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连州摄影年展关注“我的照相机”

本报讯 (记者 柴选) 定于今年12月6日至11日在广东省连州市举办的第四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将主题定为“我的照相机”,意在主张回到“我”和“照相机”以及现实的基本关系上,强调摄影师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个体的立场、思想、视角以及独特的语言方式。$$本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将通过来自世界各国100多位摄影家参与的80个学术展览,向摄影界发出这样的信息:只要你的照相机没有对着现实背转身去,只要你的拍摄工作是出于自己的真情实感,只要你坚持摄影的根本精神,那么,就会被这个强调学术性的摄影节所看见、赞赏、鼓励、推广和帮助。年展特聘当代艺术界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公关世界》2019年16期
公关世界

中国第一家照相机博物馆——杭州高氏照相机博物馆

杭州藏馆高。氏1照99相3机年博由物高馆继,生原、名高杭峻州岭高父氏子相创机办,收是高氏家族祖孙三代人,长达80多年收藏积累的成果。九十年代初期,中国古董相机收藏在京、津、沪、宁、杭等大中城市才刚刚起步,外国人淘相机蜂拥而至,我国古董相机源源流出了国门。为了能更多地留住老相机,1993年5月,杭州高氏相机收藏馆匆匆诞生,省内外三十多家媒体报道了杭州高氏相机收藏馆的成立,现场展出300多台古董相机。杭州高氏照相机博物馆是我国第一家照相机博物馆、第一家民办博物馆,也是唯一一家中国博物馆协会会员单位。1999年杭州市园林文物局就发文批准成立杭州高氏相机收年杭州市园林文物局就发文批准成立杭州高氏相机收藏馆,2011杭州市园文局再发文批准为杭州高氏照相机博物馆。现注册藏品杭州市园文局再发文批准为杭州高氏照相机博物馆。现注册藏品1400多台件,精品、孤品云集。在国内相机收藏界名列前茅。多台件,精品、孤品云集。在国内相机收藏界名列前茅。杭州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照相机》2018年12期
照相机

照相机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照相机》2018年12期
照相机

基因相同的三个品牌国产老相机

在今年第三期《照相机》杂志上介绍了205型的中国产老照相机,但是只局限于“205”这个型号,并不涉及到与其有关联的其它品牌和型号之照相机,文章刊出后有国产相机爱好者发来邮件咨询与上海205型平视旁轴取景测距照相机长像酷似的机子是否有“亲缘”关系?那本文就此再介绍一下基因相同的这类国产老照相机,主要是武汉出品的友谊PT型35mm平视旁轴取景测距照相机。上海205型35mm平视旁轴取景测距照相机自1964年由上海照相机二厂开始试制就以其大而明亮的1:1取景窗讨人喜欢,这种结构的平视旁轴取景照相机也被国内其他的厂家参照生产,先后有上海照相机二厂为出口改名的海鸥205型,后由江西光学仪器厂接着做海鸥205型(再后来改叫凤凰205型了),湖北省武汉照相机厂也按着上海205型的模样试制了友谊PT型;还有江苏省无锡照相机厂的太湖205型(图1)、江苏省海门佳丽照相机厂制造的佳丽-1型(图2)照相机都是采用这种由两块三角透镜中间夹半透明反射膜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照相机》2019年05期
照相机

劳动牌与长乐牌照相机

1958年初夏,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为了加快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制定了在镜头的前面有快门速度调节拨钮,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方针,并提出了Ⅰ、B两档,其中Ⅰ=1/50s;在镜头筒的根部要在短期内让中国的主要工业产品产量上超英(国)赶美(国)的“大跃进”左右两侧有两个标着1和2的三角形拨钮,其中号召。在这一号召的鼓动下,中国的各行各业都积极行动起来了,照相机制造标注着“1”的是快门上弦拨杆,标注着“2”行业也不例外。的是快门按钮,镜头自带推拉式金属遮光罩。195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也是大跃进运动的高潮时期,这一这款简易照相机的顶部除了卷片手轮外,还年中国大陆诞生了很多品牌的照相机。今天就说说劳动牌与长乐牌中画幅照相设有冷靴附件插座(图2),后背有卷片计数机,这两款照相机都是在六十年代初投产入市的,且劳动与快乐也是那个年代红窗,用120型胶卷可拍摄6×6规格的底片12的主旋律嘛,故把它俩放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风流一代》2019年04期
风流一代

照相机往事

现在人们都习惯用手机拍照了,照相机的使用频率大幅降低。我的一台单反相机放在书橱最低处,已经许久不曾拿出来用了。相机在日常生活里的消失,真是想不到的事情。要知道,在不同年龄段,相机都作为一件珍贵的物品,陪伴过我。第一次照相,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我四五岁的样子,父亲把一个走街串巷给人们照相的师傅请回了家。那会儿的相机是老式的,相机上要蒙一块布,摄影师在教拍照的人摆好姿势之后,会钻到那块布下,喊“1、2、3”,然后听到悦耳的“咔嚓”一声,就算拍摄成功了。童年时拍照总是屏住呼吸,觉得很神秘,仪式感很强。上小学的时候,孩子们中间有谣言,说拍照会偷走人的灵魂,千万不要拍照。我虽没见过灵魂什么样子,但总觉得属于自己身上的东西,被那个黑匣子给偷走了不太好,于是有一段时间很是排斥拍照,遇到有拍照的机会,就先偷偷溜了,所以现在极少有童年时的单独照片留下来。不爱拍照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不是因为迷信,而是不喜欢面对镜头,无论站姿还是坐姿,不拍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