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体验澳洲鲜花采后标准

不久前,云南省花卉产业办公室的一位前辈告诉记者,昆明晋宁新建成了一个鲜切花采后加工中心,标准化程度为目前国内最高水平,其采后过程控制的要求之高在亚洲也极为少见,让记者务必去看看。利用出差的机会,记者联络上了该采后中心的负责人———林奇贸易(云南)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格雷·莱恩,他热情地带着记者领略了澳大利亚鲜花采后过程。$$    记者来到林奇贸易公司时,恰逢他们每周的轮休,工人刚刚结束一批出口产品的采后加工。我们首先步入了鲜花原料接收间,地上未干的水渍表明工人刚结束场地的清理工作。莱恩向记者介绍:“这个区域主要进行鲜切花产品的数量和质量检查,工人会对产品进行分级,并使用一些植保仪器检查鲜花的病虫害情况。我们接收间的温度设定为12℃,这是一个利于鲜切花吸水的温度。接收间每次使用完毕都会用消毒产品进行清洗,防止各个品种之间交叉感染。”$$    经过初检的鲜切花随后被送入预冷库。存储量达75万支的预冷库温度严格控制在2℃至4℃,并使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看世界》2019年11期
看世界

到底什么是“澳洲菜”

早午餐是许多人心目中的“澳洲菜”,素食主义是澳洲的另一大风潮。你在这里可以轻松吃遍天下美食,然而蔬菜和水果的品类却相对少。每次亲朋好友来墨尔本旅游,点名要求吃一些“澳洲菜”,我都有些为难—因为怎么也想不出,到底什么是“澳洲菜”。脑海中首先会浮现出披萨、汉堡、牛排、炸鱼、薯条等食物,但它们大多诞生于美国、英国或者意大利,顶多是到达澳洲后,进行了一些改良。澳大利亚这个移民国度,仿佛没有属于自己的菜系,但在这里,尤其在墨尔本和悉尼,却可以轻松吃遍天下美食。北京烤鸭配华夫饼的Brunch墨尔本是一座飘着咖啡香的城市。大大小小的街道上,你总能找到一家特别的咖啡馆,这是墨尔本乃至整个澳洲的饮食文化,特别是在早高峰时,你会看到许多澳洲人咖啡不离手。澳洲人喝咖啡成瘾,他们的早餐往往就是一杯咖啡加上一块蛋糕。若是有机会在家里做个早餐,也只是麦片与烤面包的简单搭配。因此对我而言,每天早晨饿着肚子醒来,想着国内/澳大利亚政府鼓励人们吃袋鼠肉。它的味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工人》2018年21期
当代工人

澳洲学区房拍着卖

中国学生家长为学区房奔忙并不是什么新话题,可你大概折。不知道,澳大利亚家长也看重学区房。我旅澳近10年,孩子4拍卖前,中介会在段时间内开放这套房屋给有意向者参岁时,我进入购买学区房的“战场”,机缘巧合捡漏了套超值观。中介需要保证定的开放时间和参观频次,参观的人越多,的房子。最近,和我同批到澳洲的华人都开始琢磨买学区房竞争就越激烈。的事了,我也因此成了他们的“榜样”。我第次去参加拍卖,头雾水。中介般不会直接告诉你价钱,而是会反问,你觉得可以出到多少钱?我当时说60万,选学区有门道儿中介回答说,我觉得你这个出价很有希望,你周六定要来参加。这时你不必高兴,因为不管你报多少钱,中介都会这么回在澳洲上好的中小学有两条路,条是上私校,条是上答。他的目的就是吸引你来参加而已。公校。般来讲私校比公校好,但每年2-4万澳元的价格也不周六,我带着老公、女儿还有母亲浩浩荡荡去参加拍卖,中是普通人能吃得消的;而学区内排名第的公校教学质量也不介见来了这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课外阅读》2019年12期
课外阅读

澳洲理发记

发型绝对是塑造形象的点睛之笔,等同于美图秀秀的磨皮功能。在澳洲生活,剪头发这种在国内稀松平常的事却十分让人闹心,每次头发长到不得不剪时,内心就会狂躁不已。中澳审美观念十分不同,澳洲理发师往往不太会剪中国人的头发,剪出来的形象简直能让人喷血三升!澳洲理发师毁掉了多少来自中国的小鲜肉和大美女啊!所以很多朋友喜欢去亚洲人开的店理发,亚洲人的发质相似,韩国人、日本人开的理发店跟华人店的技术水平不相上下,而华人店的理发水平普遍低于国内。澳洲当地人开的理发店虽然技术不咋地,收费却是最贵的,像在墨尔本市区,男生理发一般需要50澳元,女生的染烫拉直一般在300澳元左右,换算成人民币就是250元和1500元,简直是一剪值千金!而在北京,我理一次发仅需38元,还能十分矫情地对理发师挑三拣四。墨尔本也有只需十几澳币的便宜理发店,但剪完之后可能丑建议大家去冒险……我在来澳洲生活前,曾在西班牙语国家工作生活过很多年,早就知道老外不太会处理中国人的头发,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能源》2018年02期
能源

复盘兖矿澳洲

2017年大收购后,兖煤澳洲仿佛一扫以往亏损的阴霾。成绩也好,教训也罢,复盘兖矿澳洲一直以来的发展,或许更深的意义在于对煤炭企业走向海外的启示。清洁能源大行其道的世界,有的国家弃煤,有的国家难以摆脱用煤。煤炭是兴还是亡,能源变革的浪潮之下,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而对于国内的煤炭企业来说,不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起起落落,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兖矿”)作为最早走向省外国外的大型煤企,不免经历了其中的酸甜苦辣。“2002年上半年,兖矿开始进行调研全国煤炭资源的工作,成为最早一批走出省外的煤企,之后在全国刮起煤炭资源的抢占风。国外方面则更早,兖矿在2000年前后就开始在澳洲开展一些工作,一直到现在。”曾经担任过兖矿集团战略研究院院长的牛克洪告诉《能源》记者,“在澳洲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尽管有些教训,但是我认为路子走得比较好,总体上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2017年6月27日、29日在Rio Tinto Plc及Rio...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8年02期
《现代语文(教学研究版)》2014年01期
现代语文(教学研究版)

澳洲记行(七) 游蓝山

①蓝山:位于悉尼以西,系维多利亚州与南威尔士州分水岭;因热带雨林、亚热带雨林相接,桉树品种多达600余种而名列世界自然遗产。②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