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台球向世界看齐

世界斯诺克锦标赛虽然是世界上的业余台球比赛,依然代表了世界业余台球的最高水平,对中国运动员来说依然是一次难得的大赛机会,而且能够获得参赛资格已经就足以说明运动员的水平。这个比赛不仅对中国选手,而且对亚洲选手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比赛,因为毕竟亚洲高水平的比赛不多。这次中国共有10名选手参加,他们是庞卫国、蔡建中、郭华、秦舸、张凯、刘鑫、周世俊、金龙、达海林、李德刚。$$欧亚对抗亚洲欠佳$$这次比赛亚洲选手的成绩不太理想,进入四强的全部是欧洲选手,但中国台球协会秘书长唐凤翔说,这次比赛的成绩也不能完全代表欧亚水平,代表亚洲最高水平的泰国队的6名顶尖高手,比赛期间正在英国参加职业外围赛,如果他们参加的话情况会不一样。制约亚洲选手水平提高的因素有很多,其中高水平的比赛比较少是一个重要原因。与其他洲的参赛选手相对比较固定的现象不同,欧洲参加这个比赛的运动员几乎每年都有新面孔,因为欧洲高水平的赛事比较多,对选手水平的提高很有利,欧洲选手一旦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初中生世界》2016年41期
初中生世界

看年戏

小时候看的年戏主要是泗州戏,又称拉魂腔。意思是听到泗州戏的唱腔,人的魂都会被拉走,其勾人的魅力已不言而喻了。那时候,故乡五河有很多流动的泗州戏戏班子。演员忙时分散,农闲聚集,挨生产队轮流演出。尤其是到了年关,年戏的锣鼓天天不停,今天到了赵台子,明天到了张台子,你只要循着鼓锣之声,便可找到戏场。戏台搭得极为简单,选三间屋大的一片空地,拉一块紫色的幕布。演员就在幕后,演奏的人坐在场地的一边。场地四角埋上四根木桩,一根粗绳绕过木桩,方方正正地拦出一片空地,就算是戏台了。晚上,戏台前面的左右两根木桩上,吊两盏“滋滋”作响的汽油灯,照得人眼花。一大群人围在四周,瓜子摊摆上了,水果摊摆上了,甚至还有人趁机蒸了糖馒头,在场外锐声叫卖,惹得一帮孩子直咽口水。戏还未演,开场锣鼓、坠子、琵琶、笛子却不时合奏出旋律诱人的片段,将戏场的气氛渲染得浓浓的。戏要开演了,场内锣缓鼓慢,鼓快锣急,将一颗颗心敲得发紧,所有的乐音也像孩子集合一样,自觉地聚到一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2017年14期
意林

朋友

A人花许多许多时间、精力、$金钱在人际关系上,坚信行走江湖,认识似人轉重要。几乎半个香港都与他吃过饭聊过天,且不是盖的,有图片为证。人人都觉得他热情、慷慨、吃得开。 每到一个地方,此人必然满场飞打招呼,一张台子转到另一张台子,所有人见到他,均热情 回报,唤他名字,拍他肩膀。 羡煞旁人,人缘这样好,时间用在何处真正看得见。直至一日,该仁兄失去手上一盘小生意,像粤语旧片中情节一样,此人接着失去全世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意林》2017年14期
《诗选刊》2016年10期
诗选刊

周台子之梦

燧石受到的敲打越厉害,发出的光就越灿烂。——马克思  1踏遍千山万水,我的笔一再流连于人世间最朴素的风景里。游历名村古镇,我的心一再跳动在村镇里最传统的故事中。而2016年夏天在承德市张百湾镇周台子村,那连接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的2200双亲人的眼神,对我一再说出的,则是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令灵魂震颤的语言。祖国的天幕上有那么多美丽的星星:王台子、李台子、张台子、赵台子……但眼前的周台子却真正抵达了我心灵深处。美丽河北,最美之处或许不在风景,而在人心。在周台子十平方公里的舞台上,2200颗心灵的亲密互动,善与善的给予,善与善的回馈,编织成人世间最美的风景,令苏堤春晓、泰山日出、峨眉佛光也黯然失色。如果把斑斓的中国梦拼图分成34张彩图,其中一张便是绚丽缤纷的河北梦;如果再从河北梦中取出五万分之一,那便是燕山脚下、滦河岸边的周台子梦。当我缓缓展开周台子梦的画卷,你会发现,在留白里除了无数的汗水、泪水和脚印,还有一个与周台子彼此骨肉的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老同志之友》2018年17期
老同志之友

寻亲觅偶

本人徐殿臣,1 9 3 8-1 94 3年于辽宁省辽阳市张台子区罗台小学读书,薛蕙兰老师、张增盛、张建勋、张福棉及全班同学,我非常想念你们。请本人或知情者见此启事与我联系。电话:0412-686 01 16。女,63岁,1.74米,气质高雅、端庄大气,为人真诚善良,性格开朗,离异多年。机关退休,儿子已婚独立。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习》1993年06期
语文学习

生活的低语

三月的夭气,变化不定。今早还是 晴空万里的,如今却是一片阴址。 我坐在餐厅的一张合子边,等待着 一个年将六十的男人。这是一间很有情 调的餐厅,四周奏着悠扬的音乐,只 是,这却对我夭色一样的心情没有一点, JL的帮助。 “唉,怎么办呢?,今天英镑汇价又 跌了100点,两天共跌200多点了,怎样’ 向人文代呢? .管他呢I无论亏乱我总有一份何 金,何必为他担优呢?还是努力争取到’ 今天的客户吧,,我虽然如此安慰粉良 己,可惜仍消除不了心中的那份徽意。 ‘喂,尚先生,不好愈思,要你久候 了。, 这时,一阵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抬头一看,啊!正是所等的人. ‘啊I明伯,无所谓,还以为你不来 呢,请坐吧.,我恭维地说。· 甫一坐下。.怎么样,明伯,考虑 了这么多天,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坏,不是这个问题,只是……’他 支吾地回答。 “明伯,我们的公司是全澳门规棋最‘大的公司,内设的金融行情研究部有粉 灵通的人士把舫,只要有风吹草动,我 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