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何调试家业与企业?

真功夫家族内斗,以及最近一系列的公司高管离婚案,让人注意到,在家族企业中,股东的家庭问题与公司发展之间,有着生死攸关的关系?$$   家族企业在家族出现一些重大变故的时候,将给企业的经营带来很大的风险。这种变故包括家族内婚姻的变故、家族成员分家以及生老病死等等。$$   “真功夫”是一个典型的因为家族婚姻变故而产生股权和控制权之争的公司,双方曾期望通过分割创立新品牌等方式分开,但未能成功。近年来,这样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也在深层次表现出家族企业成长中的困境和问题。我们不少家族企业,最初把注意力都用到经营与发展上去了,很少有企业花工夫对企业的产权结构、治理结构以及公司文化进行认真设计和改进。规模小的时候大家都比较容易齐心协力,当时还看不到很大的利益,看到更多的是风险、任务、责任。但到了一定规模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全国流通经济》2019年19期
全国流通经济

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研究

家族企业是我国经济形式的主要表现之一。其兴衰荣辱也直接影响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但“富不过三代”流传到至今,预示着我国家族企业持续长久发展的问题。根据麦肯锡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为24年,而且只有1/3左右的家族企业可以传到给第二代,传至第三代的家族企业数量则不到总量的13%,只有5%的家族企业在三代以后还具有发展活力,还能够持续为股东和社会创造价值。如何实现国内家族企业的顺利传承,进而推动它们的持续成长,打破“富不过三代”的诅咒,是影响国民财富创造和国民经济的重要因素,也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亟待解决的一项课题。一、前期研究回顾关于家族企业的定义,Chandler(1987)认为,家族企业是“企业家式的企业”,创始人拥有绝对多数的股权,并在重大事项中拥有最高决策权。Gersick(1998)提出认定一家企业是否是家族企业的标准是一个家族对这个企业拥有所有权的比例。国内的学者也对家族企业的定义提出了自己的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09期
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的进化式传承

文冯媛时至今日,“进化”这个字眼在学界已经越来越不受待见,我想大抵是因为社会发展的律动常常让人感到困惑。无论是一种文明,还是国家、社会、组织,抑或是政治、经济乃至整个人类,均无法证明进化究竟是始终沿着一条直线向上运动,抑或是围绕一个中心往复运动,还是周而复始进行圆周运动。反观历史,我们会注意到每跨越一个时期,社会生活会阶段性发生影响深远的重大变化,包括文明的、文化的、政治的、经济的或技术的变化,比如战争、新的政治领袖、文化革命、蒸汽机、电、互联网、青霉素……经济现象中的变动有些是发生在既定轨道内的连续变化,这通常是为了连续地适应变化进行的数不胜数的微小改进,属于一种静态变化;也有很多的变动是突破传统路径既有框架的“颠覆性”变化,属于非连续的“动态变化”。而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认为当传统生产方式出现“颠覆式”变化时,经济面对的问题才属于发展问题。而所谓“发展”,应该不是外界强加的,而是经济自行产生的,是内生的变化。因为任何一个内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09期
家族企业

如何驱动家族企业向集团化发展?

从一个创业想法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发展和积累,企业开始跨越最初的经营范围,进入到其它的商业领域,企业集团化就自然而然地提上议事日程。家族企业也是这样,或许当时仅仅是家庭的一个想法,后来就有机会逐渐成长为涉足多领域的家族企业集团(family business group,FBG)。一般的经济学观点认为,企业集团化说明市场环境中缺乏相应机构或效率低下,这使得集团内部的交易成本更低也更有竞争力。也有观点认为,家族企业集团化是家族企业凭借其在主业建立的优势地位和影响力,可以使其更轻松地获取外部投资,从而以更小代价进入新的领域,扩大家族企业的经营版图。但是对于家族企业集团化建设,还需要从更深层次去理解,这对于思考和扩展家族企业的发展战略是非常有意义的。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驱动家族企业向集团化发展的三个要素:业务、制度和家庭,并提醒家族企业应该注意集团化过程中的两个关键问题。业务层面:家族企业的独特协同能力从业务的角度看,家族企业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培正商学院学报》2004年01期
培正商学院学报

中国当代家族企业的界定与特征

进入21世纪以来,理论界对家族企业的研究日益增多,有的列举数据说明家族制和泛家族制是世界各国民营企业的首选模式;有的从儒家文化传统为中国家族企业寻找文化渊源;有的分析家族企业发展中各个阶段的经营管理利弊,以促使其兴利抑弊,健康发展……这些研究是积极的、有益的。然而,笔者在浩繁的论文和著作中感到一种基调:既然家族企业的产权结构、管理模式、文化理念等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那么只要避开陷阱,便能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杜邦公司、IBM公司、通用电器公司等家族企业,不都是经历了百年沉浮而经久不衰吗?若如此,对家族企业转型问题的研究也就失去意义了。对此,笔者颇不以为然,而且认为,这种基调对断代之后再复兴的中国当代家族企业的正常发展是不利的。课题组拟对家族企业的现状及存在合理性研究的基础上,想着重分析家族企业持续发展的局限性,并粗略展望其前景,以期引起学术界不同声音的交流。限于篇幅,本次刊发的仅是阶段性成果的第一部分。 一、中国当代家族企业的界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培正商学院学报》2004年02期
培正商学院学报

中国当代家族企业存在的相对合理性

一、家族企业是肠应我国基本国情的产物 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在南方谈话中指出:“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①再一次为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扫清了理论障碍。同年召开的党的十四大明确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议》,提出到2()00年我国将初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到2()l()年,我国要建立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框架r从此,开始了告别计划经济,建立市场经济,完善市场经济的历史进程。这就是家族企业大量产生并迅速发展的政治背景。下面涉及的基本国情,都是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出现的。 1.诚信失缺的市场环境 一般说来,市场经济在其初创和发展过程中,总要经历一段主体活动混乱,游戏规则不健全,交易不平等的无序阶段。我国的市场经济,是由计划体制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