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际规则教会我们什么

“入世”后,我国必须适应越来越多的国际游戏规则,企业首当其冲。比如,作为中国最大的玩具出口地区深圳,1200家玩具企业正在面临ICTI(国际玩具行业协会)的行业规划考验。ICTI的行业规范,主要包括保护工人的权益,注重环保,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等内容。在此基础上,才谈得上企业经营、赚钱以及其他。$$其实,这已不是我国企业首次遭遇国际商业规则的挑战了。在很多行业,对企业都有类似要求,要进入国际市场,首先要遵守细微到“多少工人用一个卫生间”的工人权益保护规则。国际游戏规则提醒我们:不但要保障工人的工资、各种应缴保险,而且要让工人获得更广义的福利待遇,成为企业或行业发展的同步受益者,而不能以损害工人根本利益来换取“企业利润”。 $$这些国际规则,说新鲜也不新鲜。只不过,以前,它似乎离我们比较遥远。现在,我们既要参与国际竞争,就必须学会履行国际规则,否则将遭遇红牌。最近国内出现的“民工荒”也给企业同样的启示:那些靠盘剥工人切身利益、并且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信息安全与通信保密》2019年05期
信息安全与通信保密

网络犯罪国际规则编纂的现状、目标及推进路径

0引言近年来,打击网络犯罪国际合作的法制化有若干新发展,构成网络犯罪国际规则后续演化的新变量,值得关注。本文将主要聚焦欧美、俄、中的相关国际法编纂实践,系统回顾网络犯罪国际规则编纂的现状,拆分并厘清网络犯罪国际规则编纂的多重目标,并对中国参与和推进网络犯罪国际规则编纂的后续路径展开研判。1网络犯罪国际规则编纂的碎片化现状网络犯罪国际规则的编纂活动在多个平台同时推进,呈现明显碎片化。上合、非盟、阿盟等主要区域联盟均出台了相关公约或协定,欧美主要围绕欧委会项下《布达佩斯公约》寻找推广其规制实践、扩张其治理范式的突破口,俄、中则继续分别寻求在联合国框架下制定打击网络犯罪多边规则。具言之:第一,欧美持续推动《布约》的优化更新与多边化。通过公约委员会(T-CY),欧美试图追踪评估以提升公约的实施效果,推进《第二附加议定书》的谈判以保持条约内容的优化更新,推动新缔约国的加入以实现条约体系的扩张诉求。此外,通过公约项下网络犯罪项目办公室(C-...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信息安全》2018年02期
中国信息安全

网络空间国际规则与治理新形势

国际规则已成网络空间治理中的焦点问题,围绕国际规则制定的博弈日益复杂和激烈。本期网络空间战略论坛组织系列文章:分析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博弈最新态势,尝试从国际法、规范的效用和类型等角度来展开研判,给出治理建议。大国博弈是影响网络空间国际规则体系的关键因素,研究新形势下发达国家在网络空间的战略制定趋势和治理行为,对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信息安全》2018年02期
中国信息安全

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博弈态势与因应

目前,国际规则制定在网络空间博弈中的重要性正在显著上升,各国越来越注重通过影响和塑造国际规则来实现本国利益和诉求、争夺国际话语权和主导权。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制定。但是,我国在参与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制定方面还面临着一系列自身的短板和挑战,需要从形象塑造、理论研究、实践引领、制度建设和人才培养等方面着手,加强我国塑造、影响网络空间国际规则的软实力,为我国在网络空间的国际竞争中赢得更大的主动权。国际规则博弈已成为网络空间治理中的一个焦点问题在互联网发展初期,网络空间“自由放任”和“去主权化”观念的盛行,使得国家和政府管制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但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各种不法行为和安全威胁的增多,迫使国家不得不通过制定各种国内法规和政策“回归”到网络空间治理中。主权国家进入网络空间并成为网络活动的重要主体,使现实世界的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开始向网络空间延伸,这必然要求国际法在网络空间的秩序构建中发挥重要作用。正因为如此,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国际观察》2018年04期
国际观察

国内规则与国际规则互动论析

引言国内规则和国际规则本是相互独立的规则体系,各有其特定的调整对象、特定的主体、特定的形成方式和实施方式。然而,复合相互依赖的增长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模糊了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之间的明确界限,使两者联系在一起。国内问题的全球化及全球问题在国内的反向渗透,意味着在未来国内规则和国际规则之间会有更多的互动。由于国家间政治历史与国情的差异,国际规则不可能符合所有国家的预期。因此,在互动过程中,国内规则与国际规则经常发生冲突,当国家作为国际规则的被动接受者而非参与者或制定者时尤其如此。可以说,国家在国际交往中遭遇到的冲突与矛盾很多都是国内规则与国际规则之间存在矛盾的结果。国家对这种冲突的处理,关系到国家的发展、交往效率、对外友好关系和国际形象。当两类规则发生冲突时,一味简单地违反或全盘接受国际规则都不是上策,如何解决这种冲突,使国内规则与国际规则能相互适应,是本文试图解决的问题。规则研究始终是国际关系研究的前沿话题。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国际规...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2018年10期
社会科学

政府话语权威与国际规则的经纬逻辑

参照众多学者(1)界定,笔者将国际规则理解为:各国为稳定国际秩序、促进共同发展或提高交往效率等目的,在国际事务中互动并制定的有约束性、控制力的制度性安排或规范。它既可以是成文的制度性安排或规范,如以国际法形式出现;也可以是私下交易或未公开活动的结果;还可以是隐性的规则,如反恐已被视为全球共识性的政治正确,“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和“美元霸权地位”是美国默认的国际规则之一。政府(国家)话语权被视为国家政府在国际事务互动和国家事务中表达意见的权利。“话语权”概念来源于米歇尔·福柯关于话语与社会权力关系的批判性理论。在政治传播领域,这一概念被赋予更强的应用性色彩,政府话语权被具体化为国家政府对“国际/国内事务的定义权,对国际标准和游戏规则的制定权以及对是非曲直的评议权、裁判权”(1),它同时还体现为在国际社会中掌控国际舆论和影响国际局势发展的能力和权力。较之分别对国际规则、政府话语权进行讨论,当前学界关于国际规则与政府话语权之间的关...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