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悠闲浪漫的中国田园诗

从今年4月份起,山西省建设厅与北京交通大学合作,开始对全省的古村镇进行较为全面的调查研究,目前,已经有了初步成果。 $$    据山西省建设厅总规划师李锦生介绍,元代以后,山西很少遭遇大规模的战争,加上气候的干燥,有利于木构建筑的保存,许多古建得以留存下来。已知宋、辽、金及其之前的木构建筑全国146座,山西境内就有106处,占全国现存同期同类建筑的72%,弥足珍贵。山西省也是中国现存古代建筑最多的省份,总量达到18000余处,素有“中国古代建筑艺术宝库”的美誉,以“时代早,价值高,数量多,品类全”而享誉于世。除了众所周知的宗教建筑,山西还留存有大量非常珍贵的古村镇。人们熟知的乔家大院、王家大院、曹家大院、皇城相府,实际就是古村镇的有机部分。 $$    山西省建设厅张海介绍说,山西之所以有众多非常讲究的古村镇,主要可归结于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坚实雄厚的经济基础;二是纯朴敦厚的民风;三是成熟完善的营造技术。从现存的古村镇分析,山西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教育》2019年08期
现代教育

小学英语“都市田园诗情”课程开发与实践

一、研究缘起在学校着力打造“都市田园”教育特色的大背景下,笔者所在的英语教研组梳理、分析学校内外条件及教研组特点,结合城市儿童意欲亲近大自然却又疏离大自然的实际情况,对小学英语“都市田园诗情”拓展型课程进行了探索。探索小学英语“都市田园诗情”校本课程意在引导小学生释放天性,回归真实生活,体验自然乐趣。在英文田园诗歌的陶冶下,提升学生的语言能力、审美能力、文化意识和思维品质。陈如平指出,新样态学校的总体特征为:有人性、有温度、有故事、有美感。这也是“都市田园诗情”课程所追求的“四有”目标:课程有人性,师生有温度,生生有故事,诗歌有美感。[1]二、小学英语“都市田园诗情”课程的内涵及内容“都市田园诗情”的“诗”指的是诗歌,主要包括诗、童谣、儿歌等。“都市田园诗情”课程拟以田园诗为教学内容,为学校“都市田园”教育体系下的拓展型课程之一。在课程上,学校给予场地、课时、财力、物力等的支持。学校将每周三下午的最后2个课时设置为超市课程(校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上)》2019年11期
参花(上)

田园诗选

桃花盛开碧桃绽蕊丽姿华,逗引清风遍远涯。今日垄间晴日好,一枝独秀绘流霞。牧牛枕石入梦放牧青山绿树边,困来抛卷抱石眠。黉门梦里千秋在,子曰诗云赛大仙。开满鲜花之村庄山光树影入陂塘,牛过花丛轭带香。春色一山关不住,东君裁剪作衣裳。茶园春晓昨夜松峰逢雨露,仲春紫气已来临。采茶少女闲不住,歌满青山汗满襟。谷雨品茗满园春色绿无涯,窗外莺啼到我家。炉塞山柴泉水沸,煮煎谷雨碧峰茶。秋思月映丹樨总望东,去年今日远江城。鱼来雁往无音讯,几次相思入五更。老虎岩秋色雁鸣竹海千顷碧,风过秋林万叶红。最是吾乡风景好,春华秋艳景殊同。惊蛰隆隆雷唤气氤氲,竹笋山间雨润伸。万物冬眠今已醒,一池蛙鼓一池春。春分春回竹海物华新,陌上花红绿草茵。犁地耕牛披曙色,农家播谷入泥匀。清明春半余寒扫露台,樱花才谢碧桃开。未培卅载坟前土,愧为人儿不胜哀。雨水苍山雨润百花芳,风暖徐吹陌上桑。笋破新泥披曙色,农夫犁地趁春光。立夏泛绿农田鹭影斜,青苗深处响鸣蛙。荷塘碧叶尖尖角,林樾...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9年18期
名作欣赏

盛世诗人的诗意生活——清代田园诗研究专题之二

康熙亲政后,采取措施促进农业生产,他在康熙十八年(1679)上谕:“和乡党以息争讼,重农桑以足衣食。”又于康熙四十九年(1710)上谕:“民为邦本,勤恤为先;政在养民,蠲租为急。”可见康熙对农业的重视基本贯穿他执政的始终。康熙年间,总体上还称得上是国泰民安,诗人生活较为优裕。他们不走“学而优则仕”之途,反而陶醉在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中,也以细腻的笔触收录秀丽的田园风光和众多农家生活场景,丰富了田园生活的内涵。康熙朝诗人用清新的诗笔,表现田园景物之美,展露至真至纯的情感,也给读者留下丰富的艺术想象空间。诗人观察与创作的视角是丰富多变的,有近观,有眺望,有实写,也有想象,使那些秀美的田园风物一经入诗,就带上了诗人惬意生活的烙印,令诗人欣赏美、体察美的能力得到充分的体现。诗人王又旦字幼华,他的诗歌享誉当时,为“操当代文柄者,津津乐道”a。《怀杨树滋山居》其二:“茅舍连千嶂,风林自一家。晴窗交薜荔,昼户掩桃花。”这首诗从视觉角度,将动态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论田园诗的表和谐倾向之形成

和谐是人类的共同理想,更是田园社会的理想。中国古代文化“总体上明显表现出以和为美的理论特征”(1)。中国古代田园诗具有最鲜明的表和谐倾向。在中国古代社会,在世俗的观念看来,士人之间文人相轻,商人之间唯利是图,官场勾心斗角,只有乡村常常是一片和谐的世界,就像陆游所说:“农家农家乐复乐,不比市朝争夺恶。”(陆游《岳池农家》)田园诗中的田园乐显然成了古代华夏追求和谐的一种最突出的文化符号。那么,田园诗的表和谐倾向是如何形成的呢?本文想就这个问题做一些探讨。一、重农意识在田园诗中的反映古代华夏是一个典型的农耕社会,天下人的性命皆系于农桑。“悠悠世事称无穷,千灵万象生虚空。活人性命由百谷,还须着意在耕农。”(张咏《愍农》)悠悠世事,都是虚空,饱不得腹,暖不得身,只有百谷才能活命,所以要着意农耕。“一岁如苦饥,金玉何所用。”(聂夷中《古兴》)从道理上来讲,百谷的价值在活命,金玉的价值在奢华。如果年成歉收,出了粮荒,金玉就一点价值也没有了。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教书育人》2011年25期
教书育人

教育是一首田园诗

田园诗般的教育,往往追寻这样的情境:在广袤的大地上,老师和孩子们就是一棵棵正在长大的树,既吮着大地,又直上蓝天,树间明月、树下小河枝头清风白云、枝间鸟雀筑巢,这是一种充盈着诗意的高贵又平实的栖居。田园诗般的教育流淌着感动的清泉。在学习《二泉映月》时,我们沉浸于阿炳凄凉的遭遇里,泪水迷糊了双眼;在聆听邹越教授“让生命充满爱”的演讲时,我和学生一起泪雨纷扬;在汶川和玉树大地震的日子里,我和学生通过电视屏幕目睹了一幕幕悲壮的场面,我们泪飞顿作倾盆雨。教育的感动是情感的共鸣,是灵魂的震憾,是心灵的回应,是一首多年的老歌、一个久远的故事、一朵飘落的雪花、一株含苞的玫瑰、一滴晶莹的露珠一缕清远的笛声,是七弦古琴的低低哀诉、无声冷月的莹莹目光、胡风朔马的苍苍一啸。田园诗般的教育彰显着乡村的品质。教育是一座村庄,一座吉祥宁谧的村庄。教育回归村庄,就是把学生放归于沃土,放归于青山绿水,放归于生活的本真境地,让学生在赤脚奔跑中释放天性,在汗水泪水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