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看“禁带酒水”与“开瓶费”

“过个年,亲朋好友酒楼饭店聚一聚,带瓶好酒吧,又得交上一笔不少的‘开瓶费’!咱知道这钱不该收,可商家说这是‘惯例’,不给不行,这到底咋办好?”节日期间,这是不少消费者的抱怨。有此遭遇的消费者,在各地都相当普遍,近几天来媒体报道的就有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等地。而在这之前,各级消费者协会历来都将餐厅收取“开瓶费”与“禁带酒水”作为霸王条款坚决反对,并多次发布消费警示。然而有相当部分的酒楼饭店依然我行我素,只是节日里反响更强烈罢了。 $$显然,收取“开瓶费”和“禁带酒水”是酒楼饭店与消费者的一场利益搏弈。尽管消费者有各级消委在背后撑腰,但从目前来看,至少迄今为止这场利益搏弈没有赢家,也尚未分出胜负。表面上看,消费者一方有消费者协会提供法律支持,有媒体提供舆论声援,似乎占了上风,但是,往往自带酒水和拒绝支付开瓶费就会遭到冷遇和不快,甚至因此产生口角和摩擦。$$而事实上,众多的餐厅、饭店、酒楼、宾馆依然是在按行规办理。要说,对于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标准生活》2014年03期
标准生活

首例开瓶费宣判 仅供观赏

新消法已经实施,但把实施效果寄托在消费者身上,确实很傻很天真。唯有相关部门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切实贯彻“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让商家身上流动道德和法律血液。首例“开瓶费”案中消费者维权获得胜利19日下午,四川省首例因收取“开瓶费”、“包间费”而起诉的餐饮服务合同纠纷案件在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开庭。法庭当庭判决餐厅退还开瓶费、包间费共80元。(3月20日《人民日报》)3月15日,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开始实施。依据新消法相关规定,餐饮行业中的“禁止自带酒水”、“包间费”等属于“霸王条款”。因此,法院判决餐厅退还开瓶费、包间费,合情合理合法。可以说,四川宣判首例“开瓶费”案,具有里程碑的示范意义。然而公众的看法会一致吗?或许首例“开瓶费”案徒具观赏意义。首例“开瓶费”案中消费者维权获得胜利,其示范意义大体有三重:第一,势必激起消费者维权的信心和勇气;第二,势必打消某些餐饮无良业主的嚣张气焰;第三,势必对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食品》2014年08期
中国食品

“开瓶费”变身“洗杯费” 不改霸王本色顽抵新《消法》

“开瓶费”素来有餐饮界“霸王条款”之称,多年来备受消费者的质疑与话病,随着最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颁布实施,“开瓶费”终于得以退出历史舞台.这在让消费者们拍手称快的同时,也让部分餐饮商家们伤透了脑筋。如今,3?15消费者权益日过去不久“开瓶费”就改头换面,以“洗杯费”为名霸气十足地卷土重来了。新华网发文认为,商家的“熊心豹子胆”有三方面支撑:1.利益驱使;2.消费者忍气吞声;3.监管部门没有做到位。天津网则认为这是商家“明面儿上是和顾客较劲,暗地里是想钻国家规定的空子,是和规定较劲呢”。“洗杯费”的出现引发了国内网络的再次深思,有网友担忧此后“地板擦洗费”、“桌椅使用费”也会随之而来。D舆情走势3月23日,四川成都市民罗先生在网上晒出成都一餐馆内的告示牌“自带酒水请自带酒杯”,瞬间吸引众多网民眼球,直呼“‘开瓶费’换个马甲回来了”,事件开始受到网络关注。3月24日,网络关注度达到顶峰,“洗杯费”这个称呼被多家媒体使用,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淮法治》2014年17期
江淮法治

首例开瓶费案判决的意义在胜诉之外

日前,四川省首例因收取“开瓶费”“包间费”而起诉的餐饮服务合同纠纷案件在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开庭。法庭当庭判决餐厅退还开瓶费、包间费共80元。法庭宣判,消费者与餐厅之间形成的餐饮服务合同有关开瓶费部分的约定无效,并因为被告收取原告包间费时侵犯了原告的知情权,故判决餐厅应退还消费者包间费和开瓶费。有了痛感就要喊,新闻中那位未被具名的消费者是勇敢的,他没有因为被餐厅收取的开瓶费、包间费数额偏低就放弃,相反,他选择了以诉讼途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锦江区人民法院所做出的判决亦令人称道,就在今年3月15日,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开始实施。依据新消法相关规定,餐饮行业中的“禁止自带酒水”“包间费”等属于“霸王条款”。法院能够根据新法律精神迅速作出合理的判决,这本身就是审判与时俱进的体现。该如何来看待该起“开瓶费”案宣判的意义?尽管新闻中说判决是“四川首例”,但它的胜利显然更属于全体消费者。所谓开瓶费、包间费与禁止自带酒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财经界(学术版)》2011年03期
财经界(学术版)

以“开瓶费”为例浅析经济法的实质正义

引言2006年9月13日,北京市民王先生自己带了一瓶酒到湘水之珠酒楼用餐,餐后被酒楼索要100元开瓶费。王先生当即要求返还,而湘水之珠酒楼则以向客人提供的菜谱中已注明“客人自带酒水按本酒楼售价的50%另收取服务费”为由拒绝返还。于是王先生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对湘水之珠酒楼提起诉讼。区区100元,让北京湘水大酒楼成为了京城第一家因收取“开瓶费”败诉的餐饮企业。当然消费者和消费者协会对法院的判决结果是满意的,然而却给餐饮行业带来了不小的震动。用北京市饮食行业协会秘书长何之绂的话说:“业内有点人心惶惶,大家都不知道收取开瓶费是不是违法了。”本文试图从经济法的角度,以法律深度探析这一案例。一、“开瓶费”的经济学解读“开瓶费”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解析可以得出其实质是价值认知。在餐饮企业用餐的消费者同时享用餐饮企业提供的用餐环境以及服务,如果消费者自带酒水,餐饮企业不但没有任何酒水利润而且消费者饮用自带酒水时还要占用餐饮企业服务时间和增加服务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理论界》2009年08期
理论界

从经济学与法学视角解读“开瓶费”

一、问题的提出自2001年全国首宗“开瓶费”案开始,至2006年的北京首起“开瓶费”案,伴随着消费者的屡屡胜诉,社会舆论呈现“一边倒”倾向,“开瓶费”收取者———各种经济类型的餐饮企业(以下简称餐企)一度成为众矢之的。何为“开瓶费”?笔者认为,其作为一种产生并流行于当今社会的通俗用语,是指因消费者自带酒水,餐企根据自带酒水的数量,向消费者收取的一定数额的费用。此种费用的收取是否合理、合法?社会不同的利益群体各执一词。坚持收取的餐企与坚决声讨的消费者几乎走到了对立面。毫无疑问,在餐企谢绝自带酒水和收取“开瓶费”的背后,有着难以割舍的暴利诱惑,消费者也正是因不能承受消费如此之重而呼吁强制取消“开瓶费”。要化解这场论争,笔者认为有必要首先明晰以下两个容易混淆的问题:第一,“开瓶费”是否可以收取是一种价值判断,即它是对“开瓶费”进行“定性”的问题,它取决于立法者的立法政策,与餐企是否因此取得暴利不具有必然联系。第二,“开瓶费”如何收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