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快速城市化导致“去根化”社会

中国的社会有一个难得的优势,无论怎么动荡,根基很难动摇。这种根基的稳固是社会包容性得以释放的基础,只要根不动,无论何种不同的文化冲击,总是能够用自身的信念来加以同化。其结果就是源源不断的外来文化和习俗都能够融入到主体文化当中。看似文化单一,其实多彩纷呈。这种根基是什么?从本质上说,就是费孝通先生早年提出的乡土社会。当然,任何地域都可能存在各自的乡土社会,这原本并不稀奇。仅就乡土社会本身而言,没有什么太多的意味。但如果把乡土社会看做是一种社会网络下的非正式制度,情形就不同了。如果这种制度能够给社会的经济发展提供一个稳定的持续的制度平台,那么乡土社会就能够支撑整个社会的长期稳定。关于乡土社会作为制度的功能,我将在以后陆续涉及。$$    在此处,我先认可乡土社会的制度平台作用。或者说,是做出的一个理论假定。那么按照费孝通先生的分析,我国的乡土社会作为一种制度有何种关键特征?那就是基于家庭这样一个基本组织单位,以及从家庭衍生出来的血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村工作通讯》2018年10期
农村工作通讯

中国乡土社会面临诸多变化

乡村振兴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最强音,乡村要振兴,首先应认清乡土社会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一是社会主体由稳定向流动转变。越来越多的农民放弃对土地的依赖,以劳动力的形式进入城市,寻求新的发展空间,“流”是活力的表现。二是社会关系由熟悉向陌生转变,这种转变逐渐打破了熟人社会的秩序,如何让传统的诚信与现代的契约在乡土社会治理中共同发挥作用,是当下需要深入探讨的大课题。三是社会空间由地域向公共转变。农业已远远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农业形态,农村成了人们观光旅游休闲的好去处,务农劳动成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4期
中国民族博览

海南黎族民歌与乡土社会

黎族民歌是海南岛黎族人民集体创造的宝贵财富,承载着这个民族深厚的历史和文化记忆,集聚着他们的民族情感和自我认同。因此,在这样一个没有形成过文字的族群中,民歌担负起了传递习俗、经验、技艺和观念信仰的特殊意义,常常被视作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精神根脉。 _、黎族民歌的文化特征 孔子曾用歌谣来教授弟子,他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途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夫子的教育观念,正所谓“诗者言其志,歌者咏其言”,堪为记诵之学也。清代岭南著名的诗人屈大均曾言:“吾越妇女,雅好为歌,谣诗多有发情止札义,可以传于后世者。盖教妇人女子,奠善于诗。”近人刘锡蕃也说:“蛮人无文字,述其先哲历史,完全以歌词(或道巫经典)传诵之,故蛮民眼光下之歌摇,几与历代‘总谱’‘史乘’‘典章’同一珍贵。”这或许便是古人最初的“声教”概念,对于地处南方的少数民族而言,民歌在族群文化传承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社会功用。 民歌是民间音乐与民间文学自然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2018年10期
贵州社会科学

乡土社会之家庭景观

随着世界人口的快速增长以及由此带来的人们对住房的需求,住房危机日益凸显。与此同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认知方式不仅日益受到全球化、信息化的深刻影响,且受到文化冲突、生态危机的侵扰,这些都与乡土社会的文化传统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家庭景观在未来的人居环境建设中是否得以保存是一个问题。一、乡土之“家”从某种意义上讲,家庭是最具中国特性的本源型传统,[1]家是人们生活中至关重要的部分。它虽然平常、日常,却在视觉上最直观地呈现出乡土景观的基本形貌。人类学家彭兆荣教授认为:生存、栖住是“家”的落实。他把家理解为五种“单位”,首先“家”是“生命单位”。“家”是会意字,甲骨文是,家居的标志是房子里有猪。《说文解字》:“家,居也。”[2]“家”的本义即住所、屋内,有多种生命形式。其次,“家”是“空间单位”。它是空间形制中“地方”最基层部分。《正字通》:“家,居其地曰家。”(1)家居表现为地方性处所。所谓“聚落”表明某个群体的聚集空间格局及由此...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当代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乡土社会关系的变迁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我国乡土社会关系的研究重新出现在学术界和实业界的视野。费孝通先生指出,乡土百姓在这个熟人社会里通过内在的礼治规则和外在的差序格局来安排自己和他人的生活规则与交往秩序。同时,他认为,和现代社会相比较时,乡土社会的特点是静止的,人们之间的关联固定在通过血缘、地缘、礼治规则、差序格局形成的个人圈子所维系的寂静社会里。但是,改革开放以来,现代化、工业化和市场化的冲击使得乡土村民浩浩荡荡地加入社会流动的大军中,那种相对静态、稳定、带有浓厚乡土气息的中国农村社会已悄然发生了变化,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这些前所未有的社会变化一定程度上带来了浓浓的乡土社会关系的淡化甚至异化。为此,有必要对乡土社会关系进行整合与再造。一、社会关系马克思认为,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因此,对每一个个体的界定总离不开对其社会关系的界定。社会关系就是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结成的关系的总称,包括人与人、人与集体、人与社会等关系。社会关系类型化的研究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云南社会科学》2017年05期
云南社会科学

论乡土社会之道路景观

小引在古希腊俄狄浦斯神话中,怪兽斯芬克斯让所有通往忒拜城的过路人猜一个谜语:是什么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这一典故出自“命运悲剧大师”索福克勒斯悲剧《俄狄浦斯王》。无数人对“斯芬克斯之谜”的隐喻意义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虽然正确的答案是“人”,但似乎还有深度的隐喻意思。事实上,在这一谜语中,“路”作为一种“通道”,无论是神谕、冒险、求索还是命运,都是实现政治意图的路径。因此,道路也常常被作为政治景观看待。有意思的是,无论中国还是西方,“道路”都延伸出“道理”“方法”等意思。中国的“道”、西方的way皆然。道路景观“道路学”(odology)这个词源于希腊语“hodos”,意指道路或旅途,所以“道路学”便是关于道路(road)的学问或研究;而道(way)则是通过特定方式达到某种目标的途径。这一公认的用法可以解释为何宗教信仰及宗教行为频繁使用“道”一词。(1)赫尔墨斯(Hermes)是古希腊道路与旅行之神,...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