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玉圭上下端之辨

笔者在收藏过程中发现,玉器的名称和器身各部位的称呼上存在着较大的随意性,例如玉圭之上下端问题,就显得自相矛盾,不够明确统一。$$ 资料表述大致雷同,称“龙山文化玉圭长方形条状,上端穿孔洞,下端磨刃”,“商代玉圭扁长条形,方首钝刃”,有孔的一端称为“首部”的概念是清楚的。但是,几乎所有的资料在这句话之后,便摆出“平首圭”、“尖首圭”的演变关系来。按多数专家的说法,玉圭源自玉斧(锛),即“平首圭”。商代流行玉戈,至西周时出现“尖首圭”,以后逐渐形成定式。首部为上端,刃部为下端这是肯定的。既然如此,再称呼平首圭、尖首圭,就是自相矛盾。乾隆皇帝在山东龙山文化鹰纹玉圭上刻诗钤印,原器是逆着上下端方向琢制变形鹰纹图案,线条委婉流畅。有趣的是,这样美妙的杰作要倒过来看才行。乾隆钤印、刻诗却是顺着玉圭上下端方向琢制的。有资料称:“这位附庸风雅的皇帝把玉圭的上下端颠倒了,闹了笑话。”笔者不能认同这个判断。历史上的乾隆皇帝不是附庸风雅,而是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商报2003/11/13
《文物天地》2018年08期
文物天地

明墓出土玉圭初步研究

玉圭是一种扃平长条形玉器,下端平直,上端作等边三角形W。玉圭作为一种礼仪用玉,发现于龙山时期,盛行于战国时期,汉代仍有使用,之后几无发现,直至宋代以后多有仿制。明代恢复用玉礼制,玉圭复又成为重要的玉礼器,明墓中多有出土。关于明代玉圭,前人也做过一些研究工作.·张广文先生《明代玉器专题连载之五——明代的玉礼器》|21、徐琳《明前期礼仪用玉研究》131中都对明代用圭制度有所涉及,陈建平《出土明代玉圭:大明王朝恢复汉制的实物例证》141对明代玉圭做了简要介绍。本文欲在前人的基础上,结合文献记载与明墓出土玉圭情况,对明代玉圭使用制度及相关问题做进一步的考察。一、明代玉圭的出土情况明代玉圭均出土于帝王墓葬中,据目前公布资料统计,明代帝王墓中出土玉圭共计31件。帝陵中定陵出土玉圭共8件,分属明神宗、孝端后、孝靖后三人|51。亲王随葬玉圭见于鲁荒王墓|61、郢靖王墓171以及梁庄王墓|81、蜀怀王墓191四座墓葬。亲王妃随葬玉圭发现较多,郢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03期
国家人文历史

王执镇圭 公执桓圭 玉圭:分封诸侯的信物

▲周初年,周武王姬发驾崩■I\J Li后,太子姬诵年幼,在周公I~^的扶助下做了国君,史称周成王。一天,姬诵和弟弟叔虞一起在宫中玩耍。姬诵随手捡起一片落在地上的桐叶,把它剪成玉圭形,送给叔虞,对他说:“我要以这个来分封你。”史官们听后,把这件事告诉了周公。周公见到成王,问:“你要分封叔虞吗?”成王说:“怎么会呢?那是我跟弟弟说着玩的。”周公却认真地说:“天子无戏言啊!”后来,姬诵只得选择吉曰,把叔虞正式封为唐国(即后来的晋国)的诸侯。表所刻的勾连圆弧形纹与当地出土的龙山文化黑陶器上的花纹相似,而被归之为龙山文化遗物。这件玉圭的资料一经发表,便引起国内外考古界的广泛重视,因为刻有类似风格纹样的玉器与玉饰,之前早有发现而且数量可观,但都是传世品,只有这一件确知出土地点,成为甄别传世龙山文化兽面纹玉器的标准器。这件兽面纹玉圭呈窄长梯形,高18厘米,最宽处4.9厘米,最厚处0.85厘米,其玉质坚硬,色青泛黄,通体磨光,出土时已断为两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物世界》2000年02期
文物世界

西周玉圭及相关问题的初步研究

《周礼》中所谓“六器”或“六瑞”之一的玉圭是四周玉器中最为重要的器类[1]。历代学者在对文献中有关玉圭记载的研究中,对其功能与形制做出了种种推测。本文欲在考古与文献材料结合的基础上,对西周玉圭及相关问题作初步考察。一对玉圭形制的不同理解清及清代以前学者对周代玉圭形制的不同意见,我们可将其概括为以下几个系统:1.许慎的《说文》系统《说文》谓:“圭,瑞玉也,上圜下方。”又曰:“刻上为圭,半圭为璋。”《说文》释“剡”为“锐利也。”则许慎所理解的玉圭当是一端方形,另一端呈圆薄状,犹今之弧刃。2.郑注之《周礼》系统《周礼》中有关玉圭的记载主要见于《春官·大宗伯》、《春富·典瑞》及《考工记·玉人》中,据凌纯声的统计,《周礼》中提及的各种上圭计有15种之多’l,郑玄在注《周礼》时则尽其所能地对这些土圭的形制特征进行广描述,如释镇去为“盖以四镇之为球饰,圭长尺有二十”又释信圭、躬圭回‘’信当为身、声之误也一身上,躬圭,盖皆像以人形,为球饰,去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共产党员》2009年18期
共产党员

新农村建设带头人——陈玉圭

1966年,30多岁的共产党员陈玉圭走上了大连市金州区大魏家镇后石村支部书记的岗位。从村支部书记到总支书记,再到党委书记,陈玉圭这一干就是38年,直到2003年。改革开放后,陈玉圭带领全村群众,开拓创新,顽强拼搏,终于走上了富裕的道路。只要艰苦奋斗肯定能成功1982年,在全国多数地方都已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形势下,村委会立足村情,尊重民意,实事求是,选定了自己摸索出的致富模式,即村级所有,统分结合;专业承包,分业管理;联产计酬,超欠奖惩的专业集体承包办法。在之后的3年里,后石村社会总产值年均增长85%,人均收入年均增长70.7%。1983年冬,陈玉圭组织村班子成员作出了围海养虾的重大决策,但部分村民面对滴水成冰的季节垒坝围海的难度,都极力反对。陈玉圭坚信,认准的道路只要艰苦奋斗,肯定能成功。当时,50多岁的陈玉圭头戴狗皮帽,身穿厚棉袄,手拿大铁锨,走在劳动大军最前面,第一个站在冰冷的海水里垒坝。在陈玉圭的带领下,苦干一个冬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共产党员》2006年10期
共产党员

一位老书记的心声——大连市金州区后石村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陈玉圭一席谈

大连市金州区后石村过去是个温饱都没有解决的小渔村,经过20多年的艰辛努力,后石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的家庭有小轿车,30%的家庭用电脑,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说起村里的变化,村民们都说是老书记引领得好。陈玉圭历任后石村党支部、党总支、党委书记38年,曾获市、省、全国性荣誉52次,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前不久,笔者趁辽宁省召开部分先进村书记新农村发展论坛之际,围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如何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目标,采访了陈玉圭。老书记感慨良多,他联系后石村的实际,倾吐了自己的心声。必须有一个好班子和好带头人老书记开门见山,他深有体会地说: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没有一个过硬的班子不行。必须有一个能够带领群众艰苦奋斗、廉洁自律的好班子和好带头人。有了好班子和好带头人,才能有好作风,才能凝聚民心,有号召力。改革开放20多年来,我们后石村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武装下,坚持共同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