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几枚土改徽章 一场火红运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们国家面临的最大课题是如何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土地改革是解决和完成这道难题的首要任务。因此,一场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在全国先后开展。$$ 毛泽东一直非常关心广东的土地改革情况和进度,他不仅为广东土改规划了一个大概的时间表,而且提出了谨慎稳妥、防止偏向的土改方针。至1953年春耕前,因毛泽东的关怀和大力支持,广东全省2800万人口的地区全部完成了土改的历史任务。以下是一组当年土地改革运动的证章和奖章。它记录了广东各地开展土改运动的时间和地点。$$ 图1是一枚博罗县土地改革委员会证章,铜质、圆形。这枚章以颜色层次自上而下分别为蓝天、红星、白云、绿色田野、红色飘带。整枚章寓意为翻身解放的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商报2005-03-17
《上海工艺美术》2017年04期
上海工艺美术

曾经的时尚佩饰 徽章的黄金时代

图1百万雄狮过大江1949年图2和平万岁”抗美援朝纪念章1953年徽章,就是佩带在身上,主要用来表示身份、职业的标志。它有着悠久的历史,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氏族部落的图腾标志。而徽章真正有文字记载,则起源于我国。《战国策·齐策一》记载:“秦假道韩魏以攻齐。齐威王使章子将而应之……章子变其徽章,以杂秦军。”这是我国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一例。但此处所指的徽章,与现代意义上的徽章有本质上的区别,它实际指的是旗帜。而现代的徽章多用于表示身份、职业,侧面反映某个时期的意识形态,涵盖徽和章,徽有国徽、党徽、团徽、警徽,章有像章、纪念章、奖章等等。首饰从远古时期起,就用于装点人类个体的重要部位,是佩戴者社会地位、个人品味、个性特征的展现,满足了人们对于装饰的心理需求,以一种个体化的性质彰显与众不同。在笔者看来,徽章的佩戴方式与首饰中的帽花、胸针类似,都用于钩别于衣帽上,在建国之后的一段特殊时期,人们以徽章替代了首饰来装饰个体,尤其是徽章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民司法(天平)》2016年30期
人民司法(天平)

两枚老徽章的记忆

收藏和摄影是我人生的两大爱好,其功能和法科,科长李先荣。1950年9月1日成立司法科,作用都是见证历史,纪念历史,它们是我生活中行使审判权。同年11月27日奉梧州专署(当时的寄托和追求。关于收藏,从我20世纪80年代平南属梧州专区管辖)通知:“法院受理一般刑读中专时就开始爱上了,至今算起来也有三十多事、民事案件,公安局受理反革命案件,判决统年历史了,主要藏品有邮票、钱币、粮票等。在一以法院名义判决,不能用司法科名义判,如未我看来,这些藏品都是时代赋予的特别印记。成立法院的用人民政府名义判。”随后,审理一切曾有一个极偶然的机会,我收藏到两枚平南案件均用县人民政府名义,县长署名。1951年6县人民法院老徽章,其中一枚是1951年的,至今月1日,遵上级指示,由科改建为院。此时,平南已有65年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中小学教育》2017年03期
现代中小学教育

童子军的徽章制与我国少先队雏鹰争章的比较研究

我们所追求的教育,是教更是育,教的是知识,育的是品格。目前我国学校教育所被人诟病的,就是多教,而少教育,教师把知识塞进学生的头脑,却鲜于关注学生全面发展,造成很多学生“高智低能”。放眼国外的童子军组织,是全球大规模的青少年组织,它的教育模式以活动、训练为主,童子军组织所设置的荣誉奖章课程和徽章制度,对其成员具有强大的激励作用。同样,我国少先队组织的雏鹰争章活动,也是以徽章奖励作为激励手段。将两个组织“争章”模式和制度的异同进行比较,希望能为我国少先队组织的雏鹰行动之发展提供借鉴意义。一、童子军组织的徽章制童子军组织的教育,是旨在通过游戏、户外活动等方式,让童子军们拥有强健的体魄、健康的心理、生存的能力。童子军训练有三大制度:荣誉制度、徽章与晋级制度、小队制度,童子军课程晋级中的徽章制度与童子军日常活动的单位——小队制度,则成为儿童取得荣誉的运作制度,其中徽章制就是着眼于个体的发展精进。1.童子军课程童子军和女童子军运动通常是按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育技术装备》2017年01期
中国教育技术装备

基于网络学习的数字徽章研究

1引言研究背景随着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出现MOOCs等新型在线教育方式。这些在线平台对于学习者的成绩采用很多方式进行测试评价,同时出现数字徽章评价系统这种新颖的评估方式。传统的在线学习评价过于关注学习结果,很少关注学习者的学习过程,缺少对于学习者兴趣和激励的关注,不易形成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学习环境。数字徽章为实体徽章的数字化,运用于在线学习过程,用来激发学习者的动机,评价学习结果,对于在线教育的发展有促进作用。国内外研究现状在国内,数字徽章的研究逐渐得到关注,但大部分是对国外材料的翻译。国外的研究稍早一些,有一些典型的研究案例。数字徽章还是一个新鲜事物,观察国内外对于数字徽章的研究,发现内容涉及更多的是概念、作用、功能等基本介绍,数字徽章与在线教育的实际应用研究还很少,需要不断应用并发现问题而进行改进。研究意义数字徽章作为新型在线学习评估方式,便于传递和保存,但是作为一种创新的技术,还面临许多考验。随着泛在学习的不断推广,数字徽章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软件导刊》2017年03期
软件导刊

数字徽章支持下的在线学习评估认证研究

0引言“一些重要技术没有被专家们共识认可进入该报告(地平线报告)的最终预测清单中,要么是因为专家们认为这项技术已经在广泛发挥作用了,要么是专家们认为这项技术要获得更广泛的采用,还需要更长的时间[1]。”这是2014年在采访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SU: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教育学院凯尔·派克(Kyle Peck)教授时,其针对电子徽章所做的回答。凯尔·派克(KylePeck)教授[2]提到:“由于数字徽章仍是一项非常新颖的创新技术,它出现和应用的时间都还很短,所以尚未被列入到将被大规模采用的六项技术之中。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尽管‘数字徽章运动’刚刚兴起,数字徽章却已经作为一项重要的‘学习技术’,被列入到2014年《地平线报告》的投票候选技术清单之中了”。采访之后不久,美国新媒体联盟发布的《2015年地平线报告(高等教育版)》中,正式将数字徽章列入到“学习技术”中[3],这表明数字徽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