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俄罗斯人喜欢中国“年货”

本报讯 (记者 李研) 日前,记者在绥芬河市的一些“年货”市场上看到很多俄罗斯人光顾这里。红红的中国结、印制精美的牛年生肖画、墨香四溢的对联、精致的工艺礼品……市场上浓浓的中国年的氛围吸引了很多俄罗斯人。$$通过了解记者得知,近几年很多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居民除了正常来中国购物外,还瞄上了中国的年货市场。在春节前是中国市场上各种商品最集中的一个阶段,而且很多商家都有促销手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07年05期
青年教师

不要吝啬你的“赏识”

美国有一个家庭,母亲是俄罗斯人,她不懂英语,根本看不懂儿子的作业,可是每次儿子把作业拿回来让她看,她都说:“棒极了!”然后小心翼翼地挂在客厅的墙壁上。客人来了,她总是很自豪地炫耀:“瞧,我儿子写得多棒!”其实儿子写得并不好,可客人见主人这么说,便连连点头附和:“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儿子受到赏识,心想:“我明天还要比今天写得更好!”于是,他的作业一天比一天写得好,学习成绩一天比一天提高,后来终于成为一名优秀学生,成长为一位杰出的人物。美国心理学家威普·詹姆斯说:“人性最深刻的原则就是希望别人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尚舞》2014年12期
尚舞

Kirill Bclorukov & Elvira Skrylnikova 我们不是严肃的俄罗斯人

在大家的印象里,俄罗斯人像他们一直以来的领袖一样,坚毅自律。不过业余组拉丁舞亚军选手Kirill和Elvira却是充满情怀的感觉派。Kiril生于1990年,Elvira生于1991年,他们是只有24、23岁的90后舞者,业余组拉丁舞决赛选手里最年轻的一对。可是如果有机会和Elvira聊天,你会发现,这位女孩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在20岁出头的生命里,是他们经历了太多?还是天生悟性高?还是遇到了指点他们的大师?开始与结束Kiril可以说是“舞二代”,父母曾经是对体育舞蹈选手,他一两岁的时候就在父母开的舞蹈俱乐部里蹦跶,3岁就开始学习舞蹈,11岁的时候就开始和名师Tone Nyhagen学习了。Kirill自小已经习惯了舞蹈的存在。7岁那年,Kiril获得了俄罗斯锦标赛少儿组亚军,还在做选手的父母预见了Kiril的未来,为了能有更多时间培养孩子,停止了自己的选手生涯。Elvira和Kiril搭档8年,因舞蹈相识也有十年了,他们相识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尚舞》2014年12期
《中学俄语》2017年Z1期
中学俄语

Бабъе лето

《(5a6be jieT〇》这个词语在汉语中一般译为“晴和的初秋”,是一年之中俄罗斯人喜欢的时间之一。因为在这个时间段中,需要忍受漫长严寒的俄罗斯人还能感受到夏曰那样和暖的气温(温度能达到25—27度),又能在多雨的秋季到来^前继续享受明媚的阳光和干燥的气候。在俄罗斯,《6a6be jieTo》每年都会到来,虽然时间的早晚和持续的长短有差异。通常它会在俄罗斯的大地上盘桓一两周,大多是在九月中旬,有时甚至会持续到十月初。在秋风扫落一切前,《6a6be JieTo》让人们享受着一年中最极致盛大的美丽:树叶开始变黄变红,和着最后的绿意,各种色彩层层叠叠,在灿烂的阳光中耀人眼目;当林中落叶铺满地面时,孩子们欣喜地在彩色的“地毯”上嬉戏玩耍,所有人的心情都分外的雀跃。人们还常常把一片片落叶串在一起,做成一个巨大的色彩斑斓的花冠,带在头上炫耀秋日的美丽。实际上,《6a6be jieTO》并不是俄罗斯所独有的,在欧洲和北美洲的季节轮替中都有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军事文摘》2017年18期
军事文摘

木头手机

看到这块木头了吗?它可是个俄罗斯制造的手机哦!我们都知道俄罗斯盛产木材,所以俄罗斯人就地取材,干脆用木头制造起手机。不要以为这是手机玩具!它还能拨打和接听呢!更想不到的是,手机后面竟然有个啤酒开瓶器,看来爱喝酒的俄罗斯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博览》2017年02期
世界博览

俄土关系恶化 俄罗斯杀手在土耳其的神秘行动

谁说家,,安不全“,管俄他他罗们斯在人会哪相里在。信海”外以院了暴开制展溫暴暗。杀f行因f动此,,为不傾了管国是±耳其警方近来发现,在土境内的一些来自俄罗斯车臣共和国的人员接连死于非命。有一些迹象表明,其中有些人是被俄罗斯杀手干掉的。那么,俄罗斯杀手为何要在土耳其大肆杀戮?他们暗杀的又是什么人呢?车臣分裂分子接连被杀在土耳其的俄罗斯车臣人鲁斯兰?伊斯拉皮诺夫知‘道,俄罗斯人总有一天会找上他的。伊斯拉皮诺夫去年^4月在给他朋友发的语音留言中说,“俄罗斯人一直在准备行动,并派了两个人来到土耳其,多次对目标人员开展了侦査行动,我的几个朋友就看到过他们。”从上世纪90年代起,伊斯拉皮,诺夫和一些人在车臣从事反对俄罗斯政府的活动,用俄罗斯方面的话来说,就是从事分裂活动。在遭到俄罗斯军方的严厉打击下,他和其他人移居土耳其小镇伊里姆特佩,以为俄罗斯人不一定能找得到他们。而且,有了土耳其警方的保护,加上他们十多个人互相保护,俄罗斯人不敢对他们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