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杜亚泉:另一种启蒙

中国现代的思想文化,几乎是在一次次的论争中发展和深入的。这些论争自然是不同思潮与观点相互间的对峙或互补,也确确实实参与、影响乃至左右和形成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复杂进路。夸大点说,这些论争不啻是一个个坐标,标示着现代思想文化史上不同时段的关注焦点和特征。比如“五四”时期的东西方文化论战,其后的科玄论争,再其后的民族形式论争等等。这中间的东西文化论战影响尤巨,它不仅是“五四”时期的一件大事,也是自上个世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知识分子遭遇到西方文化而感到强烈的失败感后自然形成的一个心理症结:东西方文化到底孰优孰劣?这个症结贯穿整个20世纪,各种观点和解决思路纷呈,尤以“五四”和80年代的讨论最为热烈。而对这个作为中国文化现代性和现代化的一切问题的出发点的根本问题,似乎永远不会有一个最终的答案。$$这场论争涉及到很多人,双方的主要大将,一是代表“新青年”的陈独秀,一是时任《东方杂志》主编的杜亚泉。陈独秀因其在中国现代史上的贡献和曲折而被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学报

论杜亚泉的文化调和思想

杜亚泉是清末民初时期一位著名的科学家、教育家和启蒙思想家,他所生活的时代,既是社会政治局势动荡不宁的时代,也是中西文化激烈碰撞的时代。杜亚泉的“文化调和”论正是对这种中西文化冲突的思想回应,其要旨在于化中西文化之冲突为良性互动的多元张力,于新旧调和中有序地推进中国传统文化的近代转型。一、杜亚泉文化调和思想的主要内容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虽然历来存在着如何处理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关系问题,但是,把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作为对立的两大文明体系来进行比较、评判和论辩,却是近代的事情。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到底谁更优秀,更适合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杜亚泉主张应对东西文化采取调和的态度,认为中西文化乃性质之异,而非程度之差,中西文化互有优劣,只有取长补短,才能创造出新文明来。首先,杜亚泉认为中西两种文明互有优劣,只有各取对方之所长,补其之所短,而不能取而代之。在杜亚泉看来,“一国有一国之特性,一国亦自有一国之文明,取其所长,以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史料》1988年03期
中国科技史料

杜亚泉传略

在本世纪初,我国有一位自学有成的科学编译者杜亚泉先生,他曾在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担任过28年的理化博物部主任,毕生潜心著述,在介绍西方科学技术等方面成绩卓著,对于我国早期科学事业的发展起过较大的推动作用。1873年11月3日(清同治十二年九月十四日)杜亚泉出生在绍兴的枪塘(现划属上虞县).杜家文风较盛,藏书也比较多,在父辈的教诲下,从小就勤奋学习,“当暑夜,就庭中围帐挑灯以读;风雪冬日,掩北向书窗,仅留一线光以读,忘餐忘寝,有目为痴者”①,通过不懈的努力,他的古诗文学得相当好,16岁中秀才,尔后应“岁试”,“考经解,冠阖郡”。在当时中国知识界变法图强的新思想浪潮的影响下,他认为“是学亦无裨实用”,不及自然科学对国家有更大的用途,故下决心改习数学.当时他的父母不赞成,要他习举业,图仕途,以求功名,认为以他现有的基础,只要功夫深,中举人、进士可操左券。但杜亚泉无意科名,毅然弃科举,从经学的侄桔中挣脱出来,开始自学数学,功读李善兰、华衡芳...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杜亚泉“减政主义”思想研究

杜亚泉是清末民初的重要思想家,曾执掌民初影响力最大的综合性杂志《东方杂志》近十年,并在20世纪20年代与陈独秀展开东西文化问题的论争,对清末民初的思想界产生过重要影响。但由于种种原因,杜氏的思想一直没有得到学界应有的重视,成为“思想史上的失踪者”。到目前为止,学界对杜亚泉思想的研究依然相当贫乏。除了寥寥几篇研究杜亚泉思想的著述对其“减政主义”思想略有涉及之外,目前学界尚无专门研究杜氏“减政主义”思想的成果。除了在《减政主义》《再论减政主义》两文中作了专门的探讨之外,杜亚泉在《中国士流改进策》《论今日之教育行政》《论命令之性质及范围》《论人民重视官吏之害》《自治之商榷》等众多文章中对“减政主义”均有论述。杜亚泉的“减政主义”思想是其政治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其教育行政思想、地方自治思想、文化调和思想等思想主张具有深刻的思想关联,形成了一个内涵丰富、思想深邃、逻辑严密、结构完备的思想体系。本文对杜亚泉“减政主义”思想的研究不局限于《...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师范大学
辽宁师范大学

杜亚泉国民教育思想研究

杜亚泉是近代著名的启蒙思想家,教育家。在他的思想体系中,对国民开展教育,使之成为具有自立自主的新的道德观念和现代科学观念的国民,从改造国民出发进而推动社会的改革和国家的进步,是其从事教育的宗旨和出发点。本文主要从三大方面探讨了杜亚泉的国民教育思想。第一方面主要讨论杜亚泉对国民的分析和认识。他认为中国国民存在现实性、依赖性和愚昧性的缺陷,导致无法形成共同的价值理念,并在深刻分析国民性缺陷的基础上,提出要以培养独立自营之国民为目标,即能够自营其生活,具备独立之精神、完全之人格的新国民。第二方面讨论国民教育的内容。杜亚泉认为科学教育是国民教育的首要任务,道德教育是核心内容,应以科学文化补国民知识之短缺,医愚昧幼稚之病、育科学理性精神;以道德重建塑造国民精神,他提出国民对自身要务本务、对家庭要改革不适当的伦理观念、对社会要形成崇俭平等的文明风尚、对国家要具有正确的爱国意识。关于道德的重建,杜亚泉提出科学与道德相调和、传统道德与现代道德相...  (本文共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纵横》2008年11期
纵横

忆念杜亚泉

穿过小镇,来到一个名日“吊青吞”的山坡上,被称为“中国科学界的先驱”的杜亚泉先生的墓便突兀在了我的眼前。作为一个大家,一个曾经在科学界叱咤风云的人物,眼前这墓似乎显得太寂寥了些。伫立在杜亚泉先生的墓前,我突然想起了蔡元培先生在《杜亚泉君传》中的话:“君身顽面瘦,脑力特锐,所攻之学,无坚不破;所发之论,无奥不宣。”于是,终让我相信,杜亚泉先生的故事里,除了超越、成功,一定还有着太多的血和泪,太多的苦衷和无奈……1 873年,杜亚泉出生于绍兴枪塘,也就是现在的上虞市长塘镇。长塘位于曹娥江以西、鉴湖以东,是古时“竹林七贤”中的稽康、近代国学大师马一浮的故里。杜亚泉原名杜炜孙,号秋帆。其亚泉之名,是其到上海后自号,据他解稼“亚泉者氢、线之省写;氢为空气中最冷淡之元素,线则在几何学上为无面无体之形式,我以此自名,表示我为冷淡而不体面之人而已。”杜亚泉从小颖悟,加之家庭殷实,故父亲十分重视培养他读书,盼望他走“学而优则仕”之路。杜亚泉自笃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纵横》2008年11期