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比较法学的历史发展与学者的承担

早在19世纪初期,德国法哲学家和实践家安舍尔姆·费尔巴哈(1775-1833)就已经明确提出了“普遍法学”(Universaljurisprudenz)的概念。他曾计划写一部关于“普遍法律科学”的研究著作,并为之积累了十几年的资料,写了这部著作中的许多篇节,可惜未来得及发表。他去世后发表的论著《普遍法学的观念与必要性》提出了以广泛的比较法研究为基础的普遍法学构思。在费尔巴哈留下的遗稿中,有大量关于比较法学的手稿,其中涉及到不同国家的法律制度。他强调,作为一个民族精神构成的立法对另一个民族的立法发生着影响,并且认为世界性的立法应该与民族性的立法同时并重。$$在费尔巴哈之后,还有一位德国法学家亦曾对比较法学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而且还对历史法学派的狭隘观点作出了批评,这就是耶林。他认为:“如果科学不决心把普遍性的思想与民族的思想作为同质之物一视同仁、并行不悖,就无法把握科学自身所处的一世界”。(耶林:《论罗马法的精神》第1卷)它不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01年02期
财经政法资讯

比较法学发展的五大趋势

黄文艺指出,比较法学发展的趋势具体体现在以下五方面: 1.在研究对象上,从作为规范的法转向作为文化的法。20世纪70年代以来,比较法律文化逐渐成为一种占主导地位的比较法学研究思路,比较法领域出现了一批以比较法律文化为主题的著作论文。 2.在学术旨趣上,从普遍主义转向特殊主义。比较法学努力寻求各国法律的统一性方面,而忽视各国法律的差异性方面,实现各国法律的统一被认为是比较法学的一项重要任务。但是,近年来,一些比较法学家认为,比较法学从本性上说是处理和分析不同的东西,其主要目的是关注不同法律体系的差异,其作用是使人们以一种不歧视和包容的态度认识人与文化之间的差异。当今世界的全球化趋势并没有消除各种法律体系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反而制造了厂些新的差异。 3.在学科定位上,从重视实践转向重视理论。传统的比较法学忽视了比较法学的理论功能和自身的理论建树,理论建设比较匿乏。许多比较法学家都认识到作为一门科学的比较法学的主要目的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检察》2018年07期
人民检察

比较法学研究的视角与成果——简评萨科的《比较法导论》

罗道尔夫·萨科是欧洲著名比同国家的两个法典可以在不同的意较法学家、意大利比较法学教授,义上使用同一个词语,同一个国家《比较法导论》是其最具影响力的作的不同法典也会在不同意义上使用品之一,被法学界公认为可以比肩一些词,因此,有关翻译的问题揭示同时期著名的法国比较法学家勒了语言的同一性以及特异性方面的内·达维德教授在比较法学界的影问题。二是指出了翻译与比较法之响。全书以比较法为研究对象,从间的关系。翻译工作由以下两方面“法律比较导论”和“法律体系研究构成:寻求需要翻译的句子的含义;导论”两部分对比较法进行讨论,不寻求用翻译的语言表达此含义的恰仅从基础理论上对比较法学进行了当的句子。这两项工作作为整体同视野极为开阔的系统分析,而且还著作者:[意]罗道尔夫·萨科时进行是比较法学者的任务,因为,从学科建设角度确立了比较法学在翻译者:费安玲、刘家安、贾婉婷只有比较法学者才有能力决定两种法学领域中的地位,是各个法学门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不同法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7年13期
法制与社会

《比较法学导论》浅析

一、本书概况虽说本科也是法学专业,但着实没有接触过比较法这门课程,所以便选了本入门级别的比较法书籍来看,也就是这本《比较法学导论》。这本书是法学教授米健教授所写的,米健教授不仅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还是比较法研究所所长、“比较法研究”杂志主编、中国法学会比较法研究会副会长。可见米健教授是比较法学领域研究的大家,这些称号不仅是对米健教授在比较法研究领域的肯定,更是对米健教授整个法学生涯的肯定。以前看书时往往略过序言,直接看书里面的内容,这次也是不例外的直接去看书里的内容,但在看完全书内容后,翻回来看了书中的序。本书的序言由潘汉典、江平两位教授撰写,这两位教授同样也是比较法学领域的两位大家。两篇序言中两位法学教授都对米健教授这本书给予了高度的肯定,都觉得米健教授应该写这样的一本关于比较法的书籍。本书的基础其实是米健教授当年在中国政法大学授课时的讲义,迟迟没有形成一部专著,潘汉典教授认为大约是因为米健教授的学术风格严谨认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2017年03期
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

近代比较法学之重要

研究法律之方法甚多,概括言之,不外有四:其以解剖分析已成法上之观念,而考究法制之发达者,为分析派之研究;其基于哲学上之原则,以批评现实法律而求其理想标准者,为哲学派之研究;其基于现在法律,而揅稽其起源及进化者,为历史派之研究;其以社会学之方法,由法律之抽象内容,以考究法律之作用者,为社会学派之研究;其以二个以上之法律比较对照,而探究其异同利弊者,为比较法派之研究。惟分析派注重于法律之威权,且拘泥于已成之法规,其范围未免过狭;历史派注重于过去之经验,不能适应未来之潮流;哲学派空衍窈冥,而昧于实际之得失;以上三派之于法学研究,均不免于畸轻畸重,而为世诟病;至社会学派能注重法律之功用,而不拘泥于空洞之学理,能崇尚法律之社会目的,而轻视法律之威权,其理论适合潮流而切于实际,此社会法学之所以盛嚣尘上,为世界法学者所推崇也。惟时至今日,吾人于社会法学派之理论,固当重视,然于比较法学派之研究,亦有未可忽视者,*本文原刊于《法学杂志》1933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德法学论坛》2016年00期
中德法学论坛

比较法学可以提供给我们什么?

I.介绍:比较法学——可以给我们什么?可以确定的是,受全球化影响,文明世界中许多国家的法学教授、法学生、法官、律师和其他法律实习生、立法者、政客们都越来越意识到:今天,比较法学的运用不可或缺。t13对于那些与本国有着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紧密联系的他国之法律体系,比较毫无疑问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我们细看——就我们的研究目的而言,我们可以把比较法学和比较法视为同义词一一对于比较法学的承认,理论上的兴趣远远超过实践中的关注。从实践和现实的角度看,比较法学在法律学科中仅仅扮演了一个边缘角色——大多数大学法学院中都是如此。坦白说,许多法学家——我认为包括一些法学教授,对比较法学的内容、对象、它如何起作用、它是否有用、它的前景这些问题都很不确定,简单地说,他们对比较法实际上究竟是什么了解不多。它本身是一个特别的法律学科吗^2〕像公司法和行政法一样自身有认知上的利益?t33它是法律解鞯~,法律推理,还是为各个法律部门找到法律问题正确解决方法...  (本文共2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