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红楼又出新说:曹雪芹原是严绳孙

两年前,本报曾经报道过一篇文章,考证出红楼梦作者非曹雪芹,而是吴梅村。日前,该观点的提出者——抚顺市社会科学院院长、研究员傅波和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钟长山又给记者发来了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红楼梦》来源于吴梅村,而增删者曹雪芹实际是一个叫做严绳孙的清初学者。$$  吴梅村与《红楼梦》$$    按照傅波和钟长山的观点,甲戌本《红楼梦》中有“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可以看出吴玉峰是《红楼梦》的第一位作者,吴玉峰不仅题了书名,而且还撰写了《红楼梦》书稿。吴玉峰就是吴梅村。梅村祖籍昆山,后移居太仓,昆山有名山因产玉而得名“玉峰”。梅村以家乡的山名为化名,既为逃避文字狱,又不能埋没其首创《红楼梦》之功。“至吴玉峰题目《红楼梦》”,九字为甲戌本独有。因为“吴玉峰”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想到文坛巨匠吴梅村,想到《红楼梦》的初创者是吴梅村,为避文字狱,在其他本中被删掉了。 $$    “旨义”中写出了梅村的一生坎坷和创作《红楼梦》的目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商报2006-01-24
《书画艺术》2014年03期
书画艺术

严绳孙及其《山水册》

- 场,这或许也是他“辞不就”的一种方式。当时阁中阅卷已不严绳孙(1623年-1702年),字荪友,号藕渔,又作藕荡 录取,但康熙“素重其名”,并且认为“史局不可无此人”而渔人lira。江苏无湯人,常自署“勾吴严绳孙”“勾吴严四”, 特擢置二等末。13|对于同时举鸿博诸人,当时“部议分资格,常用印有“西神布衣”等。祖父严一鹏,明刑部侍郎,卒赠尚 进士出身者以馆职用,馀给待诏衔,俟史成日授官”IIK1,即对书。严绳孙为贵公子孙,鼎革后,虽为一介布衣,却以诗古文 举博学鸿词科的人员区别对待,凡进士出身者,给翰林馆职,辞擅名,人品清高,脱然尘埃之外,时人往往把他比作乡贤 其馀不具备此条件的,暂时给待沼衔,等到《明史》编纂完倪云林。高士奇称:“藕渔负卓荦之才,高尚其志,徜徉山 成,再授官。但康熙却让50人同时入翰林,以示恩宠。因此严水数十年,所怀狷洁,轩冕富贵不动其心,诗洒笔墨自娱而 绳孙得以布衣授翰林院检讨,参与纂修《明史》。同时以布...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15年01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严绳孙《饯别图》题咏与清代送别琉球册封使诗文综论

一、严绳孙《饯别图》与题咏汪楫出使前,严绳孙召集彭孙遹、倪灿、周清原、徐嘉炎、徐釚、尤侗、邵吴远、李澄中等同年为其饯别,严绳孙即兴绘制了《饯别图》。严绳孙(1623—1702),字荪友,号秋水,江苏无锡人。康熙十八年以布衣举博学鸿儒,授翰林院检讨。著有《秋水集》。《桐阴论画》把严绳孙画作列入逸品:“严秋水中允绳孙,笔墨雅韵欲流,逸情云上,山水人物鸟兽,楼台界划,罔不精妙,山水深得思翁恬静闲逸之趣,界划画直可近跨十洲,远追千里,真出群手笔。”[1]18据考证,图绘创作时间为1682年,地点在北京。严绳孙诗曰:“手奉天书出帝京”“壬戌之秋悔斋年”。[2]323康熙曾三次派遣册封使,汪楫、林麟焻为第二次出使,时间为1683年,而前一年饯别的时间1682年恰为壬戌年,所以图绘创作时间应为1682秋,这离博学鸿儒科的时间康熙十八年(1679年)相距不过三年。1682年,这些鸿儒都聚集于京,与诗中所云“帝京”一致,所以创作地点确为北京。《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甘肃社会科学》1991年03期
甘肃社会科学

传世纳兰性德致严绳孙手简的年份及有关问题

纳兰性德(1655一1685),嵘名成德,字容若,清初ii:名词人,满州正黄旗人,少、学士明珠长子。传世有他亲笔手污的信简多封,笔致清丽顿挫,颇徽其词风,内容述其爱好、交往,多见真性情,是研究纳兰生平与思想的重要资料。由止_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旧藏,上海图书馆一九六一年影印出版。出版时,夏承寿先生写了“前言”,编印者作了“后记”,对手简的内容均有所说明。 本文拟讨论的是上海图书馆影印本编目为“致严绳孙”的五件一手简。这五件手简的共同特点是只署月日而不题年份,有关序跋这方面的说明也还不够清楚。结果,一些研究者在征引这些手简时,往往造成某些疏误。有鉴于此,笔者打算在初步考证的基础上,对这五件手简的年份及有关的问题试作一点分析。由于掌握材料有限,所得结论并非定论,目的是想提出间题,以期引起学界同仁的关心。粗疏谬误之处,尚祈方家指正。 为便于说明问题,先简略勾勒一下严绳孙生平与纳兰交往的情况。 严绳孙(1623一1702)字荪友,号藕荡渔...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7年03期
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鸿离鹤怨,浪淘风簸——论严绳孙的咏怀词

严绳孙(1623-1702),字荪友,自号勾吴严四,又号藕荡老人、藕荡渔人,江苏无锡人,明刑部侍郎严一鹏之孙。清初诗人、文学家、画家,与朱彝尊、姜宸英并称为“江南三布衣”。著《秋水集》十五卷。年轻时与同里顾贞观、秦松龄、顾景文等结“云门社”在吴中一带颇有影响。其生平事迹较少,且大多集中于对其后期行踪的记述,因而让我们无从勾勒严绳孙生平的详细图画,只能从仅存的记载中窥见一二。《清史稿·文苑传》“严绳孙”条曰:“……明尚书一鹏孙。六岁能作擘窠大书。试日,目疾作,第赋一诗,亦受检讨,撰《明史·隐逸传》。典试江西,寻迁中允,假归。”[1]康熙十七年(1678),下徵博学鸿儒诏,夏秋间,应徵文士多入京,严绳孙、秦松龄、朱彝尊、陈维崧也在其中。康熙十八年(1679),严绳孙在博学鸿儒考试中仅作省耕诗八首,由康熙亲点如翰林院授检讨,纂修《明史》。清代史料笔记中多记载了严绳孙在博鸿考试中患目疾之事,并诸多猜测,认为其实乃敷衍之举,但是不管是真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2012年Z1期
散文诗

君老江南我燕北

人生何如不相识,君老江南我燕北。何如相逢不相合,更无别恨横胸臆。这是当年纳竺容若赠给严绳孙的那首《送荪友》,每每读来,都会沉吟良久,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如这个城市的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不会认识,却一直生活在一起,即相遇却不曾相识。站在来往的人群中,世界转动,我静止,那么多的素不相识,那么多的擦肩而过,那么多的漠不关心,那么多的匆匆作别,难道这就是人生的最终结果?冰冷〔、落寞。无穷尽。很多人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做着这个城市里大多数人做的事,有这个城市的习惯,即使不曾相遇,不曾相知,但在夜里,在安静的时候,也都在痛苦,在迷茫,在喜悦……我们在做同一件事,没有约定,心照不宣,静静地聆听,安静的感动,突然的自我。所有的风景转瞬即逝,在有生之年能得到你在落落尘世间偶然一次的回眸,那是千年前我在许愿池前虔诚祈祷的结果。能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最无助也最凄冷的时刻。任时光流转,我们怀着同样的预感来这里相遇,尽管童年那群亲爱的人里没有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