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城市边缘,何去何从?

编者按:城市边缘区是城乡统筹发展的重点区域,而新农村社区是其中的重要部分。因此,如何进行城市边缘区新农村社区的建设是城乡规划必然要面对的问题。在北京、上海等地,已经进行了一些实践。近年来,广州在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中,也开始尝试以社区建设作为出发点进行规划设计。在前不久召开的广州市番禺社会主义新农村村庄规划论坛上,广东工业大学建设学院主任、总建筑师朱火保以广州番禺区为例就此问题进行了探讨。 $$    规划要放到快速城市化背景下考虑 $$    目前,国内大多数学者认为,城市边缘区是城市发展到特定阶段所形成的,紧靠城区的一种不连续的地域实体,是处于城乡之间、城市和乡村的社会、经济等要素激烈转换的地带。城市边缘区位于城市建成区的外围地带,是城市与广大乡村地区相连接的部位,它是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形成的独特地域实体,在土地利用上则表现为由城市向乡村过渡的混合土地利用地带。城市边缘区是城市外延的发展用地,是城市人的服务区,既是城市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贵州教育》2005年14期
贵州教育

我和我“城市边缘”的孩子

我校位于贵阳市城郊结合部,生源比较复杂,学生家庭背景差别大。我班36人中,流动人口子女、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离异单亲家庭子女、家庭经济困难子女占了大半。这些家庭要么对孩子一味溺爱,要么“粗放式喂养”,要么根本就放任不管。这使得这些孩子不仅学习能力差,还染上了许多社会上的不良习气,如打架、骂人、偷东西、勒索同学财物、组织纪律性差、不尊重老师等等。这些生活在城市边缘的孩子们,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心理状态也处在主流社会的边缘,看着他们依旧天真而倔强的脸庞,看着他们迷惘、彷徨的眼神,看着他们一转身时脸上滑落的委屈的泪水,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作为一名教师,作为班主任,我觉得我对这些孩子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了教好这些孩子,一开始我千方百计地想了许多方法来改进他们的学习,可孩子们不仅不配合,还有抵触情绪,认为我这个班主任管得太多、管得太死。于是我不断思考:对于这些孩子,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经过反复思考,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于这样一群孩子来说,学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家》2018年01期
艺术家

《城市边缘》

~~《城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创作》2017年01期
创作

草原

我们的城市边缘曾有一片‘'草原"。很多人都听说过那里,但很少人去过。他们管那儿叫“岛”,他们如果真的去到那里,他们是会感到羞愧的。那里有马群、牧草、胡杨林、悬镜的湖面和天际。我就曾在那里度过了最重要的几段时光。我有一匹叫做"0.8”马。意思是说它就像一辆排量0.8的破车,平时哼哼唧唧像龟爬一样的磨叽,但给一脚油门就能像疯了一样不要命地跑。行家是会对这种马不屑一顾的,但它是我很好的朋友。那有很多的小山包,我总是骑着0.8冲上来再冲下去,乐此不疲。最高的坡上有个大棚屋,那是我们的大本营。屋里有一本书,这本书给我纯洁的心灵留下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每次想起就感到生理和精神上的双重空虚,非常苦闷。屋里还有只狗。边牧和田园犬的混血,个子小小可是顽皮得很。我很喜欢它,经常把牛奶分给它喝,它也很喜欢我,总是跟在我屁股后边摇尾巴等我给它倒牛奶。直到这一切都结束以后,才想起原来离我回去月亮岛的日子已经很远了。虽然没有正式道别,但我始终记得最后一次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创作》2017年01期
《山东画报》2016年14期
山东画报

菜棚里的童年

在路边有一大片菜地,十几户来自外地的家庭寄居在田间地头自己搭建的菜棚里。暑假开始,这些菜农的孩子也来到这里,他们在享受父母亲情的同时,也感受着父母在城市边缘生活的艰辛。晚上6点30分,夕阳西下,田间的蚊虫逐渐多了起来。棚外,11岁的罗佳玲和9岁的罗佳伟一边拍打着蚊子,一边用刷子刷着刚刚自己洗澡换下来的衣服,一副老练的样子。而此刻,爸爸妈妈还在棚子附近的菜地里忙碌,这也是菜农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过一会儿,爸爸妈妈还要将收好的一车生菜和白菜送到菜市场。“这里不好玩,没有伙伴,住的也破,蚊子还多。”罗佳玲和弟弟罗佳伟自从一个月前来到这里后,就住进了城郊爸爸妈妈住的这个菜棚里,由于爸爸妈妈每天忙碌,很多事情只能自己做,每天除了到地头逛逛,肚就是看电视,备感寂寞。尽管刚来的这几天感觉有些新鲜,但几天一过,他俩就开始想家了,想念爷爷奶奶,想念村里的伙伴。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也没能进城玩玩。天逐渐黑了下来,在另一间菜棚旁边的菜地里,罗佳琪和弟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美文(下半月)》2017年03期
美文(下半月)

往来成古念

总喜欢在阳光温如细软的时日里啜一口茶,望着夕阳西下的城市边缘,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稀薄的阳光透过钢铁森林照在我的脸上,眼前仿佛流动着一层淡金色的薄雾。窗外的蝉声陪伴着天上的行云缓缓飘过,荡漾开一点一滴的回忆。鲜衣怒马的年华早已随着时间的沙漏一点点地减少着,直至消散。在转瞬即逝的人生路上,一路走来,曾遇到过暖暖的微笑,也曾遇到过狂风骤雨的黑暗;曾采撷过路旁野花,也曾惊起过林中飞鸟,曾在时光流水中踌躇感慨,也曾在艰难险阻前毫不畏惧。怀念收获过的如行云流水般的美好时光,也惦念经历过的凄风苦雨般的黑暗岁月……徜徉在记忆的宫殿中,在甜蜜的清风吹拂我脸颊的时候,我沉醉了。静静躺在时间之河的河底,看阳光折射的光线透过水面轻轻抚摸在自己脸上,有一种淡淡的温暖。河面上静静地飘着许多深藏在记忆角落的东西,温暖着每一寸毛孔与血液。躺在水底随波逐流,多想闭上眼睛静静地看着水面的青山巍峨依旧,斜阳的光芒照亮了远山的半个山头,勾画出一笔素雅而沉凝的画卷。喜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