,就形成了所谓的变式句。变式句就是具有特殊语序的句子,也叫倒装句。常见的变式句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就单句而言,指成分次序排列特殊的句子,如主谓倒装句(例:“你放着罢,祥林嫂!”四婶慌忙大声说。——鲁迅《祝福》)、定语后置句(例: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翁郁郁的。——朱自清《荷塘月色》)、状语后置句(例:然而现在呢,只有寂静和空虚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2019年01期
中学语文

让语言散发出生命的芳香——《秋天的怀念》变式阅读

语言是有生命的。阅读,就是要让文本语言散发出生命的芳香!做到了这一点,阅读就有味道了。一个有效的做法是,变式阅读。即,作者这么说,我们不妨那么说,通过语言“变式”,比较发现作者用词用语的匠心。限于篇幅,我仅以《秋天的怀念》第一自然段阅读为例。为了方便阅读,我把它分解成了5个自然段。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暴怒无常。)看变式句,“变得”二字被我们有意说漏了。通过比较我们发现,原来,作者是想表达:以前,我不是这样的,比如小时候母亲带我去北海,在风中,我就追着地上滚动的杨树花,当作毛毛虫,撵上去,一脚,踩扁了!如今,我的双腿瘫痪,坐在了轮椅上,哪里都去不了了,我的脾气因此而“变得”暴怒无常——好的时候,母亲暗暗地喜;不好的时候,母亲急得无所适从。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望着天上的大雁,我会把玻璃砸碎;听着李谷一的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高中生学习(作文素材)》2017年Z1期
高中生学习(作文素材)

2016年高考山东卷作文满分借鉴

于囊8题会00发阅行目字现读囊展的,下已有示文面经的丈章丈的备东。(材好6西0料,很开分,快)根始丈丈用丈丈据一到自段了己新,的的有感旅丈丈的丈丈悟程暂和。时联路用想途不丈丈,漫丈丈上写漫,一有,篇翻不检丈丈的想少行用丈丈丈丈丈丈丈丈丈丈文体不而未曾要限准求备;:(4)(1),丈文有选体的准特会角征一度鲜直,丈丈自明伴定。随立我意们;走)丈(2丈向自远拟方题…目丈丈…;丈丈(3)除诗歌丈丈丈外,丈作文再现享文化之繁华落日熔金,暮色四合,乘一叶扁舟,来到历史的彼岸:与苏轼探讨人的渺小与伟大,与陶潜共享戴月荷锄归的美好,与李煜分担愁如东流水的感伤……用一指墨香,看尽文化之深邃与灵动。文化从那翻滚激荡的黄河开始,便扎根于我们的心田,镌刻于基因之中。那寓意吉祥的中国结,那元宵佳节的灯谜,那雄伟的华夏庭院,无一不是珍贵的传统元素。而伟大的中华民族也正因这博大精深的文化而愈发绚烂壮美。把文化作为生命的行囊,便让灵魂与文化一道,穿行在历史的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08年06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从认知角度看英汉变式句

认知语言学认为,“语义依存于文化,是语义为支配汉语语法的结构原则提供理据。”汉语句子“偏重心理,略于形式”的表达机制充分显示了汉语言文化更多地依靠整体的、形象的思维方式去对待认知对象的特点。汉民族思维特点使中国人在言语交际中注重句子的表达功能,句子是否合格,主要是看表达的语义是否连贯、完美。汉语这种语义整体性和形象的直观性在英语中是次要的。严密地逻辑思维使英语句子的形式化特征表现得非常突出。由此不难发现英语是以形式达到意义的简洁,而汉语则是以意合达到形式上的简明。英语句子以形式分析支配语义关系的表达机制突出反映了英语文化思维中逻辑抽象思维点主导地位的认知特点。一、变式句的认知心理和原则语言的象似性与变式句的认知心理。所谓象似性是说语言的能指和所指之间,也即语言的形式和内容之间有种必然联系,即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可以论证的,是有理据的(motiv-ated)。认知语言学中的象似性是指语言与思维的关系,即语言结构直接映照经验结构。认知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四川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5期
四川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英汉变式句及其翻译策略

一、引言语言中存在各种句式,其中既有符合语法习惯和人们认知规律的常式句,也有对人们认知规律有所偏离的变式句。无论常式句还是变式句,在语言系统中存在,在言语交际中运用,都有其存在的语用价值。相对于常式句而言,非常式结构出现的句子被称为变式句[1]。英语由于形态清晰、语法的逻辑性强,其变式句较容易被规定和辨认。英语变式句产生的认知语用理据也很多,包括语境、表述焦点、语用意图等。而汉语语法学相对来说不太成熟,比较而言汉语变式句也不太容易被理解,这带来了汉语变式句语法分析上的分歧和理解翻译上的疑难和困惑,这也恰巧说明了汉语变式句的研究必要性和重要性。二、英语变式句与汉语变式句的类型及特点英语的句子是动词为核心的,句型的划分也主要是依据动词的类型。英语动词主要有5类,即不及物动词(intransitive verb),系动词(linking verb),单宾动词(mono-transitive verb),双宾动词(di-transiti...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科技翻译》1988年03期
上海科技翻译

浅谈变式句

汉语句子中偏正词组的顺序通常是定语和状语在前,中心语在后,这就是所谓的常式句。但是在一定的语言环境里,人们有时也打破这种语序,把定语或状语成分有意识地移到中心语之后,再加以一定的停顿,以起封特定的修辞作用。这种句子就属于变式句。 在政论性和文学性文章的中文译文中变式句并不罕见。同样,在翻译科技文章时,从修辞角度,适当应用变式句,也是完全可以的。变式句能起到用其他修辞方式起不到的作用,增添译文的文彩。 一、使用变式句,加强语气,突出修饰语 变式句语序倒置的第一个效果是突出旬中修饰语的位置。陈望道先生说:“话中特意颠倒文法上逻辑上普通顺序的部分叫倒装……大都用以加强语势……或错综句法。” 如果英语原旬内的修饰语成分本来就有强调性质,或者从意义上分析属于句子的重要成分,翻译时可以把其中一部分或者全部挪后,用标点符号断开,使之明显突ttl,成为变式旬,以加强这一部分的语气,充分表达出原文的意思,例如: 1.A:j the machine...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