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拂面杨柳风 开“窗”话节能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朱自清在他的名篇《春》中这样描写春风拂面的感觉,人们开窗通风换气,就是希望可以领略到这种美好感受,可与这种期待相反的是:一些现代化的建筑,因为种种原因,外窗完全不能打开,或者只能开启很少的面积,根本谈不上开窗换气,只能依靠机械通风,不仅使建筑能耗增加,而且还伴随着噪声、吹风感等系列问题。由此可见,窗户开还是不开,怎样科学地开窗通风透气,降低建筑能耗,值得探讨。 $$自然通风VS机械通风 $$建筑运行能耗的70%以上都用于建筑物室内环境控制,即温度、湿度、室内外通风换气和室内的照度。降低建筑物能源消耗,最主要的途径是降低建筑室内环境控制所消耗的能源,室内外通风换气则是其中重要一环。 $$窗户之于建筑,犹如人之肺。人类很久以前就发明了窗户,据几千年前的《易·系辞下》记载:“黄帝尧舜……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好家长》2017年09期
好家长

乡情

悠悠的笛声传来,伴着轻轻的杨柳风,荡开了秦淮河的道道涟漪,雕着栩栩如生的龙头的游船钻过石桥,缓缓地向前驶着,似乎怕惊扰了这里的宁静。这是我的家乡———南京。我不会喊“我爱你啊家乡”,也不会用老套的歌词“谁不说俺家乡好”,那种对于她的情感,只是沉淀于心中,说不出口。乡情,到底是什么呢?该是那小摊上臭豆腐的味道吧!刚从锅里拿出来的臭豆腐仍是油汪汪的,心急的孩子若是直接咬上一口定会烫得龇牙咧嘴。金黄的外皮裹着柔软的豆腐,老远就能闻到那特殊的香味。咬上一口,那香脆的表皮在牙齿的挤压下会“嗞嗞”地响,里面软乎乎的豆腐佐着爽口的辣酱滑进口中,真是香气四溢。最惊艳的,便是咬下一角后豆腐由里往外溅出的汁,“鲜得人舌头都没有了”。待豆腐滑入喉咙,那余温暖和了整个身体,暖进了心窝。一舔唇,那香辣的余味仍萦绕于齿间。不得不说,摊主大爷真“来斯”呢!这是她赐予我的味道!该是那秋夜秦淮河畔的风景吧!缥缈的烟雾蓦然笼罩在深秋冰冷的水面上,几条游船划过水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7年10期
长江丛刊

岁月静好

三月·风春天是被三月的风拖来的。昨晚散步还有些寒意,晨起上班,不知不觉竟然有了暖的感觉,温温柔柔,和和煦煦,深深呼吸,似乎还带着泥土的腥气。“吹面不寒杨柳风”,三月的风是一定要和柳条儿一起的,你看,柳条儿身姿摇曳,湖水也羞红了脸,漾动的碧波如春心般,一层赶着一层地羞答答着。风头不再那么锋芒锐利,似乎赶走了冰天雪地的冬天,一下子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不经意间吵醒了大地,吹绿了田野,吹开了百花一般。枝头的鸟儿这下可安心了,它们的巢,谢天谢地,终于不再在北风的漫长施暴中摇摇欲坠了,是暖巢,对,是暖巢,不再颠簸,可以做春梦了。你听,它们的叫声多么欢快,唧唧喳喳,跳跃轻快,愉悦的情绪随风灌满村庄的角角落落。忽而转了风向,遍地有了南国的信息,于是不安的人在内心焦急,春天怎么还不来,花儿怎么还不开?可是季节很慢,你急不得,最好还是放宽心,搬一把躺椅,取一本书,窝在墙角向阳的地方,有一眼没一眼地看几行文字,或者直接在温暖的阳光中打个盹。或许等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7年Z2期
东方文化周刊

骑行在早春

阳光趴在窗台,嘟着小嘴埋怨:春光这么好,怎街道旁的行道树依旧是冬天的模样,落叶的举着能宅在家里,把大好春光辜负?光秃秃的枝干,常绿的绿得那么苍老,相机没有对焦到春风涌进屋子,喘着粗气呼唤:春色这么美,快娇嫩的新芽与可爱的花蕾。可是,又急什么呢?毕竟刚迈出家门,把美妙的春天拥抱!到雨水节气,春天有的是大把的时间,一切都在孕育之于是,我拿起相机,骑上单车,投进了春天的怀中。几经春风的吹拂,定有柳树“万条垂下绿丝绦”;抱。几经春雨的滋润,定有海棠“小蕾深藏数点红”。瞧瞧“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杏花未路边的草地,枯黄之中不是有了点点绿意?骑行在早开,杨柳未绿,风儿吹面已不寒。骑行在早春,骑行春,骑行在明媚的阳光里,眼前虽是冬天景,心中早已在和煦的阳光里,任暖风抚拂我的脸颊,任发丝随风“千里莺啼绿映红”。早春,播种着希望;早春,萌发翩舞,任清新的空气随着血液渗进了身体的每一个细着梦想。胞……浑身舒畅,舒畅得似乎灵魂都要跃动起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儿童画报(绘读绘写)》2017年03期
儿童画报(绘读绘写)

寄往春天

亲爱的孩子,春天是怎么来的?你可听见?你可望?你可闻见……哇,你说春天是飘来的,带着杨柳风;他说春天是晕染的,带着大刷笔;我说春天是捡来的,要在田里淘、山间淘、树林淘……而后塞在我做的信封里,寄给春天。我想,春天,她大概不知道自己的样子,于是,我要把我感受到的做出来,给她拍照留下美好哦。于是,上学路上的一草一木,没人在意的掉落的小花小草就成了我的作品。首先,我们要做一个信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辽河》2017年10期
辽河

清明忆慈父

杏花雨,杨柳风。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到父亲的离世,于我们兄弟而言,不啻倒下了,我们再也见不到父亲清瘦的背影,再也听了一根强大的精神支柱。父亲,既是我们慈善不到父亲和善的声音。父亲静静地长眠于官的血亲与尊长,又是我们人生的导师和楷模,冲坪后面的那一方山坡上,与清风对话,与明更是我们亲密无间的朋友。月作伴。父亲于1938年3月17日出生于一个贫往年清明前一周左右,父亲便会打电话苦农民家庭。只读了四年私塾的父亲自幼聪给我,让我和兄弟、堂兄弟们约定扫墓日期。慧过人,不到十岁就跟随祖父行教(学师公)我们约定的祭扫日期大多在清明前夕的寒食学艺,十四岁就和伯父唐新家一起出师“抛节,以往总是父亲带队,我们儿孙辈一行近二牌”(即可单独“走施主”)。1958年参加工作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往山林进发。记得去年后放弃行教,一边教书一边自学成才,先后获清明节在建古堂后山扫墓的时候,平时还算得中师和大专文凭,并相继担任过小学校长、健朗的父亲竟有些步履蹒跚,堂兄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河》2017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