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望京楼市春季放量

进入2008年,北京望京区域配套得以全面完善,产业、商业、住宅齐头并进,区域发展进入快车道。近年随着区域发展成熟及可开发土地面积的锐减,望京核心区域楼盘已寥寥无几,今年3月底,位于望京核心区的大西洋新城六期聆湖苑开盘当天即销售过半。 $$区域配套全面完善 $$昔日望京像围城,易进难出。现在,许多先前的断头路相继连接通车,打通了与外围的交通动脉。地铁13号线以及规划和建设中的地铁4、14、15号线均经过望京,将有效缓解区域的交通困扰,轨道交通的力量在望京地区将不可小觑。2008年上半年,进入望京腹地的望京西路、阜通东大街建成通车,交通拥堵问题大大改善,区域内车辆将可以直接进入京承高速和北三环。目前,望京西区与亚运村直通的立交桥已经竣工,向西直通亚奥、中关村,向南直通三环、二环,被京承高速阻隔的望京板块与亚运村板块彻底打通。 $$望京周边的医疗和教育配套设施也在全面完善。望京医院、惠兰医院、北亚医院等大型医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乡镇论坛》2006年14期
乡镇论坛

营叔和他的“望京楼”

营叔是我老家的邻居,村里少有的高中生,白白净净的脸上戴一副近视眼镜,与整个村庄的庄稼汉显得格格不入。正因为如此,他看不上庄稼活。生产队那会儿,因为他哥是队长,他干记分员,挺神气,还娶了个村里有名的漂亮媳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营婶爱漂亮,爱干净,也看不上农活。村里分田到户以后,村里人把他们夫妻总结为“闲时恩爱夫妻俩,忙时夫懒妻打骂”。平时农闲季节,村民们坐在村头门前树阴下闲聊时,营叔夫妻最能讲,他们家门口也最热闹。可到“焦麦炸斗”的季节,村民们起五更睡半夜忙活的时候,村里总能听到营婶那拉长声音婉转悠扬的叫骂声和哭声。太阳西下的时候,总能看到营叔耷拉着脑袋,拉着架子车独自上地的身影。村里的庄稼数营叔家种的最晚、苗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新郑望京楼夏商城邑聚落演变与社会变迁

望京楼夏商城邑的形成和发展相关的考古学文化可以分为六个阶段,即望京楼二里头文化一期(二里头文化三期)、望京楼二里头文化二期(二里头文化四期)、望京楼二里岗文化一期(二里岗下层一期)、望京楼二里岗文化二期(二里岗下层二期)、望京楼二里岗文化三期(二里岗上层一期)、望京楼二里岗文化四期(二里岗上层二期)。二里头文化时期以本地二里头文化传统为主体,但北方辉卫型文化和漳河型文化传统有明显渗入,同时还有少量东下冯文化传统。二里岗文化时期呈现出一种多元交融、繁荣发展的局面,这一时期二里头文化传统犹存,辉卫型文化、漳河型文化、岳石文化传统并存共荣,同时典型二里岗文化风格在逐渐形成,直至二里岗上层二期(白家庄期)望京楼城邑繁荣发展的局面归于沉寂,并最终废弃。望京楼二里头文化城邑最晚在二里头文化三期的某个阶段开始创建,二里岗文化城邑在二里头城邑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二里岗时期城壕直接打破二里头时期城垣,二里岗时期城址规模虽然有所缩小,但是城邑整体的...  (本文共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新郑望京楼遗址夏商城址研究

新郑望京楼遗址的夏商遗存包括二里头文化与二里岗文化两种内涵,二里头文化可分为两期,二里岗文化可分为三期,两种文化在时空及面貌上具有密切的联系。望京楼遗址二里头文化第一期相当于二里头遗址二里头文化三期晚段至四期晚段,第二期相当于四期晚段的最晚阶段或更晚,而望京楼等郑州地区的二里头文化遗存在发展速度上与偃师二里头遗址有一定的差别。二里岗文化的矮领鬲与大口尊等典型器物具有由早到晚的多个发展序列,望京楼遗址二里岗文化第一期大致相当于“二里岗下层二期”,第二期相当于“二里岗上层”,第三期相当于“白家庄期”且可能偏早。望京楼遗址的外圈城壕建造于二里头第二期,二里岗第一期时修建了外圈城墙,不久之后又修造了内圈城墙与城壕,体现了聚落的重要地位与社会冲突的加剧,而外圈城墙与城壕则被破坏并逐步废弃。内圈城墙与城壕在二里岗第二期时沿用并得到了维护,第二期晚段时开始废弃,至第三期城壕被彻底填平而失去防御功能,似乎反映了聚落的衰落。  (本文共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关东学刊》2018年06期
关东学刊

郭登庸《登望京楼有感》

~~郭登庸《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01期
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望京楼夏代城址与昆吾之居

望京楼遗址位于河南新郑市西北6公里望京楼水库东,“南水北调工程”中线干渠穿越遗址南部。2010年秋冬,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遗址进行勘探与发掘,确认其为夏商时期的城址。[1]该城址由面积约37万平方米的二里岗期商城址、圈套于商城外侧的二里头文化城址以及面积达168万平方米的外城址组成;发现有大型城垣、城门、护城河、大型夯土建筑、祭祀坑、墓葬等遗迹,出土有精美的青铜器、玉器、原始瓷器等遗物。城址的发现,对于研究夏商时期的政治、军事、社会结构、城市建设以及夏商王朝更替,探讨中国古代文明化进程以及国家的起源、形成与发展,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入选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当之无愧。那么,人们不禁要问:在夏代,如此大规模、高规格的城址,其属性是什么?是哪支族群建造和使用的?笔者通过对文献材料和考古材料的分析研究,认为该城址应是夏代东方的方国都城遗存,其当为夏代中晚期的“昆吾之居”。本文拟就此问题进行探讨。一、城址的年代与夏代昆...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