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甘肃银行赴港上市“补血”

1月18日,甘肃银行从18家等候上市的银行中突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西北地区首家上市的城商行。$$“在我国全面冲刺小康的关键阶段,城商行是扎根区域的不可或缺的金融力量,为了增强服务实体经济、抵抗金融风险的能力,城商行迫切需要补充资本金,以支持自身转型发展。” 某城商行高管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谈及近期监管层持续出台的“去杠杆”相关政策银行的影响,甘肃银行认为,短期内会对银行造成一定影响,但长远而言,这些政策可推动银行往健康方向发展。就甘肃银行而言,该行也在调整资产组合,寻找一条转型发展之路。$$目前未有回A打算$$1月18日甘肃银行登陆H股的首个交易日,全日最高股价每股2.94港元,收市报每股2.88港元,比招股价2.69港元上升约7.06%。全日交投量达1.24亿H股,总成交约3.45亿港元。$$1月17日,恒生指数收于31983.41点,一举突破10年前的历史高点31958点,以全日最高位收盘,成交逼近1800亿港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村金融研究》2019年02期
农村金融研究

永续债助力银行扩充资本正当时

2018年12月25日,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2019年2月11日召开的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聚焦“商业银行资本金补充”问题。商业银行通过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金,既可以提高银行的防风险能力,又能够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中国银行已经发行了国内首单商业银行永续债,未来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的步伐将加快,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的政策也会陆续出台。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需求迫切永续债,顾名思义就是除非达到特定条件否则可以永远存续的债券,它属于混合型证券,是一种兼具债权和股权属性的融资工具。2013年我国发行了第一只非金融企业永续债,2015年以来永续债市场快速扩容,2018年末市场上非金融企业永续债的存量规模已超过1.6万亿元。不过2019年以前,国内银行尚无发行永续债的先例。而巴塞尔协议Ⅲ推出后,海外银行已经大量运用具备永续特征的一级资本债券工具补充资本。此次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提出加快推进银行永续债发行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城市金融》2017年07期
中国城市金融

事件

工行连续五年居全球千家大银行榜首英国《银行家》杂志日前公布了2017年全球银行1000强榜单,中国工商银行以2812.62亿美元的一级资本连续第五年位居榜首。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内地共有126家银行入围1000强银行榜单,比上年增加7家。业内人士表示,一级资本是综合衡量商业银行业务发展能力、风险承受能力的重要指标,也是其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2017年7月4日)农行与百度合作共建智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与百度签署战略合作,共建“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此次的合作主要围绕金融科技领域开展,并将围绕金融产品和渠道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保险》2017年02期
中国保险

针对财险公司的核心一级资本建立锚定机制

在“偿一代”监管体系下,财险行业的乘数扩大效应与再保效应导致顺周期效应产生,且在该体系下“偿二代”监管体系应对各类风险对财险企业持有资本影响各不相同,比如承保风险增加会提高财险企业持有资本数量,投资风险和违约风险会降低财险企业持有资本量。建议:1.针对财险公司的核心一级资本建立锚定机制。具体为:设定GDP增长目标,在目标上限内,财险公司最大承保能力仍为核心一级资本的4倍;当经济增长超过GDP增长目标时,GDP每增加一个百分点,财险最大承保能力为3.71,当财险主体最大承保能力超过目标乘数时,即使核心偿付能力和综合偿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金融论坛》2014年04期
金融论坛

非贷款业务对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的影响

资本保有规模对商业银行的日常经营和业务结构设定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资本是覆盖风险、吸收损失的重要保障,并被作为监管当局开展银行监管的关键依据。一级资本包含在总资本中,由股本、留存收益等自有资金构成,具有极强的抗风险能力,被认为是银行面临风险时拥有的最高质量的资产,一级资本的充足情况才是吸损能力的真实反映,此次金融危机更令一级资本引起了监管部门的空前重视。2010年出台的巴塞尔协议Ⅲ对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提出质量要求,大幅提高一级资本规模。2012年6月银监会下发《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加强对一级资本充足率、储备资本的监管。全球银行业面临着资本金短缺和融资约束的双重压力,亟须寻找释放压力的途径,发展传统业务之外的非贷款业务被视为途径之一。非贷款业务的倡导者有如下依据:在理论方面,传统观点认为非贷款业务能够有效降低银行的总体业务风险,降低资本充足率的分母(加权风险资产规模),从而为银行节约监管所需一级资本,因此是缓解银行资本金压力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财贸研究》2014年03期
财贸研究

非贷款业务能够节约一级资本吗?——基于中国大陆108家商业银行的分组面板数据

2010年出台的巴塞尔协议Ⅲ对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提出质量要求,大幅提高一级资本规模。2012年6月,中国银监会颁布《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加强对一级资本充足率、储备资本的监管。自此,中国银行业面临资本金短缺和融资约束的双重压力,亟需寻找释放压力的途径,发展传统业务之外的非贷款业务被视为途径之一。然而非贷款业务品种多,个性差异大,具有风险多样性,因此,它与一级资本充足率究竟是何种相关关系?发展中间业务究竟能否真正节约一级资本规模?这些关键问题亟待研究,但既有文献还缺乏有力的实证支撑。从实证角度回答上述问题将帮助银行科学分配资源,在保证安全性的同时达到盈利最大化,有助于监管部门合理地制定监管政策、指标,既能保障金融稳定,又能正确引导银行业务创新,最终达到银行业与监管层、微观经营与宏观监管的平衡。一、相关研究回顾由于西方银行业发展相对成熟,因此,国外关于银行非贷款业务的研究起步较早。早期成果普遍认为非贷款业务能显著提高总收入并减少...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