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境外网站“爆料人”向南夫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北京警方依法刑拘

本报北京5月12日电(记者何春中)记者近日从北京市公安局获悉,长期受境外网站负责人指使,大肆编造传播虚假不实信息在境外网站发布,换取境外支付的高额美金“稿酬”,疯狂敛财骗色,严重混淆视听,误导网民和公众,严重诋毁我国家形象,犯罪嫌疑人向南夫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5月3日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中国政府活摘人体器官、活埋人,大批群众到联合国驻华机构外抗议”、“千余警察暴力征地,五月孕妇被当场打死”、“上访人员被打晕死,光天化日遭弃街头”、“访民哭诉反映问题遭暴打多人受伤”……今年以来,北京警方工作中发现,一网名叫“飞翔”的网民在境外“博讯网”上发布了大量歪曲、捏造事实的文章,迅速被境内外媒体网站大量刊发转载,严重损害了国家形象,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对此,北京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调查,很快锁定了在境外网站大肆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的犯罪嫌疑人向南夫。$$经查,向南夫,男,62岁,网名飞翔,北京市人,初中文化程度,无业,有多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21期
法制博览

浅析寻衅滋事罪

一、寻衅滋事罪概述(一)寻衅滋事罪的基本概念寻衅滋事罪是我国刑法明文确定的犯罪。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寻衅滋事罪,是指故意挑起事件,侵犯他人的人身和财产权,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1]。其犯罪行为主要表现为随意殴打,追逐,拦截,侮辱他人,强拿硬要或任意毁坏,占用公私财产,以及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等等[2]。上述行为在司法审判中,如若判定为寻衅滋事罪则还需考虑行为情节性质。(二)寻衅滋事罪的基本组成部分寻衅滋事罪的基本组成部分包括如下四点:犯罪对象,犯罪客观行为,犯罪主体和犯罪主观因素[3]。1.犯罪对象寻衅滋事罪的犯罪对象主要针对的是公共秩序。公共秩序是指生活中的人需要共同遵守的共同规则。大多数寻衅滋事罪行发生在公共场所(有些发生在偏远和隐蔽的地方),破坏公共秩序,损害人身权利或者公私财产。2.犯罪客观行为这种犯罪在客观方面主要表现为没事找事,不合理制造麻烦,殴打无辜群众,肆意破坏公共秩序等等[2]。可以分以下几种情况:(1)随意殴打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12年02期
财经政法资讯

寻衅滋事罪的立法渊源探析——以法律的继受为视角考察寻衅滋事罪的存在根据

寻衅滋事作为流氓罪的一种表现形式规定在1979年刑法第160条,现行刑法第293条则将寻衅滋事这一行为作为独立的犯罪予以规定,归属于刑法分则的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其具体表述为:“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由于刑法对寻衅滋事罪的四种行为类型的规定比较概括且使用了“随意”、“任意”、“情节恶劣”、“情节严重”、“严重混乱”等规范的构成要件要素①,司法实践中也对该罪的认定出现了众多疑难问题②,以至于有学者也认为寻衅滋事罪成了一个新的“口袋罪”,应予废止[1]。一个罪名是否应被废止,涉及到该罪的存在根据是否充足的问题。考察个罪的存在根据,可以从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团结》2018年06期
团结

寻衅滋事罪的沿革与存废

当前,寻衅滋事罪常被滥用,极大地侵蚀着刑法基本原则的根基,这个罪名是否继续应当存在,实有讨论的必要。一、寻衅滋事罪的缘起寻衅滋事罪的前身是1979年刑法的流氓罪,其第160条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流氓集团的首要分子,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1983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通过了《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该决定将流氓罪的最高刑提高到死刑。流氓罪的入罪标准模糊,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存在扩大化的情况,产生了“口袋”化的倾向,大量的道德违规行为被贴上了流氓罪的标签。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严打期间,有的地方提出“凡与三人以上搞两性关系的即是流氓犯罪”,导致有的因请妇女当“模特”进行绘画、雕塑等艺术创作,并无淫乱活动而被定为流氓行为;还有人把跳两步舞和淫乱活动混为一谈,称之为“两步流氓贴面舞”,几乎将青年男女跳两步舞都看成流氓行为;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团结》2018年06期
《法制博览》2019年09期
法制博览

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司法认定问题研究

一、寻衅滋事罪在法律规制体系的定位1979年我国制定的刑法(以下简称“79刑法”)将寻衅滋事罪作为流氓罪(79刑法第160条)的一种行为方式,流氓罪由于构成要件的模糊性,造成司法实践中难以做出准确界定,为应对当时特定的社会治安环境,司法机关贯彻了“严打”政策,该政策的司法表现之一便是法官在个案处理上恣意性大,极易将轻微破坏社会管理秩序的行为按流氓罪处理,且多数处刑较重,以至流氓罪和投机倒把罪被称为典型的“口袋罪”。1997刑法(以下简称“97刑法”)修订时,将争议较大的流氓罪分解为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等罪名,但由于97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罪使用“随意”、“情节恶劣、“任意”和“情节严重”等需要法官进一步做出价值判断的规范要件要素,学者普遍认为脱胎于流氓罪的寻衅滋事罪依然具备较强的“口袋”基因,主张废除寻衅滋事罪呼声不绝于耳。有独立保护的法益是刑法分则个罪合理存在的根据,探求寻衅滋事罪在规制寻衅滋事行为的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牡丹江大学学报》2018年02期
牡丹江大学学报

浅析“寻衅滋事罪”与其他犯罪的区别

一、寻衅滋事罪的历史演变刑法罪名的变更标志着立法的进步,从人治到法治的发展。“寻衅滋事罪”作为维护社会秩序的目的同样经历改革。1979年,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刑法中曾经做出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凌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地痞举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相应处罚。[1]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当时的生活环境下,这条规定对于维护社会治安,促进社会发展,维护百姓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2]但是法条的滞后性无法与社会的发展做到同步,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得流氓罪成为一个“口袋罪”,只要危害社会秩序,无法与其他具体罪名做到罪行相适应的情况下,流氓罪就变成一个口袋。这样的做法在理论与实践中受到严重非议,刑法的目的是为了惩罚犯罪,维护法纪,逐渐建立法治社会。并且任何法律的制定对于国家权力“法无规定不可为”,对于普通公民“法无规定即自由”。寻衅滋事罪的存在很显然损害了公民的自由,并且扩大了适用范围,将法律的严肃性搁置。具体实践中流氓罪似乎就是一个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