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汉镜中的神仙世界

笔者多年前在浙江购得白马铭神仙画像镜一面,表面色泽呈黑漆古,略有蚀坑。圆形,大圆钮,四角花瓣钮座,直径19厘米。主题纹饰,用四乳钉把画面分为四组,是典型的四分法构图。左为西王母图,西王母为跪坐姿,身着宽袖窄衣,长裙拖地,头饰巾帼,面慈目秀,后有羽人侍奉,前有少女展臂舞长袖,单腿跪地。有汉隶题铭“西王母”3字。右为东王公图,一人端坐,头戴高冠,前有长着双翼的羽人,手捧柄状物进献。后有羽人倒立献技。有铭“东王公”。$$ 上为羽人驾龙图。龙为奔驰状,兽形、鳄头、张嘴、长角细耳,S形长颈,体躯雄健有鳞片。长着翅膀的羽人,骑在龙上,飘动的毛发,充满了动感。$$ 下为白马图。一个头戴高冠的人,骑在一匹奔驰的马上,缰绳紧勒,马曲颈回首,眼盯身体后仰的骑马人,人与马对视交流,马一前足夸张地举向空中。如此生动的一刹那情景,被东汉艺术家定格。为表现奔马的神速,空隙处填刻细线条的云气纹与小鸟纹。有竖写铭文“白马”二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商报2003-02-27
《东方收藏》2010年04期
东方收藏

汉镜赏虎

今年是十二生肖年中的虎年,老虎作为百兽之王,它的威严和勇猛无不让人产生畏惧和崇拜。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虎文化一直是中华文明的一支。在文字、语言、文学、绘画、民俗中以及更为广泛的民间传说、神话故事等传统文化的各个领域,虎的形象无所不在。我们只想从汉镜中的虎的形象让人们进一步了解中华虎文化,以祝祖国虎年繁荣昌盛。西汉中叶,铜镜题材发生了重大变化。奇禽异兽这些人们想象中的神物多采用生活中常见的走兽、家禽、飞鸟等现实世界的动物形象。数量众多的多乳禽兽纹镜,尽管内容形式排列不同,但是在这些图纹中,我们发现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十分突出,其中白虎就是我们的虎。它们或同时出现在一面镜子上,或与其他奇禽异兽交错出现,四者完整地组合在一起,被人们称之为四神。四神是汉镜中使用最多、最广泛的题材,也是影响深远的图纹。一直到唐宋时期,尤其是隋、初唐时期的镜子中,这类图像还相当流行。大致说来,将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动植物和其他东西加以神化,并把它们和想象中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收藏家》2014年07期
收藏家

汉镜文化研究序

清华大学汉镜文化研究课题组集中两年多精力,完成了《汉镜文化研究》一书的纂著。这部大书分为“研究部分”和“图录部分”,论说精详,材料丰富,二美兼而有之,其出版堪称铜镜研究领域中的盛事。汉镜从来是铜镜研究的中心。我在近日印行的一本小书《青铜器入门》里曾谈到,一般青铜器的历史发展有两个高峰,而铜镜的发展则有三个高峰,就是战国镜、汉镜和唐镜。在这三个高峰中,汉镜承前启后,存在品种最繁,发现数量也最多,乃是铜镜研究的重中之重,历来成为研究和收藏的基点。细读《汉镜文化研究》,内容广泛涉及汉镜研究有关的各个方面,多有新知创见。特别是对于这方面研究探讨的几个有根本性的问题多有推进,这是很重要的贡献。什么是汉镜研究有根本性的问题呢?依照陋见,至少有这样几点,是当前迫切需要做的。第一也是最切要的一点,是对汉镜的分域、分期做细化的研究。对于一类考古文化遗物来说,分别其存在区域,再依照科学方法进行分期,是研究工作的基本要求。汉镜出土范围十分广阔,尽管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子显微学报》1987年04期
电子显微学报

汉镜组织和成份研究

月U青 用电子探针和X光衍射物相分析研究合金的组织和相成份已经成为常规的有力方法。我们对一块汉规矩镜残片的镜面和横截面的背散射电子BS象、二次电子SE象和X射线信号作了分析和X射线衍射物相分析相印证,得到了较为满意的结果。样品的来源及制备 汉镜是我国古镜中的一种,因其表面乌黑而且光亮似漆,俗称“黑漆古”。我们取的汉镜残片是由湖南省博物馆提供的,编号MH一102。 境面依次经丙酮、乙醇清洗以后,即可直接送入电子探针观察分析。镜体横截面试样是用!包火花切割机切厂宽约3毫米条样.去掉受切割影响的端面层以后,镶嵌在酚醛树醋中,再按金相试祥制备要求,研磨抛光制成。抛光试样经三氯化铁溶液浸蚀后,即可用作扫描电车奈E信一号观察,未经浸蚀的抛光试样可用作BS成份信息观察和X射线微区成份分析。 找书1使用的电子探针是日立X一660型。带有两道X光光谱仪,配有LIF,PET,RAP和5 TE四块分光晶体。实验中选取的加速电压为25妙,吸收电流功nA...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原文物》2002年06期
中原文物

《长安汉镜》评介

铜镜是我国古代人们妆奁照容的用具 ,考古资料表明 ,它最早产生于黄河上游的甘青地区 ,春秋战国时期在中原地区普遍流传 ,秦汉时期达到了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制镜高峰 ,在全国出现了多处制镜的中心。长安便是汉代制镜的中心之一。由程林泉、韩国河合著的《长安汉镜》一书 ,选取秦汉时期西安地区考古出土的铜镜为对象 ,进行年代学和类型学等的研究 ,可以说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本书中的“长安” ,实指现在的西安和咸阳地区。这一地区在秦汉时期的地位是可想而知的。咸阳是秦时的都城 ,西安是汉高祖刘邦建都的地方 ,名为“长安” ,因此这里便成了当时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与之相应的铜镜铸造 ,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秦汉时均设有尚方令管理铜镜的制造等。但随着经济的发展 ,尤其是到了西汉中期以后 ,铜镜铸造已不仅仅局限于官营作坊 ,地方手工业作坊、私人作坊等竞相铸造铜镜 ,用以满足人们不断增长的生活需要 ,铜镜的铸造出现了多样化的趋势。考古工作者在秦汉墓葬中尤其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原文物》1984年01期
中原文物

古镜艺术(二)——精致的汉镜

两汉包括西汉、新莽、东汉,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发展时期,经济和文化都有长足地发展,从各个方面为汉民族文化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当时陶瓷器的进步虽然已取代了青铜器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地位,但青铜工艺并没有衰退,而全力转向制镜方面。因此,汉代的制镜业出现了新的高潮。 西汉初期,由于处在经济恢复时期,制镜业发展不大,仍然延用着战国镜的遗风。到了“文景之治”以后,制镜业才有了突出地发展,逐渐形成了精致的汉镜风貌。特别是新莽和东汉前期,汉镜艺术达到了高峰。不仅镜面增大、镜壁加厚、钮为半球形,给人一种古朴墩实的美感,而且图案装饰上受绘画、石刻的直接影响,采用浮雕、双勾的技法,写实的手段,反映了宴乐升平、登仙辟邪的生活现实和思想意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汉镜摒弃了战国镜的古板、抽象、神密的装饰格式,以流动的线条,生动的造型,升腾的气势,构成了这个时代的艺术风貌。当然,汉镜上出现了吉祥韵语的大量铭文,也是它的特点之一。这里选择近年收集到的六面汉镜作以介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